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7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秘书长道:“秘书长,中午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大家一起聚聚吧?”

  顾秋当然知道,他这是在为自己儿子的事铺路。
  关于刘处可能涉及到经济问题一事,他已经被隔间了。如果情节严重,有可能面临着被免职,送交检察院。
  刘副秘书长显然不希望自己儿子坐牢,现在的关键,就是得看刘处的经济问题有多严重。
  由于这事情是他儿子和韩琛起的冲突,所以他必须赶过来跟顾秋服个软,表示一下自己的诚意。

  第1425章共享了这个男人省委副秘书长有三个,刘副秘书长是三人中间,资历最老的一个。
  整个省委办公厅,有人事处、秘书处、后勤服务处等多个部门,他们之间的分工也是非常是确的。
  顾秋到任之后,将管着他们这一摊子事。
  跟政府秘书长不同的是,顾秋是副部级,人家同样是秘书长,只能是正厅级。
  刘副秘书长想请顾秋吃饭,又觉得自己跟顾秋接触不多,就把其他几个副秘书长也叫上了。
  顾秋当然知道他的用意,再说,搞好与上司的关系,这也是为官之道。不管怎么说,自己始终是他们的头。
  顾秋说,“那行,中午就在餐厅里吃个饭。”
  刘副秘书长听了,马上应道,“好的,那就这么定了。”出来后,立刻联系其他两位副职。
  说实在的,他们这三个人,心里都不大痛快。
  他们上了年纪,除了一个快要退休了之外,另一个也算是正值壮年。这名副职叫曾几何。

  曾几何听说中午一起吃饭,当然也只好答应,不管心里高不高兴,表情可不能露在脸上,表面上的工作是要做的。
  另一名副职,叫周言志,他倒是不多想了,反正自己的仕途已经到头。
  谁当这个秘书长,对他而言,也就这一二年的事。所以很多时候,他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管大家心里有什么情绪,饭还是要吃的。
  中午,刘才韬过来喊顾秋,“我让他们去餐厅里等了。”
  顾秋随他一起去餐厅吃饭,从彤和老丈人他们正忙着搬家,这两天顾秋只能在餐厅里吃。
  韩琛和江世恒也一样,不过两人随着顾秋到了省城,对他们而言,比以前更好了。

  韩琛的老婆英姿已经怀孕,听说老公要随顾秋去省城,她也非常乐意。
  奇州虽然不错,怎么也比不上省城。
  而江世恒呢,老婆一直在省城上班。
  现在她已经不再是白若兰的秘书了,去了下面的部门当经理。江世恒就在省城与奇州之间跑来跑去。
  现在大家都到省城,反倒方便许多。
  顾秋和刘才韬进了包厢,早在那里候着的两人立刻站起来,一个个客套起来,“秘书长,您好!您好!”
  顾秋和两人握手,周言志虽然是年纪最大的副职,但是他任副秘书长的时间不如刘才韬。
  顾秋跟他握手,感觉到他的手没什么力气。周言志道:“我们早就接到消息了,以后你就是我们大家的领导,顶头上司,请多关照。”
  曾几何笑呵呵地道:“秘书长可是年轻有为啊,象我们当初这个年纪,还在下面当处长呢!”
  “那是当然,秘书长在地方上的威名,我们早就听过了。武源,奇州,达州,哪个地方不是轰轰烈烈的。这政绩,不管放在哪里,都是绝对响当当的。”
  刘才韬接过话题。
  顾秋听着三人这些言不由衷的话,只是微笑,“坐,都别站着!”
  四人落座,刘才韬就大喊,“服务员,上菜!”
  早就准备好的几个菜,马上端上来了。
  一名穿着旗袍的女子,拿着一件茅台酒过来。
  刘才韬站起来道,“给我吧,我来开!”
  顾秋一见,马上制止,“老刘,酒就不要开了。喝点饮料吧!”
  自己新官上任,可不能带这个头。
  现在有明文规定,中午不得饮酒,除非有特别情况。
  刘才韬道:“下午又不出去,喝点没事吧?这要是没酒,岂不扫兴?”
  周言志看了眼,并不说话。
  曾几何道:“秘书长不要担心,少喝一点,等下休息一会就没事了。”
  顾秋正色道,“这是规定,我们可不能带这个头。酒就免了,上饭吧!”

  三人见顾秋执意不喝,也只好作罢。
  刘才韬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不喝,还真没办法。
  “这样吧,那晚上喝,晚上喝。反正秘书长的家属还没有到,不如我们晚上再聚?”
  曾几何说好啊,反正晚上没事,留着晚上喝吧!
  刘才韬倒了杯茶,“秘书长,那我们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顾秋倒是答应了,端起茶杯干了。

  中午的菜,搞得太多了,四个人而已,居然上了十几样菜。顾秋说这菜太多了,有点浪费。
  刘才韬道:“今天中午我请客,我请客,第一次请您吃饭,总不能太寒酸了吧!”
  顾秋道:“以后大家都是同事,就不必这么客气。工作上的事情,还得靠大家多多支持,一起努力。”
  三个人都客套了一番,表达了自己的诚意。

  吃了饭,顾秋就上楼去休息。
  周言志见刘才韬不在,就对曾几何说,“刘才韬这是演哪一出啊?这不象他的性格。”
  曾几何也摇头,“我也看不出来,拍马屁都拍成这样了?”
  两人百思不得其解。
  刘才韬出来了,走到前面去签字。
  两人见状,心照不宣地笑了。
  “不是说他请客吗?”
  这家伙也太过份了!说他请客,又舍不得掏钱。这倒也罢了,你在秘书长面前说你请客,这不是说没他们两个的事吗?
  两人在心里当然不舒服了。
  人家秘书长肯定只记你的面子,那我们两个岂不是白当这配角了?

  本来不怎么同人争的周言志,也不禁说了句,“老刘,晚上我就不来了。我家里有事。”
  曾几何心里明白,却不点破。
  刘才韬看着周言志,“老周,晚上你可不能推啊,刚才不是答应秘书长了么?哪能说变就变?”
  周言志来了一句,“我可不想天天吃白食。算了吧!晚上我没空。”
  说完,他也不管两人,径自离开。
  曾几何说,“我也走了。回家休息。”

  刘才韬看着两人,“这两个小气鬼!”
  两人有意见,这是必然的,你自己说请客,这等于把两人推到一边去了。
  然后你又拿公家的钱,当你自己请客,什么意思嘛?
  从彤给顾秋打电话,说下午就可以过来了。

  顾秋打了个电话,叫韩琛去把房子的事情搞定。
  搬家,肯定不需要从彤亲自动手,但是好多东西,她要自己清理。
  这两天,从彤也够忙的。
  只是她已经习惯了,顾秋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挪一下地方。从安平到清平,到达州,再到武源,奇州,哪里不是如此?
  这次有老妈帮忙,收拾起东西倒也快了。

  老妈这几天挺高兴的,问女儿,“等忙完了这阵,我们去海南玩几天吧!”
  从彤高兴的答应了,“好啊!”
  从政军在那里喝茶,他可不干这种事,坐在沙发上,“彤彤,这房子怎么处理?要不我和你妈就留在这里算了吧?”
  从彤妈说了一句,“你想干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