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52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九江笑着安慰他说:“这可不能怨你,是我太过鲁莽了。”说完陈九江就伸出了手,景大力立刻双手紧紧的握住了陈九江的手。
  大力的手,果然很大力,握的陈九江都冒出汗来。直到陈九江用眼睛扫了一下大力的双手,才得以让他的手从大力那儿逃脱出来。
  景大力还想要说些巴结的话,秋天在后面说道:“小景你先出去,我和陈县长有话说。”秋天避开了大力的名字,可一走神又将人家景大力的姓报了出来。陈九江这么一听,嚯,这名字可真是绝了呀。怨不得秋天能看的上他,指定是人如其名。精力充沛,力大无穷啊。
  这样一想,陈九江脸上的笑可就怪了不少。看在景大力的眼中,那满含深意的笑,可就不妙了。大河县关于陈九江的传闻可是太多了,不过无论哪个版本都有一个关键点,那就是陈九江这个人够狠,够坏,够毒。
  即便是景大力是新来的,可是人家也知道这大名鼎鼎的陈九江可不是盖的呀。景大力心说,真是倒霉,可怎么就遇见了这么位狠角色呢。完了完了,以后免不了要挨黑砖了。当然他若知道这位副县长大人还是他的前任的话,只怕立刻就会吓成“劲软软”。

  景大力带着满心的不安走了,陈九江眼睛还盯着他看。等他出了门,才摆摆手对秋天说:“秋部长,这个景大力人不错,肯定能干,肯干,干的漂亮。”
  秋天闻言红着脸道:“陈九江,你不去政府那边报道,跑这里来干什么?莫非是专门为了找一个刚毕业小子的茬?我可告诫你,人家不认识你才让你出去,你可不能背后使绊子呀。”
  陈九江笑着道:“哪能呢?我是那小肚鸡肠的人吗?再者说,作为先行者,大师兄,还是有必要带带他这个小弟弟的。”
  这话说的秋天兜不住了,她嗔道:“陈九江,别以为当了副县长就口无遮拦了。谁还没有点私人娱乐项目啊?可不行天天挂在嘴上,弄的大家都下不了台,可就不好了。赶紧说吧,找我什么事,我可忙着呢。”
  陈九江说:“我来找你还真的有事。这不,听说要去政府那上班,我有点胆怯。所以请你去帮我压压阵。”
  陈九江这是吃果果的投靠了,可是秋天下意识间没有反映过来,她说:“拉倒吧,你可是民选的县长,代表着民意啊。咱们组织部可不敢插手。”
  陈九江心说,都说男人是下半身动物,其实不然,这女人才是情绪化的产物呢。一个心情不好,大脑立刻就满是红灯,堵的一塌糊涂。他耐心的道:“秋部长,我可一直是在你的关心下成长的,今后可不想离开你的关怀呀。”
  这话是再明白不过的了,秋天也听了清楚,陈九江这是来找靠山了呀。可是现在陈九江的身份变了也是正儿八经的副县级了。若是能将他招在麾下,那可真是如董卓有了吕布,吕布有了赤兔马呀。
  可是现在于向荣的态度摆在了那里,而自己前不久才在老于那交了投名状呢,现在就收留他的敌人,那可不大妥当。
  这可怎么办呢?秋天觉得脑子不够用的了,她斟酌着说道:“九江啊,我一直都是支持你的,即便是当初你进了纪委,我也去于书记那儿闹过的。只不过你和于书记的关系现在不太融洽,我们组织部就不好掺合了。”
  陈九江可不是秋天,脑瓜锃亮,一下就吃透了秋天的心意。看来关于她的事情是真的了,她是一头扎进了于向荣的怀中,别的都不管不顾了。
  陈九江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心说秋天看着怪精明的人,可是弱点也是那么的明确,一味想着唯上是从。吕栋梁在的时候,她是,现在换了于向荣,她还是。如此做法对于她这个级别的人来说,可不是件好事情啊。好一点的评价,人家会拿你作锦上添花,识时务顾大局。差一点的评价,人家觉得你立场不坚定,根本就不会委以重任。
  当然并非说紧跟着领导的脚步不好,可是在没有坚实根基的情况下,就轻易改换门庭,早晚也得落个吕布的下场。
  陈九江深表可惜的说道:“那我可怎么办呢?就这么孤零零的一个人去政府上班吗?这也太凄惨了吧。”
  秋天笑着说:“你呀,套着大棉袄呢,还哭冷?你要知道支持你的人可有一大堆呢,当然也包括我。只不过你这副县长级别太高,咱们县委组织部可是高攀不上了。不过私下里还是要多沟通的。”
  可不是吗,哪有县组织部去送副县长上班的呢。秋天也借机表明了态度,咱俩虽然不能光明正大的互相支持,但是私底下的沟通还是必须的。
  陈九江想,这样也好,少了一个遮风挡雨的老大,多了一个盟友也是不错的呢。毕竟自己也是副县长了,正儿八经的副处级。在这县里想要拉拢的人还真不少呢。不过真的让他自己扛旗,还是要不得的。毕竟上头还有那么多的公公婆婆,哪一个站出来,都够他喝一壶的。
  陈九江眯上了眼,笑着扫了扫秋天的身子说道:“私底下的沟通是应该的,也是必须的。只不过你可不能带着秘书呀。”
  秋天怒骂道:“滚,说了不提这茬,怎么还提呢?”
  陈九江道:“好好好,这就走。去老富那里寻求支持去。”
  到了门口,秋天又叫他,说道:“陈县长,你离开了大河那么久,毕竟有生疏的地方。抽个空,到我家里来吃个便饭。我帮你梳理梳理。”
  陈九江笑着点了头,这才大踏步的走了出去。陈九江一走,景大力就跑了进来,他慌张的问秋天:“部长,陈县长不会对我有意见吧?我看他看我的时候,目光很渗人。”
  秋天道:“那么大的人了,怎么还那么小的心眼呢。尽管放宽心,有我在,他不会怎么你的。”
  秋天拍了高耸的胸脯,景大力的心才落回肚子里去。毕竟是新人,尚不知道什么叫主要矛盾,什么是次要关系。现在他和秋天的关系就是主要矛盾,只要让秋天舒畅,其它的矛盾,都不是问题。
  陈九江明着是人大选出的副县长,其实说到底是郑大胆一手包办的。可是无论是郑大胆还是陈九江都知道现在可不是相会的时候。不但如此,在明面上二人还要保持距离。
  什么乘胜追击,甚嚣尘上,都是扯淡的。现在要做的,就是坐下来,低下头,沉住气。套用朱升的话说那叫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

  到了政府楼上,陈九江敲开了富春生的门,对富春生说道:“县长,陈九江现来报道,请你接收。”说着还像模像样的行了一个军礼。
  陈九江之所以叫富春生县长,而不是叫他富县长,那是因为老富同志,最厌恶的就是这个富字。因为它和副是同音,一旦连名带姓的叫上一句,立刻将他的政治地位拉下了十万八千里。
  “欢迎,欢迎,小陈啊,我可早就等着你呢。”富春生一见陈九江,立刻丢下手中的文件,从办公桌的后面站了起来。满面堆笑的伸出了大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