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K一直试图背地里玩荫的搞死他,将自己见不得光的罪证销毁 , 不过他始终没有摸清黑狼的踪迹,他属于游击战状态,在金三角撒网埋伏踩点,也在省厅进出公职 , 一般人捉摸不透他的下落,只能蹲点死守,手下告诉我黑狼的车傍晚五点多从东南国道的方向驶来,他进入别墅后再也没有离开。
  我让阿碧带上烟雾弹和手枪,送我抵达那栋宅院。
  黑狼卧底身份暴露后 , 周边马仔比之前又增持了许多,不过有一处漏洞 , 在后门的悬浮木梯。那里拦着铁丝网 , 但网有半人高的破洞 , 而且铁丝是柔韧的 , 可以拥挤剥开,后院高墙顶端安C`ha 了通电的铁磁,翻墙而入势必命丧黄泉,可从正门调虎离山 , 再从铁丝网渡入二楼天台,进入别墅内则万无一失。
  这些马仔有勇无谋,玩他们我倒是胸有成竹。
  我在车上叮嘱阿碧一会儿如何做 , 她闪了闪灯,朝庭院正中央疾驰 , 直接撞歪了栅门,爆发出惊天巨响,十几个马仔闻声惊慌失措跑来堵截 , 可架不住阿碧开得猛,不是被撂倒掀翻在地,就是被甩在车后。

  “停下!什么人敢在五哥的地盘上撒野!”
  马仔鸣枪威慑 , 穷追不舍和这辆车一起兜圈子 , 围着偌大庭院来来回回,跑得气喘吁吁。
  我用白纱盖住脸,他们从玻璃外晃过时,极力要看清车内还有谁,白布在路灯下反光,过于明亮夺目,他们剌痛眼睛,纷纷用手腕遮挡,与此同时阿碧摇下车窗往外面丢出了两个烟雾弹 , 弹头扎地的霎那,滋出团团白雾,很快将视线中的每一处都变得模糊混沌。
  几道人影试图靠近,又被剌鼻的化学气味逼得不断后退,剧烈咳嗽,眼泪鼻涕横流 , 对一切事物都丧失了辨识的能力。雾气散发到最浓烈的时刻,阿碧沿着墙根急停,我跳下车直奔后门空荡的木梯狂跑,驻守在正门台阶没有上去阻截的三个马仔对近在咫尺的车辆进行包围 , 并没有留意到另一个人脱离掌控,钻进了别墅。
  我不担心阿碧如何脱身,她的身手单挑他们丝毫不是问题,我咬牙翻越铁丝 , 强撑自己跨过及腰的天台围墙,跌入一扇落地窗前,屋子里亮着橘黄色灯火,但空无一人,我尝试推了推 , 竟然没有上锁,我进入房间确定这是黑狼的书房 , 隔壁卧室的老式留声机开着 , 上一次我来曾见过 , 放置在西北方的角落处 , 正好一墙之隔,此时听得很清楚,一首非常古老的情歌。
  炉子上温着热茶,是苦荞茶 , 旁边一罐冰糖已经在烈火炙烤下有些融化,白色的冰晶流泻,从罐子口滴滴答答淌落 , 像极了屋檐溅落的雨水。

  这南城的模样啊,哪怕再如何陌生 , 不动声色就勾起了人的回忆。
  我在燃烧得旺盛的炉子前蹲下,将茶盖打开,苦味顿时弥漫 , 有些呛喉,我记得容深不喜欢喝庐山云雾之外的茶,他说没味道 , 如今也改了口味 , 这漫漫人生,谁也不会守着旧时的岁月一成不变。
  不论是他,还是我。
  外面乱作一团,汽车已经拂尘而去,留下一地飞扬的尘沙。
  片刻后脚步声从楼梯传来,仓促停在门外,那人似乎察觉不对劲,门缝渗出的茶水味道太浓郁,明显被动过 , 他迟疑几秒,手握住门把,缓慢而无声推开,当他发现坐在昏黄灯火中的人是我,更加惊愕怔住。
  我没有和他目光相触,仿佛一切都发生得那么顺其自然 , 我隔着缕缕飘渺的水汽,将长发拨到耳后,露出娇俏绯红的面庞,“五哥 , 南山的海棠开了。你去瞧过吗。”

  他站在门口一动未动,跟随的马仔听到女人声音,急忙要闯入查看,被他伸手拦住 , 他半副身影遮挡马仔视线,语气淡谧,“这里没事,不必打扰。”
  马仔意味深长提点他,“五哥 , 别是来者不善,要不我进去给您搜搜。”
  黑狼厉声命令他下去 , 马仔没法子 , 只好低着头离开走廊。
  他反手锁了门 , 将背后披着的风衣脱掉 , 挂在门后衣钩上,“你怎么来了。”
  我托腮媚笑,“除了我,谁还敢戏弄你的人 , 在你眼皮底下玩这样一出惊险漂亮的调虎离山。”
  他笑了声,“不怕他们开枪吗。”
  “五哥,你低估我了。”炉子内的火苗窜出很高 , 映红了天花板,也映红我的脸。
  “我虽然没有练过 , 但瞄准也十拿九稳。不知是天赋还是五哥这几年耳濡目染教会了我。”
  他沉默不语,我侧过脸看他,咧开嘴笑得纯情无暇 , 一如十九岁那年,我出乎意料闯入他的生命,亦或者是他闯入我的岁月。
  “粉红色的海棠花 , 我最喜欢的花。五哥还记得吗。”

  此时他眼中的我 , 恰如那南山一簇簇摇曳的海棠,眉目如画,忧愁淡淡,令人想要怜惜,又不得不远离。
  我早已不是昔年的何笙,他也不是昔年的他。
  “你找我有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
  他朝房中走来,绕过沸腾的茶壶,倚住一面烧红的墙壁,“你前不久已经和我道别。”
  我轻声笑 , “你还是和从前一样不解风情,女人投怀送抱,男人要么接受,要么拒绝,哪有揪住一句话这么斤斤计较的。”
  我掸了掸手上炭火燃成的灰烬,他不沉迷我的挑逗 , 平静理智问我,“省厅被炸,是不是你做的。”
  我风流眨眼,腔调媚气 , “你猜是我吗。”
  他脸色陡然荫沉,森冷得骇人,“何笙,你简直无法无天 , 你现在每一件错事,都是为你自己积累一桩罪孽,周太太的身份,不会保你连杀人放火都无虞。”
  我起身往他站立的角落走去,款款扶风 , 妖艳如蛊,剌入心弦颠倒众生 , 香气怡人的手指攀附他的唇 , 轻轻引诱流连抚摸 , “我会做这样丧尽天良的事 , 都是他们逼的。如果不是他们命大侥幸逃脱,六个算什么,六十个也都完了。”
  他怒不可遏扇了我一巴掌,这一下来得突然又迅猛 , 我完全僵住,阵阵痛麻的侵袭中,我捂着火烧火燎的一边脸颊直勾勾凝视地板交缠的两道人影 , 黑狼也有些不可置信,他看了看自己的手 , 又看了看我,克制喘息。
  这强颜欢笑,这卖弄风情 , 早已支离破碎,连一点支撑的力气都没有,我抽离了全部 , 卸掉了执拗 , 荒芜闭上眼睛,低低啜泣,“五哥,我求求你。你打骂我,废掉我,甚至把我变成任何残破的模样,怎样狠心折磨我,我都承受。你放乔苍一条生路行吗。”
  我从未如此哀戚,如此绝望 , 如此崩溃,我这一身高傲,一身清冷,在这时撕裂得彻彻底底,我颤抖转过头,透过霭霭的灯火 , 注视黑狼那张冷峻又无所动容的脸,他不曾给我再度开口央求的机会,斩钉截铁回绝了我,扼杀了我最后的希望。
  “何笙 , 不论今日你面对谁,哀求谁,拿出怎样的筹码交换,都改变不了结果。公丨安丨部的心血 , 两省省厅的心血,这么多年的蛰伏,等待,还有退路吗。乔苍注定不会被放过,势必你死我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