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3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感受着富春生手上传来的力度,陈九江心说富春生这是真情流露啊,可是我和他没有太多的感情交流呀。但是看他对我的态度,那可是高山流水觅知音,伯牙抚琴为子期啊。
  陈九江心说这可是好事呀,哥们正在想着大树底下好乘凉呢,不想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老富就在灯火阑珊处。

  陈九江恭敬的说:“县长,今后我就要在您手底下工作了。您尽管提要求,我保证您指哪,我打哪。”
  这种话是个下属都会说,可是真的办起事来,没有利益加身,自然是冲锋陷阵的少,扯蛋拖后腿的多。但是富春生相信陈九江的话是真的,因为陈九江现在在大河县,除了他之外,可是绕树三匝,无枝可依呀。
  富春生挠了挠稀疏的头发说道:“小陈啊,现在大河的情况可真复杂。工作上是百废待兴,时不我待。人事上是方兴未艾,嘈杂不稳。正是你我需要齐头并进精诚团结的时候呀。”
  什么叫百废待兴呢?不用翻词典,陈九江就知道,这和大河县的情况是不相符的。在老吕书记的支持下,省里政策资金的扶持下,大河县的开发区搞的红红火火,那小日子过的,可是滋润的很。
  至于人事上的问题,那才是真的问题。不说别人,就是陈九江,可真是平地一声蕾,陡然炸出了一个陈九江来。陈九江现在是悬在空中,脚不沾地,背无靠山,上无威亚。当然这可不是富春生关心的,富春生关注的,那是县里的格局问题。

  富春生是典型的坐地虎,地头蛇。多年的关系盘根错节,错综复杂。若真是细细的数起来,大河县哪条线,哪一块都有他老富的人。
  可是于向荣也不是空降兵,人家四年前就来大河县了,连县长带书记一套做下来,自然是人熟,地熟,关系透。
  即便这样,富春生还是不担心的,毕竟咱树大根深,枝繁叶茂啊。可总也没想到,自己努力培养的接班人何志章同志,太过心急,意志不坚定,居然改旗易帜,投在了于向荣的门下。这下可好,富春生不但城门失火,就连满池子的鱼儿都溜走了一半。
  对于这样的事情叔叔不能忍,婶子姨妈都不能忍。富春生自然不会抱那妇人之仁,而是一边嘴里唱着老富我“送”你去远方,一边想着怎么给你来一招“掐死你的温柔”。
  可是老富还没想好怎么捅刀子呢,人家叛徒居然攻陷了他的城池,摇身一变,当起了兼着常委的副县长。

  老富心里那个难过呀,你麻麻的,捅了老子一刀,老子这血还没干呢,你居然还走过来问我死不死。有你这样的下属吗?你还有一丁点的人性没有啊?你这么样干对的起我对你的养育,对的起你培养吗?换句话说,你送的那点节礼可真不够我补血的呀。
  老富想,这可真恼人啊。老子将你当成亲儿子一样,手把手的带着你啊。把你从不闻一名的小卒子,一路提拔保送到了市委常委城关镇丨党丨委书记。你屁股还没热,就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功成名就,就想踏着老师傅的肩膀展翅翱翔了。姥姥,门都没有,我要送你一只仙鹤,引渡你去那西方极乐世界。
  人代会上,当陈九江的提名被通过之后,老富毫不犹豫的投了陈九江的赞成票。不但老富自己,连他的那些徒子徒孙,亲戚战友,都毫不犹豫的将票投给了陈九江。
  投完票,老富还感叹呢,唉,这世上还是朋友多啊。因为朋友的朋友是朋友,而且敌人的敌人也是朋友啊。
  陈九江也知道,他现在和老富虽然谈不上是志同道合,但是却是同仇敌忾。既然如此,还犹豫什么呢,赶紧洗干净脚丫,上船吧。
  陈九江急忙点着头应和道:“县长啊,咱们都是大河的老人了,我和您可是一条心啊。为了党的革命事业,大河人民的发家致富,我自然是紧密的围绕在您的英明领导之下,一心一意,踏踏实实的办事。”

  “这就好啊,俗话说的好,兄弟同心,其利断金啊。小陈啊,咱们兄弟手牵手一定能够创造一个美好的未来。走,我先带你去你的办公室。然后咱们再开个办公会,大家见见面,把工作分了。”
  陈九江说这当然好啊,有了安顿的地方才可以安心的办公。能安心的办公才能更好的执行你富县长安排的任务呀。
  富春生叫来了县府办主任,陆清明。陆清明是富春生的铁杆,原本是下面的一个乡里的副书记。聪明能干会来事,笔杆子也比较出众。因为于向荣去县委的时候将原本的县府办主任王贵云带去了县委,所以他才有机会入主县政府。
  进了县政府,陆清明能办事会操持的特性可就显示了出来,在四处环敌的县府办,生生的为富春生打下了一片土地。当何志章彻底投敌的时候,陆清明就用他的忠诚,一跃成为了陆清明手下的第一干将。
  当陆清明第一眼看见陈九江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小子可能会是他的头号敌人——不是敌对的敌人,而是一个阵营的敌人。
  一个阵营的敌人可比敌对的敌人还要危险。为什么呢,因为敌人要搞你的时候,自己人会保护你;可是当自己人要搞你的时候,敌人在后面不落井下石可就算是不称职的敌人了。
  也许他并不会搞你,但是他却会挡住你前进的路。就像生物书上教的那样,顶芽抑长。什么是顶芽抑长?就是一棵小树上,最顶面冒出来的枝桠最得树的喜爱,总是将光合作用搞来的能量啊,水呀,什么的东西统统都优先供应给他,让他长的比别人快,长的比别人大,长的比别人强。
  如此一来,其他的小枝桠就不好混了。所以他陈九江若是站在了富春生这边,夺取了所有的宝贵资源,那么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对他陆清明必定是不利的。

  陆清明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呢?这是因为富春生对陈九江的态度。任谁见了,都会看出富春生对陈九江是诚挚的,热情的。
  可是陆清明却透过了富春生的眼睛,看到了他的心里,他看见富春生的胸膛里那颗跳跃的心,已经被燃烧成了一片火海。
  富春生多了一员大将是件好事,可是陆清明多了一个争宠的,那就不大妙了。所以这个人必须得被他陆清明给和谐了,只有这样,才能在富春生的体系中地位稳固,永葆头游。
  富春生对陆清明说:“老陆,这是陈九江副县长。这是老陆,陆清明,咱们府办的主任。”
  富春生一介绍完,陈九江就伸出了手,说道:“久仰陆主任的大名了,清清白白做人,明明白白做事,说的就是你啊。”
  陆清明就爱听这么一句话,闻言立刻抓住陈九江的手,使劲的摇了起来,他说道:“陈县长好,以后在一起搭班子,可要多多照顾呀。”
  这话说的可就有点过了,什么叫搭班子,那得是身份相同,地位相当。你一个府办主任,不过是个正科。到副县长之间可是还差着老远呢。即便是富春生抬举你,可你还只是个大秘书呀。怎么能说出搭班子的话呢?退一步讲,即便要说搭班子,也是陈九江虚情假意的说上两句,好听一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