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6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裴子衿的眼睛眯了起来,静静的望了萧晋好一会儿,问:“你是不是觉得我能跟你做交易放过沙夏,就说明我是一个毫无底线和原则的人?”
  “不,”萧晋摇摇头,“你是一名情报调查人员,说白了就是特工,不是法律工作者;你的天职是维护国家安全和利益,不是法律的公平公正。只要结果是你想要的,中间的过程是否符合程序,很重要么?”
  “你说的没错,我确实更加重视结果,”裴子衿沉声道,“但这不代表我就可以在过程中肆无忌惮的不择手段!”
  萧晋翻个白眼:“干你们这种工作的,是不是都特喜欢把事情往耸人听闻了说啊?不过是最简单的以恶制恶、以暴制暴而已,哪有不择手段那么严重?”

  “现在能够为了目的以恶制恶,将来就能够为了结果以恶侵善!”裴子衿神色无比严肃的说,“破坏规则是可以给人带来快感的,具有很强的成瘾性,一旦你深陷其中,再想要回头,可就千难万难了。”
  萧晋闻言刚要反驳,忽然反应过来什么,表情就变得哭笑不得起来。
  “这就是你之前想要把我拉进你们国安的原因?”
  裴子衿面容一僵,随即便坦然道:“是的,你藐视规则,道德标准和三观与普通人有着极大地不同。如今你力量薄弱,看上去只是潇洒不羁,并没有太多不妥之处,可偏偏你还才华横溢,只要不出意外,未来成就绝对不可限量。
  到那时,你的财势、权力、眼界和手段或都将达到一个令人恐怖的高度,也许随便一个决定就能影响到许多人的生活,如果还这么我行我素的话,后果可以预见,那将是灾难性的。”
  萧晋冷笑:“所以你就未雨绸缪,现在将我拉进国安,像动物园一样把猛兽关进笼子里,让我的尖牙和利爪成为供人娱乐和动物园的敛财工具?”

  裴子衿抿抿唇,说:“虽然你的话有些偏激,但意思不错。如果你加入我们,你的才华将会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未来还可以成为英雄。顺带提一句:我们的薪资水平也很可观,尽管比不上你做生意的赚钱速度,但某些隐形的福利和特权,却是用钱也买不来的。”
  “福利?”萧晋呵呵一笑,问:“能多给我几个娶老婆的名额吗?”
  裴子衿皱起眉:“我没有跟你开玩笑。”
  “我也没跟你开玩笑。”萧晋收敛起笑容,正色说,“首先,要感谢你那么看得起我;其次,你没有资格臆测我的未来,更没有资格单凭我不守规矩就粗暴的将我归类到草菅人命的那个范畴里……”
  裴子衿张嘴想要解释什么,萧晋抬手制止了她。
  “听我把话说完。”他点燃一支烟,接着道,“这世界上的很多规矩都是怎么来的,你应该很清楚,我藐视它们,不是在藐视它们本身,而是在藐视它们背后的既得利益者。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一个人要想得到,就必须有相应的付出,所有只会寄生在别人身上获取利益的人,都是我终生藐视的对象。

  所以,虽然我现在无法向你保证自己的未来一定会怎样怎样,但有一点我很清楚,那就是如果我真的到了随便一个决定就可以影响很多人生活的地步,除非是好的影响,否则,那些人里就绝不会包括底层百姓。”
  “我担心的正是这一点。”裴子衿叹了口气,说,“在去过囚龙村之后,我就曾说过:一个对弱者怀有怜悯之心的人,就算会变坏,也很难成为大奸大恶之辈。但是,我是一名国安人员,我的天职是维护祖国安全,她的稳定,自然也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我不否认特权阶层中有着许许多多的寄生虫,可你同样不能否认,那些寄生虫往往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打掉一个两个,只会大快人心,可一旦发生足以影响他们那个整体的事件时,对于这个社会和底层百姓而言,就不一定是什么好事了。
  人类是群居动物,这世界上没有谁是绝对单独的个体,你的以暴制暴虽然很爽,但之后会相应导致的蝴蝶效应,却是你根本无力阻止的。”
  说到这里,她的目光变得恳切了许多,又道:“萧晋,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也从没想过你会变得草菅人命,我只是担忧你的怜悯之心会随着财富地位的变化而变得模糊。”
  萧晋沉默了,直到一支烟完全抽完,才缓声说道:“这是个无解的问题,不到那一天,谁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我不会为了还没有发生的事情而忏悔,你也不能因为还没有出现的影响就将我钉在罪人的柱子上。
  我们是朋友,如果你需要我的帮助,我会尽我所能,但很抱歉,我不会因为你的担忧,就给自己套上项圈,然后再把锁链交到一群政客的手里。”

  裴子衿还不死心:“你可知道,享受自由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萧晋咧嘴一笑:“这个我早有觉悟,不管它的代价是什么,我都接着就是。”
  裴子衿彻底没了话说,安静良久,神色凝重道:“看来,我只能密切关注你的一举一动了。”
  “没关系,我能理解。”萧晋笑着说,“我也希望有人能够随时提醒我不要得意忘形,放心!这同样算是朋友之义,我不会因此就和你疏远或者决裂的。”
  裴子衿的身体放松下来,似笑非笑道:“我现在彻底理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死心塌地的喜欢你了,你确实挺讨人喜欢的。”
  萧晋翻个白眼:“要夸就好好夸,这种长辈一样的口气是什么鬼?”
  裴子衿哈哈一笑,“好了,说回正事,你要我瞒住邓睿明和马戏团的联系,是为了什么?”
  “为了保住邓兴安的官位。”萧晋呲了呲牙,说,“顺便再从房家那里勒索一点好处。”
  裴子衿闻言稍一思忖,就挑着眉毛说:“别避重就轻,你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把龙朔打造成一个能够充分掌控的根据地,对不对?”
  一个和一把手关系密切、同时又抓住二把手小辫子的家伙,要是没有相应的野心跟上,那就只能是单纯的变态了。
  萧晋想要要挟邓兴安的事情,董雅洁、贾雨娇、巫雁行和方菁菁她们都知道,但她们没有一个由此联想到他的真正目的,而裴子衿却第一时间就抓住了最关键点。
  这就是习惯于各种阴谋诡计的聪明人和正常的聪明人之间的区别。换句话说,相比起她们,裴子衿更适合做萧晋的知己。
  因为他们几乎是同一种人。
  “我不知道别人都是怎么看你的,”萧晋笑望着裴子衿道,“反正我是觉得你挺讨我喜欢的。”

  裴子衿嘴角微翘:“这么说,我们已经达成了可以上床的最佳条件,能不能维持长久的关系,就看我们彼此的技术可不可以让对方满意喽!”
  日期:2017-10-17 06:2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