《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5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脱口而出的五个字斩断我所有质问,所有疑惑,毁灭了我对他残忍绝情无动于衷的怨恨,我情不自禁颤抖,无措,崩溃,枪口在他后脑摩挲摇摆,我拼了命压抑遏制,还是抵挡不了它的挣扎与晃动。
  我几乎握不住 , 它太重了,重到令我不能承受。
  汝白色月光穿透玻璃,笼罩住他高大笔挺的身躯,镀了一层浅浅的温柔的银光,迷离,忧郁 , 沉寂而清朗。
  他嗓音沙哑,“这世上的恩怨,情事,不是一句怎么不冲你来 , 就可以全盘解释。有些人,她不管犯了多大的错,不管多么让人痛恨她,她都有一种化解的魔力 , 在对方持刀剌向她的一刻,还生生犹豫停止。”
  我咬牙隐忍失声痛哭的冲动,凝望他漆黑的短发,在夜风中隐隐浮荡,颤动。我知道没有用 , 可我还是舍不得丢掉这唯一的希望,苦苦哀求他 , “五哥 , 你再最后宠我一次 , 就这一次 , 行吗。”
  黑狼垂在身侧的手缓慢握成拳头,一缕缕青筋从他背上凸起,膨胀,到达极致后 , 在轻颤中归为死寂。
  “已经没有回头路,金三角的所有地方,都埋伏了人。”
  我张大嘴肆意喘息 , 灌入的氧气根本不能满足我,便在我口腔和喉咙尽数破碎 , 灰飞烟灭,窒息如巢涌,如暴雨 , 狠狠缠绕。
  “何笙,在你得知他主谋暗杀我,你口口声声说恨他 , 要为我报仇 , 可他终究还活在这世上,完好无损,并且掠走你的身体和你的心。而你在得知我要杀他,却反过来了结我。这么多年,除了给你安稳生活,给你名分给你尊严,做你的依靠,我还是你的什么。”
  我面容灰白,血色殆尽 , 在我哑口无言之际,他忽然转过身,我惊惶不已,手忙脚乱将枪械按在他额头,声嘶力竭大叫,“你不要动!我真的会开枪!我今天过来 , 就没想过失败。这是我最后的赌注,一个绝望的女人,她什么代价都担得起。”
  我的恐吓与惊叫无济于事,黑狼平静而坚决朝我逼近 , 缩短相隔一臂的距离,我在他强势的进攻下,手肘陷入被动弯曲,枪口在他额头烙印下一枚红圈 , 淤血堆积在那一处,鲜红剌目,仿佛我们所有的青春,所有的情爱,所有的美好眷念 , 柔情岁月,都在绚丽的死去。
  “你要我放掉他 , 可他当初却没有放过我。当你说出这样的祈求 , 你有没有想过你曾经是谁的女人。”
  他伸出手 , 包裹住我握枪的手 , 我的惊惧和冰冷在他掌心蔓延,他没有遏制我,也没有反击,仅仅是这样交缠定格 , 沉默凝视。
  “五哥,我宁可死的是我,我一命换他一命 , 那些事都是我做的,所有的罪 , 所有的错,都是我。”
  我狠狠拍打自己胸口,一下下坠落在跳动的心脏 , “你帮我瞒天过海,你帮我告诉省厅的人,都是我。他什么都没有做 , 我才是真正的坏人。”
  “何笙。”他仓促打断我 , 他眼神那般落寞,那般颓唐,像北城秋日荒草萋萋,像干涸的湖泊,像云遮雾的半弦月,渗透心如刀绞。
  “这么多年,我们是不是都爱错了。”
  我哽住一口热气,在喉间融化,奔走 , 碰撞,险些积成一缕血喷溅出来。
  那猩甜苦楚的滋味,盘旋不散。
  “如果五年前,我和乔苍同时出现,你一定不会选择我,对吗。”
  他说完自己便讥笑 , “我这一生,只明知故问这一次。”
  我被他逼得退无可退,在他字字珠玑摧人心肠的质问里,仿佛看到一个残破的 , 自私的,荫暗的,这世上最无情虚伪的自己。
  在我未曾得知容深还活着,我也痛苦疯狂过。我憎恶的仇人那么多 , 我手刃全部,唯独遗漏乔苍,我自欺欺人说我杀不了他,我没有能力布局,也没有资本抗衡 , 可我分明是这世上,被他纵容到最深 , 最没有底线 , 最容易下手的那一个。
  我为逃避内心的谴责 , 逃避自己被风月情爱打败了报仇良知的那颗心 , 仓促来到金三角,试图以毁灭这里的方式,令容深的魂魄安息,令他原谅我 , 原谅我遮掩的舍不得杀乔苍的自私。
  我以为这些仿佛一颗洋葱,置于层层保护下,置于世俗光亮照射不到的角落 , 只有我清楚。却原来这世上最了解我的人,不需要剥开 , 便能看穿我的心。

  这个人就是他。
  门外的走廊脚步声飞快逼近,从四面八方迭起,涌入中央 , 一门之隔对峙,我听到有人喊五哥,询问他是否有事 , 黑狼没有回应 , 他的沉默令那些人胆颤心惊,纷纷尝试破门,我没有等待,瓮中捉鳖的可能我当然要扼杀掉,主动权必须掌控在我手里。
  我抹掉脸上眼泪,整个人连同那把枪绕到他身后,朝门口的方向靠拢,在抵达的一刻,我让他打开 , 他手握住不断晃动的金色门锁,“现在收手来得及,不要把自己逼上死路。我会不惜一切为你洗脱。”
  我周身是视死如归的决然,“五哥,我只要他活。如果办不到,这就是我要走的路。”
  他深知我的固执 , 他没再说什么,门打开霎那,地上晃动的几道黑影令我心中警铃大作,我更加用力抵住黑狼的头 , 几名围堵在走廊和墙角的马仔皆是一愣,他们没想到黑狼会被我拿下,成为我的人质。
  马仔下意识摸向口袋,试图偷袭射伤我 , 黑狼比我更快察觉到,他皱眉嗯了声,对方立刻住手。
  “何小姐,五哥这样喜欢您,您怎能杀他。您和老K的两笔交易 , 您那点见不得人的事,五哥极力帮您周全抹去 , 他对您仁至义尽。”
  马仔一边说 , 吸引我的注意力 , 一边不动声色推搡另一个马仔靠近我 , 夺下我的枪,或者踢开我的桎梏,我敏锐反应,紧盯那个刚刚迈步的马仔大呵,“别动!”

  我瞪大眼睛 , 脸上杀机四伏,眉眼释放的光狰狞而狠毒,再不是那个温柔明艳的自己 , “谁敢过来,我就崩了五哥!”
  我毫不迟疑叩响保险栓,将黑漆漆的枪口狠狠抵在他后脑勺 , 这样的站位他将我挡住,我看不到前面的路,更无法第一时间察觉这些马仔的动作 , 我只好竖起戒备将枪口一点点滑到他太阳x`ue ,站在他身侧,另一只手牢牢抓住他肩膀 , 控制他的一切。
  “听到动静了吗?”
  我狰狞可怖的眼神锁定在这些阻挡住去路的马仔脸上 , “只要零点零一秒,我就可以让他脑浆迸裂!我杀过许多人,但我不想杀他。按照我说的做,否则我不保证,我会不会违心失手。”

  马仔被震慑住,他们从我的眼睛里看到了近乎疯魔的嗜血的凶光,这不该来自一个柔弱的美丽的女子,除非她心底窝藏着极致的惨淡的绝望。
  日期:2017-11-1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