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勾住他领带,将他从背对我变成面朝我 , 我仰面盯着他英俊秀朗的脸孔 , “我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 那群虎视眈眈要暗算你降服你的人 , 即将自顾不暇,他们的一点点失误,不知多少人要陪葬。”

  乔苍听完我这番话,脸色隐隐生冷几分 , “你做了什么。”
  我将被他握住的手缓缓抽出,“当然是令人叹为观止我心思缜密魄力深厚的大事。”
  他沉默喘息了一阵,掸了掸我脸上被汗水浸花的红妆 , 语气平静又威慑,“不论目的 , 只说你做的这件事,是不是闯祸。”
  自然是闯祸,而且是弥天大祸 , 滔天罪恶,如果不是被逼到这个份儿上,我绝不会狠心牵扯这么多无辜。
  我一言不发 , 从他怀中挣脱 , 他不由分说,手掌将我腕子死死扼住,“保护好自己,我不允许你冒险,如果你不听话,我就让人送你回去。”
  我将他甩开,容色猖獗,“除了这个,乔先生还有其他威胁我的筹码吗?”
  我朝他趾高气扬扮鬼脸,“你若降得住我 , 早就降了,既然没这点道行,嘴巴就别逞能。”
  他被我伶牙俐齿嚣张暴戾的模样逗笑,目光落在我佩戴戒指的无名指,“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现在不知还有没有反悔的余地。”
  我举起手摇晃,几颗洁白的糯米牙在光束下泛起晶亮剔透的涟漪 , “来不及了,上了我的贼船,休想下去。”
  乔苍走之前告诉我今夜十有八九不归,要陪那位朋友在珠江娱乐城应酬 , 对方很是贪色贪杯,不尽兴恐怕不会散场。
  黑白博弈的如此紧要关头乔苍接触的人一定是非常有利用价值的人,我叮嘱他万事小心,送他上车离开后返回房间。
  阿碧晚上十一点多从后门进入 , 我险些没有认出,以为是歹人,差点和她拔枪对峙,直到她摘下面罩露出脸我才松了口气。

  阿碧穿了一身黑色绸面儿的夜行衣,整个人十分煞气 , 脚腕和手腕被手指粗的麻绳丝带紧紧束起,里面加了金甲防弹 , 进出条子密集的地方 , 要时刻准备好枪战和逃生 , 武装是保命的盾牌。
  她什么都顾不上说 , 径直走向桌子斟了杯水,似乎渴急了,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我推开玻璃 , 悠然自得修剪窗外蔓延到阳台上参差不齐的花枝,“消息传遍了吗。”
  “被压下了,这是条子控制嫌犯失误的丑闻 , 不会任由流传发酵。”
  我嗤笑,“再怎么隐瞒 , 牺牲的下属那么多,大楼着火,爆炸声也听得到 , 总归要流言四起。只不过条子有本事遏制,不至于太沸沸扬扬,够他们焦头烂额一阵子了。”
  阿碧在我身后沉默半响 , “省厅大楼…完好无损 , 只是后面的二号审讯厅炸了。”

  我拿剪刀的手猛然僵滞,不可置信扭头,“只是炸了审讯厅?大楼竟然无恙?”
  阿碧点头,她显然也没想到比我预计效果弱了这么多,几乎荫差阳错,表情变得格外凝重,“二号审讯厅是专门用来审讯重案要案的犯人头目,一般抓捕了大毒枭,都要移交给缉毒大队,省厅打算出风头 , 又是亲自接到匿名报案,所以直接带回自己地盘,当时所有警力都集中在一号审讯厅,料理景洪那边两伙黑帮斗殴交火的案子,还有从缅甸仓库清剿出的五百公斤罂粟粉,二号值班的就几个条子 , 都是空的。审讯厅和省厅办公大楼间隔数百米,又有水泥加固墙壁,爆炸威力被削减很多,没有穿透过去。”

  我面容垮掉,“所以呢?”
  阿碧不敢和我对视 , 她低下头小声说,“所以只死了六个条子,三个马仔,消息被封锁。”
  我咬了咬牙 , 控制不住怒意,将剪刀狠狠扔在地上,这一次失手再想二度算计就难了,条子一定会打起一百二十个津神应对,在支起的眼皮底下生事无异于自取灭亡。
  我本以为这筹谋万无一失 , 没想到毁在一个单独开辟的审讯厅头上。

  广东省厅都没有这么繁复的内部构造,我隐约觉得是条子有意防备这一手 , 乔苍心狠手辣 , 他什么都做得出 , 条子兴许为了防他 , 最后却挡了我的路。
  “为什么不在大楼审老猫?”
  “毒枭是金三角最危险的人物,省厅和缉毒大队都被安C`ha 了毒贩这头的奸细,他们也查不出是谁,只能规避风险 , 尽量保住机密,二号审讯厅的条子是整个省厅资历最深,底细最清白的条子 , 这一次也算是重创了他们。”
  她顿了顿,看我脸色缓和一些 , 继续说,“况且老猫是除了老K唯一掌握您走私确切证据的人,他还没来得及做口供 , 就当场炸死了,我扒窗户瞧了,老猫的尸首惨不忍睹 , 六个条子也是胳膊腿乱飞 , 到处都是模糊的血肉,整栋三层的审讯厅都炸毁了。”
  我目光定格在被月色笼罩的枝枝蔓蔓间,鹅黄色的小花儿染着露水,娇滴滴如女子含羞泣露的面庞,我摘下一朵,对准半敞开的玻璃戴在耳后,风声簌簌,刮得长发飞扬,灯火迷离。
  死的条子虽不多 , 但性质也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恶劣爆炸案,省厅忙不迭调查柬埔寨方情况,怀疑老猫的人自杀式袭击,暂时不会把绝大多数津力放在围剿乔苍。
  我不动声色捏碎了花瓣,任由汁液细碎融化在掌心的纹路,“派几个人密切留意 , 一旦省厅转移视线,对藏毒的追剿放松警惕,就让乔苍尽快炸毁地下仓库。”

  阿碧说明白。
  只要仓库没了,他所有于金三角夜幕下的罪恶 , 都将被毁尸灭迹,焚烧得干干脆脆,一点不剩。条子没有胆量直接绞死他,至多走个过场平息 , 哪怕那时的乔苍一无所有,全部丧失,他人还在,他的命还在,就是最好的结果。
  午夜时钟刚响过 , 我洗了澡正要入睡,韩北悄无声息来酒店接我 , 车停泊在后门破败的羊肠小路尽头 , 被两棵并蒂榕树遮掩 , 我问他出了什么事 , 他说苍哥从朋友那里打探的消息,缉毒大队定位了这间住所,此地不能久留,尽快收拾东西离开 , 连手机也丢下不要。
  我让他等我一会儿,我匆忙回到房间反锁上门,翻箱倒柜将所有行李都找出 , 除了两三件换洗衣物,其他不重要的我都堆在一起点火焚烧 , 我乘电梯离开下楼,抵达大厅时,客房服务拉响警报 , 一拨服务生乌泱泱冲上楼救火,蒸腾飞舞的黑烟遮住了摄像头,隐去了我一闪而过的身影 , 谁也没有留意到我曾出现过。

  韩北驾车一路兜兜转转绕了好几座山头 , 耗到快没油时,他才往目的地行驶,他透过后视镜告诉我方才有人在后面跟着,被甩掉了,估摸是缉毒大队的人。
  我回头看了一眼,“是不是已经拉开序幕了。”
  他淡淡嗯,没说什么。
  这趟历时三个小时的行程,终点就在西双版纳的地下藏毒仓库,这是乔苍最神秘最诱人的根据地 , 不论在毒贩眼中,还是在条子眼中,都像是一块吸铁石,散发着无穷无尽的诱惑和魔力。
  它一旦大白天下,曝光于众,将掀翻金三角掩埋十余年的罪恶黑暗 , 尸骨腐朽,它仿佛是一座金钱与丨毒丨品的万人坑,不可宽恕不可弥补的毒窟,它犹如飞驰的轮胎 , 尖利的电轴,卷入多少鲜活生命,无辜家庭,在它的碾压与侵蚀下丧生 , 灰飞烟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