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67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破碎的酒杯,在灯光下是那么刺眼,又是那么的讽刺,我知道,张瑶的尊严,被我践踏了。
  “陈默,现在的你真他妈是个王八蛋。”她愤然而起,两行泪水挂在她绝美的脸蛋上,“你他妈不爱我就别招惹我啊,是不是觉着我这傻妞好玩?还是觉着,偌大的四九城里,我找不到男人了?”
  “你冷静冷静。”
  “去你妈的冷静!”
  我有些激动地站了起来,跨出一大步来到她面前,然后按住她开始颤抖的肩膀,柔声的说:“我不是不爱你,我很爱你,真的,如果你要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爱的你,这我说不出来,但我知道,现在,哪怕是以后我都会爱你。”
  “可我我们,不能在一起。”无奈地撇了撇嘴,我松开手,一上一下的比划着,“在这座现实的城市里,你站在顶端,而我,只是一只微不足道的蚂蚁,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在一起之后,有多少人会嘲笑?又有多少人会大骂?”
  “我吃过亏,上一段的感情结束,说穿了就是俩字——没钱!我不能给她在三环买房子,甚至就连京郊一套住房的首付我都拿不出来,这是一个男人最悲哀的事情。”

  “我们都过了耳听爱情的年纪了,什么单纯啊、美好啊、这些听起来,想象起来很纯粹的画面,都不属于我们了,这他妈让我绝望,真的很绝望。”
  顿了顿,我的鼻子有些微微发酸,红着眼,也红了脸,颓然一笑,“姑娘,你不是我这种男人能够配得上的,甚至都是我奢望不起的存在,真的,别喜欢我。”
  “我不管!”
  在我错愕的目光下,张瑶紧紧地搂住了我,她的身体很软,她的头发很香,她埋在我的胸膛,“我一度认为自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爱过,结过婚又离了之后,就更不敢去爱了,但生活总习惯跟人开一个又一个的玩笑,你跟那些男人不一样。”
  “你很混蛋,又是一个可怜的小人物,偏偏你有良知,偏偏你又很喜欢多管闲事。”
  “你从来没有隐藏过想要睡我,你也从来没有真的去睡我”猛地,张瑶右手下摆,狠狠地掐住了我腰间的软肉,“陈默,我没有开玩笑,我很认真,从小到大只要是我认准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完成,所以所以,我们在一起吧。”

  这是我听过世间最直白也是最为动听的情话。
  差一点,我就毫不犹豫的说声好,然后自然而然的吻上她的嘴唇。
  “给我点时间。”
  “我还放不下她。”我如实说道:“有些事必须要让你清楚,在乌镇的时候,她跟我说过重新在一起的话,可我犹豫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时候你的影子会在我脑海里出现,而且那时候的我也很乱,所以佟雪走了,她走之前,给了我半年期限。”
  张瑶从我怀里挣脱出来,问:“半年之后呢?”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
  “你会怎么选?”

  我讨厌选择,偏偏谁都要给我一个选择。
  “三个月,我最多给你三个月时间处理,如果如果你处理不好的话”
  不待她说完,我直接开口说道:“到时候我自己离开。”
  张瑶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她是一个桀骜的女人,她的感情世界里绝不会允许另一半对她不是全心全意的,哪怕那个人她再怎么喜欢也不例外。
  张瑶走了,给我留下的背影,跟佟雪没什么区别,都是那么的失落,偏偏我又鼓不起一个拥抱的勇气,只能干站在原地,看着,然后张张嘴,说不出一句挽留的话来。
  这是我的选择,又不是我的选择。
  因为我没有答案,也没有交代。
  重新坐下,我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啤酒瓶错落地倒在我的脚下,杯子里的格兰菲迪也所剩无几什么都没了,我好像做错了什么。
  很乱,无论是脑子还是心里都很混乱。

  举棋不定不是我的性格,不然当初我还是个律师的时候,就不会那样义无反顾地去帮李正了但现在,我又是怎么了?
  我想了很多,又没能想出个所以然来,只好颓然一笑,然后缓缓起身,走到吧台处,对着正在调酒师说:“哥们,来杯伏特加。”
  我需要酒精,更需要热烈地酒精。
  只有醉了,只有做梦了,我才会想到一个答案,一个人不知道正确与否,但却可以不让我这样痛苦的答案。
  我最后还是没能大醉,因为在这杯烈酒喝掉一半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个人,一个给我感官很复杂的人——李正。
  正常情况下,他应该在医院护理他的母亲,而不是出现这种红男绿女用来买醉、排解寂寞的地方,可他偏偏出现在了这里。
  距离上次见他已经过去了三个多月由此,我想到了一个让人难过且无奈的可能。
  我不知道该不该上前跟他打个招呼,毕竟,我们曾一起战斗过,一起追逐过所谓的正义跟公道纠结中,我点燃了烟盒中最后的一支烟,轻袅袅地烟雾,在迷幻的灯光下,让人迷了眼。
  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之后,我还是起身,决定去跟他聊两句,无关同情,无关过往,无关对错。
  “正儿。”
  我来到他的座位前,喊了一声后便坐了下来。

  “陈哥?”李正先是一惊,紧跟着就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想,我跟你一样,都是过来买醉的。”
  犹豫片刻,我还是开口问他:“阿姨,还是没挺过来么?”
  “是啊,没挺过年关。”

  李正平静地说着,或许,他早就想到了那个时刻的来临,或许,他也已经习惯悲伤。
  “节哀。”
  我重重地将烟蒂捻在烟灰缸里,说:“我知道你不爱听这话,但我还是要说另外,我很抱歉,如果当初我能够出庭的话,阿姨哪怕是离开,也会带着公道。”
  “陈哥您别说了,那事儿不怪你,真的。”

  李正摆摆手,随后启开一瓶啤酒,推到我面前,“陪我喝点吧。”
  我点点头,拿起酒瓶,大口灌了下去我很伤感,不是同情的伤感,也不是没能给他一个公道的伤感,而是为了生而为人感到伤感。
  生离死别本就是这世间很痛苦的事儿了,更何况是血亲?
  “其实我妈走了也挺好,她那个状态,活着也是受罪,真的,陈哥,我并不觉着有多悲哀,只是只是很不甘心而已。”
  “我们可以有很好的生活,我妈也到了该享清福的年纪,或许,这就是命吧?说真的,你信命么?”

  李正说的很平静,可却听的我鼻子发酸。
  命,我信。
  因为我正被命运乐此不疲的折磨着。
  深吸一口气,我问:“那你有什么打算?”
  “努力工作,争取早点把那些债还上喽。”李正好像想起了什么,他有些窘迫的看着我,开口说道:“对了陈哥,还有你借我的那些钱我也会尽早还你的。”
  他不提,我还想不起来,曾经有个跟李正自称是我女朋友的姑娘,给了李正五十万,那个时候刚好是李母第四次手术的时候,他很需要那笔钱救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