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74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会被吊销执照吧?”

  “哈,不会的。”
  “别骗我了,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查什么东西查不到?”
  “只是有这个可能而已,没准儿我做的好,什么损失都没有呢?”
  “陈默,谢谢你。”张瑶的语气突然变得很柔和,她说:“如果是最坏的结果,那么以后,我养你。”

  我养你,星爷电影中说过最动听的台词之一,如今被张瑶这个女人对我说出了口,霎时间,鼻子有些发酸,我强迫着自己笑着说:“说什么呢,我有手有脚的,能养活得起自己这事儿成了之后,你把那五十万的账给我清了就好。”
  “笨蛋,在乌镇的时候,我不就告诉你那事儿结了么。”
  “记得吃饭啊!”
  “知道啦,张总。”

  我们就这样结束了通话,只是不知怎的,我觉着我们之间的距离又近了不少,并不是因为我为她做的事情同样的,我也想不出让我有这样直觉的原点在哪,很怪,仿佛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现在,我又多了一个必须完成这件事情的理由。
  握着拳,我暗自给自己鼓劲,随后迈着坚定的步子,钻进了地铁站,搭乘开往六里桥的地铁,赶回了家。
  那些案子的备份案卷,被我堆积在了床下,当初捧回来的时候,我只想留个念想,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重新看它们一眼,正如我从未想过自己会距离张瑶如此之近一样。
  无论最后,我是否能够保住自己的执照,我都不会让她养的,因为我是个男人,最基本的尊严还是要的,哪怕我很爱她,哪怕我能够接受她的一切。
  不被人祝福的爱情,没有涉及柴米油盐的爱情,都是不能长久的,如果我们真能在一起,也一定是在我有了比肩她的地位之后,这一切,何其困难?
  一层浮灰覆盖在那一摞摞的牛皮纸袋上,轻轻拭去,露出的字迹是那么的熟悉,也是那么的刺眼,“20161017齐先生离婚案”。
  这行渐渐模糊了的字,提醒着我当初是有多么的无耻,这个纸袋看起来很薄,毕竟是结束的案子,早就被我整理清楚了,看着这个袋子,我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有怎样的一种情绪,手抬了又放,就是没能打开那层细细的绳线,我怕了,可我又在怕什么?
  径直坐到了地板上,我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左手拿着装着那桩案子材料的纸袋,时而深吸一口烟,时而又看它一眼,当香烟燃到一半的时候,我大概知道自己是在怕什么了。
  我怕重回过去,我怕重新回忆起张瑶当时的眼神,我怕听到她嘲弄我时说的那番话我更怕回到那夜,佟雪冷漠的离去,将我丢弃在这间越发空旷的房子里。
  触眼所及,不过是那个肮脏龌龊,可以为了红彤彤地钞票出卖良知的自己。
  轻轻抬头,我凝望着天花板,洁白的有些耀眼。
  “唉”
  长吁一口气,我终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将香烟捻灭后,没有犹豫,闭着眼,摸索到牛皮纸袋的边线,一下将它撕破,也唯有这样,我才有打开它的勇气。
  粗略一览,十四页的材料上面,写满了当初齐宇提供给我的证据,还有我们一起协商出来的事宜,包括他的要求,他想得到的东西,在最后一页的背面左下角,有一个我画的拳头,旁边配的字是:为了十万块钱,为了凑齐首付。
  那个做了很久的梦,也是在那天清醒的吧?
  自嘲一笑,我将这些纸张平摊在床上,从第一页的第一个字开始,仔仔细细的看了起来。
  等我将这些材料都过了一遍之后,我才发现一个并不乐观的事实,这件案子并没有什么明显漏洞,也就是说,当时齐宇给我提供的那些证据,几乎都是无懈可击的。
  唯一有出入的,就是他当时提供给法官的所谓张瑶出轨的视频可那个视频不在我手里,它现在应该作为证据被存在法院,亦或是被齐宇或者张瑶这两个当事人拿回销毁了。
  张瑶在乌镇的时候,曾跟我提及过这些事情,她说,她跟视频里的男人并没有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之于这点我是百分之百的相信,张瑶没必要骗我,她也不屑于骗我。

  我记得自己当时问她,既然如此又为什么同意离婚,她给的答案是,她受够了被安排好的婚姻,正好有机会,又为什么不配合出演?
  这或许是最大的契机!
  想到此处,我像个即将破解最难解应用题的孩童一般,兴致匆匆地抽出一张白纸,在纸张上,把自己想的东西罗列上去:1,那个视频里的男人是什么人?2,所谓的出轨视频在哪?3,齐宇给我那张银行卡的开户人是谁?4,齐宇跟董舒菡之间的关系?5,郑伟跟齐宇之间的牵线人是谁?
  这五个问题看似是独立出来的个体,又都息息相关着,孟阳说过,他认识银行的朋友,可以帮我调查那张卡的开户人,想到此处,我在第三项后面打了一个对号,表示这道题可以解决。
  至于视频里的那个男人,张瑶一定会有印象,加之她当时是被告方,宣判之后,那个视频的去向,身为当事人的她也一定会了解,这就代表着,前两个问题也找到了解决的关键。
  现在,就只剩下了后两道,董舒菡跟齐宇的关系绝对很密切,我甚至会怀疑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超脱合作伙伴这个范畴,想起上次齐宇约我吃饭的时候,整场谈话他都以董舒菡马首是瞻或许,我可以加以利用,假设他们之间真的存在什么暧昧关系,是否就可以证明,当初出轨的人是齐宇而不是张瑶呢?
  不,没那么简单,就算他们真的有什么也够不成证据,毕竟,齐宇现在是单身,他有再找伴侣的自由。
  可我又不甘心这么放弃,因为我觉着这样密切的他们,绝不会是这两年间能够培养出来的!拍拍脑袋,我想出了一个主意,一个有些下作的主意去找私家侦探调查。就当是埋下的一条暗线,不奢求立刻见效。
  嘴角一挑,心道自己什么时候这样阴损了呢?

  晃晃头,现在就剩下了最后一个问题,使齐宇跟郑伟搭上线的中间人是谁。
  刨除别的东西不说,这两个人都是这座城市里的精英人士他们很成功,有自己的事业,有不菲的利益收入,那么能做他们朋友的人,也一定是精英,我只是数以百万计北漂中的一员,根本没有渠道接触到那类人的。
  这样说或许不确切,其实在我心里是有一个人选的,而且她就在郑伟手下工作,只要留心,足够了解到那个牵线搭桥的中间人是谁。
  可我不想麻烦佟雪,更不能麻烦她,在得知我去了乌镇的时候,那个女人二话不说就奔向了我,帮着我跟她自己工作的公司周旋再者说,佟雪是在我这儿没得到答案才离开的,她受到了伤害,这个时候,我又怎能去麻烦她?做人,需要底线。
  懊恼中,我清楚的感到脑子混沌一片,深刻的意识到了自己的弱小与无力,孟阳说的对,北京是世界上最现实的城市之一,它的确充满了机遇与挑战,同样的,它也摆设出了很多门槛,让人跨不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