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7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
  “”
  我们很突兀的陷入了沉默,她那边的鸽子在叫,偶有三两个外国人,说着我听不懂的话,我这边,能让她听见的,只有我的呼吸。
  “师哥”
  “嗯,时间不早了,我睡了,天亮的时候还要上班。”我应了一声,敷衍着。
  王雨萱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的心事我多少会明白一些,但你这样折磨自己,是想不出一个答案的,所以别为难自己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很悲哀,仅此而已。”
  “那你这也算幸福的悲哀了,鸽子都恋爱了,你也尽快吧。”
  “嗯你也是。”
  这场对话由我开始,也由我结束。
  有一点她说的很对,我现在的悲哀很幸福,至于所谓的抉择,顺其自然吧。
  天,快亮了。
  回归平静,然后想着怎样在这座城市里活下去,才是一个三无北漂最应该想的事情,其它的,就让它们随着昨夜的风,彻底消失在昨夜的好。
  孟阳还是我的朋友,兄弟,我还在张瑶的公司里工作,身处于他人羡慕的职位,我跟佟雪,还是工作上有交集的合作伙伴。

  如此,最好。
  东方亮起了鱼肚白,而我也拖着僵硬的身体从窗台上挪了下来,浑身酸痛,尤其是头,更是如同要炸裂了一般在乌镇的时候,我被自己那个酒瓶砸的时候,都没这样疼过。
  勉强抬手,抹了一把脸之后,我钻进了卫生间,不敢去直视这样邋遢的自己,急急忙忙地刮掉胡茬,然后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着脸。
  冰凉地水,刺痛着我脸上的神经,也刺痛着我的心脏,我在心里暗自告诉自己,“陈默,之前所有的事情都成了过去式,今天是新的开始,不管想不想放,都必须要放下。”
  是的,必须放下。
  一切都不再与我有关,又都息息相关。
  并不迷信的我,将这些都交给了命运,希望在它安排下的生活,能够让我好过一些,不至于这么累,也不至于这样难过。
  洗脸过后,我拆开了包在头上的那块纱布,伤口还未痊愈、不过刚刚结痂而已,我小心翼翼地揉起了头发,尽可能不让患处沾到水,倒不是我诚心不遵循医嘱,只是单纯的无法忍受蓬头垢面的自己。
  二十多岁的男人,可以一无所有,但一定要有计划的拼搏,也一定要保证每天都干干净净的活着,这是对别人,对自己最大的尊重。
  熟悉的早餐铺子,熟悉的吃食,熟悉又陌生的人群拥挤烦闷的地铁,等我赶到博瑞的时候,本就没有一个好状态的身体,越发疲累。
  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在一众招呼声中,我来到了办公室。
  走了不过一周时间,再次回来,却涌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猛然间,我想起了杜城曾经跟我说过的话,“哪好都不如北京这座城市好,拥挤,疯狂,节奏快,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子催人努力的气息。”
  深吸一口气,房间中好闻的茉莉味道沁透心脾,不知道张瑶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这个香气

  揉了揉头,没有虚伪的再将一尘不染的办公室收拾一遍,直接坐到角落的那个位置上,我打开了电脑,准备给张瑶计划一天的日程。
  她很忙,但她每天做的事情,又几乎没什么不同。
  这从她发给我的工作安排就能看的出来,由此,我也很佩服这个女人的耐心,外人只看到了她的高度,看到了她的长相,却从来没人能够看到她所拥有的这些东西,自己又付出了多少。
  人都是表象生物,如果不是我整日跟她接触,我也不会关注这些吧?
  转而一想,或许,是我跟别人的关注点不同,加上我总会若有似无的表现出来对她的关心,才会悄然走进那个女人的心里吧?
  摇头,苦笑。
  都已经告诫自己要顺其自然的事情,偏偏又忍不想起,大概,这就是爱情神奇的地方,悄悄地走进心里,生根,发芽,最后成长为参天大树等到爱情走到尽头的时候,又要从心底深处挖掘它的根,然后一下一下地,将倾尽了所有力气,精力,种植好的树木铲除干净。

  张瑶还是往常的那个时间到的办公室,这是她的规律,除了出差,其他时候一直都是雷打不动。
  我从未在她脸上发现其它什么表情,跟以往相同,还是会向我微笑,点头,妆容一如既往的精致,仿佛昨夜那个喝了很多酒,哭过,闹过的女人不是她一般。
  她走出来了么?
  明显不会,如果她能这么早走出来,当初也不会因为跟齐宇离婚而难过了那么久,可她没走出来的话,又为什么会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是了,我答应过她三个月给她一个答复的。

  心里微苦,她是不知道我今早的那个决定的,我想,我应该告诉她,感情这种事情,拖得越久,最后也会伤害的越深。
  爱情中,我没有伤害过人,但我知道被伤害的滋味,所以,这次还是狠心一些的好。
  我咳了声,缓缓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用两个人说话刚刚好的声音,叫了一声,“张总”
  “嗯,怎么了?”
  “咚咚咚”
  她的回应还有敲门声,同时响了起来。

  我有些懊恼的看了一眼办公室的门,心里暗暗责怪赶在这个裉节儿过来的人不自然的笑了笑,我对着张瑶说道:“等你处理好事情之后再说吧。”
  紧接着,我又冲着门那边,喊了一声,“请进。”
  门开,身段婀娜的韩萌迈着妖娆的步子,款款的走了进来,她是一个时刻都将成熟女人魅力展示在人前的人,每次见她,都会让我有不同的感觉。
  “哎呦喂,小陈,那么大火气?”她轻挑一笑,“等姐姐跟张总汇报完工作之后,咱俩好好聊聊,姐开导开导你。”

  这妖精。
  我不自然的笑笑,回道:“我的韩姐唉,弟弟啥事都没有,你们聊。”
  说罢,我去给二人倒了杯水之后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支起了耳朵,听着韩萌会跟张瑶说些什么。
  “张总,你走之前让我办的事儿,有眉目了。”
  “嗯?”
  “跟你猜的差不多,是那些人在背后作梗的。”
  “有几层把握?”
  韩萌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沉静了大概一支烟之后,才开口说道:“六成,我所掌握的证据,还有推敲出来的东西,大概有六成的可能。”
  “这样啊。”
  “陈默。”张瑶叫了我一声。
  “在呢。”我再度起身,回到了她面前。
  “你做律师的时候,打没打过商业类诈骗类的官司?”
  “打过,但是不多。”想了想,我又补充道:如果有这方面的案子的话,我有一个朋友倒是行家。”
  “我只问你,没有问你朋友。”
  听她这话音儿,我只好打消了介绍孟阳过来接手的心思,带着几分虚伪,谦恭的点点头,我问:“能具体说说么?”
  “韩姐,你跟他说一下吧。”
  “好的,张总。”
  当下,韩萌便将遇到的问题,还有她调查出来的东西跟我说了一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