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33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兰心怡汗毛倒竖的四下张望起来。
  “我只是个初入品境界的修道者而已。”修道者苦笑道,“若连妖姑都栽在了张大雕手,他若想杀我,那简直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而我现在还不想死,更不想和这么恐怖的人作对,所以……”
  兰心怡忽然预感到不妙了,惊恐道:“所以什么?”
  “所以,我还留了些证据。”修道者阴笑道,“而且,我还准备把你当礼物送给他,嘿嘿嘿……”

  “你……你敢!”兰心怡后退着,还歇斯底里的叫道,“你别忘了,你也是D国人,你要是敢这样做,你民族的罪人!”
  “我不是哪国人,我只是个想活命的修道者而已。”修真的阴笑道,“我们修道者追求的是长生,只要能多活几天,要不要国家都无所谓,所以,你还是乖乖的给我过来吧!”
  说着,他一招手,兰心怡像遇到了不可抗拒的吸力一般,被他掐住了脖子。
  “啧啧,看样子你还是个雏啊!”修道者嘿嘿笑道,“我相信,张道友一定对你是身体很感兴趣!”

  他连称呼都变了,还四下张望道:“张道友,我已经表明了心迹,能否放我一马?”
  整个潜水艇那么大,是不可能藏人的,可事情是那么怪,修道者的话音一落,半空露出一张玩味的脸来。
  修道者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骇然道:“可是张道友当面?”
  “不错,你又是谁?”那张脸果然是张大雕,他也是刚刚赶到,只不过之前一直用千里眼关注着潜水艇里一切而已。

  “我是妖姑的朋友!”修道者警惕着张大雕,小心翼翼的回答道,“我的道号叫纯一。”
  “初入品?”张大雕笑道,“那你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境界吗?”
  纯一不确定道:“我看不出来,但肯定我高很多,至少也是和妖姑一个级别的……我只是想说,我并不想和你作对,我只想活命,求你放过我。”
  张大雕点了点头:“修道不易,又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既然有这种觉悟,我也不想为难你,关键是,妖姑已经臣服于我了,并且心甘情愿做我的女奴,你既然是她的朋友,我自然也要给她几分薄面,但是,你想活命,还得拿出足够的诚意来!”

  纯一又惊又喜:“我愿意发下心魔重誓,也愿意把D国人阴谋轰炸丽都和牛岛的证据交给你,还有……还有这个女人,我现在把她交给你。这样够了吗?”
  “不够!”张大雕道,“我还要给你种下魔咒,你要是真心归附我,我再指点你去找妖姑解除魔咒,否则,我要你身死道消,永世不得超生!”
  说着,张大雕散发出强大的先天之气。
  “别!”纯一居然是个极其怕死的人,慌忙拍晕了兰心怡,匍匐在地道,“我愿意,我都愿意!只要你不杀我,叫我干什么都行。”
  但张大雕并不相信他,蹦紧了神经伸手按在他脑门,意识进入他的精神识海,因为那魔咒像符一样粘附在意识,只要通过意识接触,魔咒会传染给对方。
  不过,怕死的纯一居然毫无反抗的意思,任由张大雕的神识进入。
  “嗯,不错,我现在相信你了。”张大雕终于放松了神经,退出自己的意识,含笑道,“这魔咒短时间内只会干扰你的思维意识,不会对你的身体造成任何伤害,但是,时间一久,你会被折磨得发疯疯狂,但是呢,我是个说话算话的人,只要你真心归附我,我会让妖姑给你解除魔咒!”

  “谢谢张道友!”纯一喜出望外的掏出手机,讨好道,“这里面有本田一郎和三陪首相的电话录音,您请收好了!”
  “很好很好!”张大雕打开录音听了下,顺手又把录音发送到江小满的手机,笑颜逐开道,“起来吧,以后我们的朋友了,说不定啊,以后我们还要一起在媒界闯荡呢!”
  “媒界?”纯一喜形于色,似乎早想去媒界了,只是他也知道自己的境界太低,去哪儿只有被欺负的份,但现在不同了,有张大雕和妖姑携带,谁还敢欺负自己呢?
  想到自己不但捡了一条命,还找了个大靠山,纯一越发讨好道:“张道友,我知道拥有瞬移之术,但我还是不得不提醒你,那个药叟是个十分恐怖的人物,连妖姑都不敢招惹他,所以,你一定要小心,千万别着了他的道。”

  “哦?”张大雕凝重道,“他有何可怕之处?”
  纯一道:“他的境界其实并不高,大抵也和妖姑不相下吧,但是,他和天眼一样,拥有一种天生的异能,并利用那种异能修炼出了一种名叫画地为牢的神通,能够禁锢修道者,十分厉害,几乎无人能破。”
  张大雕心肝一颤:“也是器*官的一种异能吗?”
  “是的。”纯一道,“他的异能来源于松果腺,那原本是一个已经退化的人类器*官,但药叟的松果腺不但没有退化,反而进化了,加他是个修道者,因此,便把松果腺修炼成了一种神通器*官,可以分泌出一种类似雾气的符,这种符要是粘附在密封的环境里,如房间、箱子、潜水艇等,修道者一旦被困在其,永远别想脱困,除非他愿意放你出去,否则,非活活饿死不可。”
  张大雕蹙眉道:“那也得修道者进入了密封的环境里才能被困住啊?”

  “若只是如此,当然不够可怕。”纯一道,“但您想过没有,若他潜入你的房间,并在房间里设下了禁制呢?还有,他把特制的渔祭炼成了法器,取名天罗地,其原理也是一样的,你要是不小心被他的渔罩住,那也是绝难逃脱的。”
  一听这话,张大雕暗出了身冷汗,因为他已经知道,“禁制”的意思是禁锢灵力,一个修道者失去了零力,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很明显,这个药叟的神通还不止禁锢灵力那么简单。幸好,自己没有贸然进入地下室,更庆幸那个药叟没有直接对自己出手,要不然啊,自己算没有被困死,也会在核爆变成飞灰。
  更堪忧的是,自己只剩下一颗露珠了,也是说,最多只能瞬移一次,若这时候被药叟盯,除了逃跑,又用什么对付他的渔呢?
  张大雕忽然问道:“对了,千里香是什么玩意?”
  纯一道:“千里香不足虑,那是一种忍者用来追踪敌人的粉末而已,水泡火烤都能让气味消失。”

  张大雕道:“那药叟有什么弱点没有?”
  纯一道:“药叟唯一的弱点是对香味过敏,一闻到香味忍不住咳嗦。”
  他想了想,忽然又道:“对了,他钟爱一个名叫朵朵的小女佣,几乎完全是把那个小女佣当成亲孙女来看待。”
  张大雕又问了一些问题,见实在问不出有什么价值的东西了,才把兰田栀子的行踪告诉了他。
  纯一看了看昏迷的兰心怡,猥琐道:“张道友,这女人代号叫十三,原本是个忍者,后来潜伏于兰家当了卧底,反正,她的情况和江小满差不多,从小被洗了脑的。”
  纯一又道:“还有,你这次又给D国制造了一场灾难,药叟肯定不会放过你的,你要千万小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