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7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奇州也不错,不如我们两个就留下来吧,反正离省城也不远,随时去都方便。”
  从彤妈来了一句,“你不会又有相好的了吧?”
  从政军天天出去锻炼身体,还真有可能碰到单身的女人。不过此话一出,从彤就帮老爸说话,“妈,你怎么总是怀疑老爸?都这把年纪了,他还能怎么着?”
  老妈道:“你可是不知道,他这人我可是太清楚了,前车之鉴,不可不防。”
  从彤在心里苦笑,老爸这年纪,从生理上的角度说,给他一个女人,他也翘不起一个地球,老妈这也是太神经质了,疑心好重。
  老妈看到女儿这表情,说了句,“你别以为他这年纪就老了,他可厉害着呢!”
  从彤差点噗呲一声暴笑出来,老爸还有这水平?
  唉!

  从彤摇晃着脑袋,感觉这是老妈的不是。
  偏偏老妈来了句,“你自己也要提防点,现在的官员,大都是因为作风问题下台的。”
  听老妈这么说,从彤还真有些心虚,要是才妈知道,自己已经和陈燕共享了这个男人,会不会骂死自己?
  陈燕正在家里,接到从彤的电话。
  她当然也听说顾秋升官了,成为了省委秘书长,这可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顾秋能够再次高升,问鼎省府,成为常委之一,这对顾秋个人来说,无疑是仕途上最大的飞跃。
  陈燕也在心里帮着高兴。
  从彤道,“以后我们就能在一起了。”
  陈燕笑得很含蓄,两人聊了近半个小时,从彤这才挂了电话。
  随后,陈燕给顾秋打电话。
  顾秋刚刚休息了会,准备去上班。陈燕就说,晚上请他和从彤一起吃饭。顾秋一口应了下来。
  下午进办公室,顾秋刚坐下,刘才韬就来了。

  手里提着一只盒子,“秘书长,这是今年的茶,我托一个朋友从杭州带过来的。”
  西湖龙井。
  顾秋问,“你干嘛送我茶叶?我这里有。”
  刘才韬道:“没事,茶叶嘛,总能用得上。留着吧!”其实这茶叶,也不是他自己掏钱买的,同样是人家送的。
  顾秋见刘才韬这么殷勤,心里也知道为什么,可听韩琛说,他儿子太嚣张了,这样的人的确不适合当干部。
  现在南阳不是提倡,要有公仆精神嘛,如果他还这德性,只能给队伍班子带来更多的负面影响。
  顾秋当然不问,刘才韬不得己自己提出来了,“秘书长,我……”

  顾秋望了他一眼,“老刘,你这是干嘛?吞吞吐吐的。”
  刘才韬实在是没有办法,看到顾秋这么说,只能在心里嘀咕,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如果不是因为儿子的事,我犯得着这么拍你的马屁吗?
  好歹他也是一个副秘书长,如果后台硬一点,他甚至有机会跟顾秋这个正职抬杠,这样的例子,并不是没有过。
  弱一点的正职,被副职架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人家耀武扬威,而自己束手无策。
  顾秋倒不担心这个,眼下这几个人,还不至于对自己构成威胁。
  刘才韬把心一横,终于说明了自己的来意。“我家里那个不争气的家伙,上次在饭店里出了洋相,还望秘书长海涵。”
  顾秋一脸惊讶,“等等,老刘,你说什么?”
  刘才韬见顾秋装傻,在心里直骂娘,可他又没有一点办法,不得不继续忍气吞声。
  “事情是这样的!”
  刘才韬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他肯定会避重就轻,尽可能地为自己儿子开脱。只是说他喝高了,不懂事,冲撞了韩琛。
  顾秋哦了一声,“韩秘书,你进来一下!”
  刘才韬一听,心里就凉了半截,秘书长这是要当面对质啊?韩琛要是把真相说出来,秘书长肯定会不高兴的。
  可这个时候,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左右不了局面。
  韩琛当然知道刘才韬的目的,进来后,顾秋问他,“你怎么跟老刘的儿子起了冲突?”

  韩琛道:“秘书长,这事都怪我,是我不好。我给刘秘书长道歉。”
  刘才韬哪能听不出来?人家这是说反话呢!
  果然,顾秋问,“这究竟是什么原因?你怎么不跟我汇报?这样的小事,还搞得老是亲自跟我来讲,你这人真是的。”
  韩琛一脸诚恳,“秘书长,我这就给刘秘书长道歉,其实那天要不是我多事,就不会发生这样的冲突了。”
  顾秋问,“你说说看!”

  韩琛正要说原由,刘才韬急忙道:“秘书长,这事不怕韩秘书,都是我家那臭小子不懂事,平时都挺好的,一旦喝了酒,这臭毛病就改不了,为了这事,我不知伤了多少脑筋。”
  刘才韬打断韩琛的话,顾秋哪能不知道?
  要是韩琛把事情说出来,他估计也没脸呆在这里求下去了。韩琛倒是很配合,一直在道歉。
  顾秋道:“老刘,我批评韩琛。狠狠地批评他。做人嘛,要诚恳,要踏实,怎么可以为了一点小事跟人家斗气?韩琛,以后你得多注意点。”
  韩琛应道,“我记住了,秘书长。”
  刘才韬在旁边,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他还没有说到重点呢,被顾秋和秘书一唱一合,搞得他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其实这事情,求顾秋有什么用?
  顾秋在心里道,“你家儿子得罪韩琛事小,违反了国家法律才是大事,小事我可以不计较,大事呢?我也帮不了你!”
  再说,象他儿子这种人,真不合适留在队伍里,必须清除出去。
  刘才韬苦着脸,“韩秘书,纪委那边的材料,你可不可以把它拿回来?”
  刘才韬本以为,以自己的身份向他求情,一个小小的秘书,应该会给面子吧?再说,秘书长又一再让他道歉。
  可谁知道,韩琛来了一句,“对不起,刘秘书长,这个恕我无法答应。”
  刘才韬当时就火了,猛地站起来,本来是要发火的。可他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自己发火的地方。
  但是他实在吞不下这口气,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刘才韬心中熊熊燃烧。只是片刻之后,他努力冷静下来。

  韩琛却严肃地道:“当时的情况,我不想再说了。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声明。关于您儿子在饭店里的行为,虚开法票,从中牟利一事,我只是尽一个公民的责任。因为我也是纳税人,我有权知道,并有权阻止他这种行为。”
  刘才韬万万没想到,韩琛居然会这么说,此刻他的脸色,青一阵,紫一阵,气得肺都快炸了。
  “你——”
  韩琛站在那里,一副牛脾气样。
  顾秋望着刘才韬,“老刘,这究竟怎么回事?”
  刘才韬气得掉头就走,“算了,当我没有来过。”

  日期:2018-03-2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