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斟了两杯酒,一杯推到他面前 , 一杯留给自己尝,“俗话说擒贼先擒王,这话不错,但黑道的人十有八九是亡命徒,自然无恶不作 , 敢杀敢打,可人家白道做事讲究稳妥 , 没有十足把握都不会拿条子的命冒险 , 贼还没擒住 , 王能擒得住吗?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 不会在短短几日内发生两次,萨格刚栽,乔苍怎么也要一年半载,还得说条子有那个本事 , 猫爷,您现在已经是头号铲除对象了。条子三日内要去掀您的老窝。”

  老猫一惊,他身体不由自主悬浮在桌上 , 目光灼灼紧盯我,“当真?”
  我洋洋得意,“凭我能在他们眼皮底下出入自如的能耐 , 我的话您不信,那您就无人可信了。”
  老猫咬了咬牙,他一脚踢在桌角 , “操他妈,果然是玩荫的,这伙条子就他妈不能信。”
  我胸有成竹浅笑 , 他试探打量我一会儿 , 搓了搓手,“何小姐,莫不是有法子帮我。”

  我慢条斯理晃了晃酒杯,“猫爷信我吗?”
  “自然,不信的话,我也不问了。”
  他喝了口酒压惊,我向他勾了勾手指,薄唇挨着他耳朵阖动了几下,他挑了挑眉,“就这么简单?”
  我嗤笑出来,“我的手腕 , 玩条子还不是团团转。猫爷与我也算有点交情,朋友道义而已。我负责引条子去围剿红桃A,猫爷自可高枕无忧,当然我也不是白白帮您,以后柬埔寨有好货,还得请您惦记着我不是?”

  他哈哈大笑,主动与我握手 , “以后做什么,现在我就带来了。何小姐如果不是伪装成文莱的客商,我今日还未必带呢。也是弄巧成拙了。”
  他打了个响指,示意马仔上货 , 马仔放在桌上一个二十寸大小的箱子,打开后整整齐齐码放四十包白丨粉丨,我随意摸了一包,装模做样查验 , “东西不错,粉末颜色也通透,来都来了,我就先买三百斤。如果好出手,以后猫爷的货 , 直接供给我一个下家就好,价钱上我不会亏待您。”
  老猫大喜过望 , 叫嚷着一定要好好喝几杯 , 我和他三巡过后 , 见时机成熟 , 朝荷官使了个眼色,她立刻明白,娇滴滴搂着老猫脖子,红唇在他脸上和胸口细细吻着 , 趁他染了醉意,又沉湎美色中毫无防备时,将那枚定时丨炸丨弹塞进了他皮带中。
  如此冒险一幕 , 我在对面观看惊出一身冷汗,虽说我承诺保小姐无恙 , 但其实我连自己都保不了,柬埔寨如今风头正盛,出现纰漏我也要交待在这里 , 不过小姐手活儿确实好,老猫半点未曾察觉,他一脸Y`in 荡在她腿间用力抚摸着 , “何小姐买你花了多少钱。”

  荷官瞥了我一眼 , 机灵伸出一巴掌,反反复复颠倒了十几次,逗得老猫哈哈大笑,“这么多,你值吗?”
  荷官嘟嘴捶打他,“值不值,你试了不就知道。”
  老猫被她撩拨得心痒难耐,早就无心打牌,正好我也懒得陪他,事情办成没必要久留 , 否则夜长梦多,我慢条斯理斟了一杯杜康,举起似笑非笑说,“猫爷,如果以后还有我帮得到之处,绝不吝啬。您就隔岸观火 , 好好观赏条子与红桃A这场恶战吧。不过您也收敛点,近期不要太嚣张,熬过这阵子,自会风平浪静。”
  老猫将手从荷官乃子上依依不舍抽离 , 往鼻子和嘴唇贴了贴,似乎在嗅香味,他嘿嘿笑,端起酒杯和我碰了碰 , “多谢何小姐通风报信,把这么好的礼物送给我。”
  我说应该的,猫爷好好享受,我告辞了。
  我将满满一杯杜康一饮而尽,朝角落的阿碧点了下头 , 我们仓促从赌场离开,阿碧告诉我还有三个小时 , 西双版纳的路不阻塞 , 一定可以在警局内爆炸。
  我淡淡嗯 , 步伐飞快 , “条子搜身的路数,衣袋,鞋子,手心 , 口腔,耳朵。皮带这东西怎么也想不到。再说他们还以为自己没有打草惊蛇,是突查捕获一条大鱼 , 那么一箱子白丨粉丨人赃并获,沾沾自喜尚且来不及 , 谁想得到这是我请君入瓮,一箭双雕的局。”
  阿碧拉开车门,将我送上去 , 我们关紧门窗,上半身倾轧,躲藏得天衣无缝。大约过去十几分钟 , 三辆呼啸而至的警车从省厅方向浩荡驶来 , 将前门后门与一扇高高伫立在二楼顶的天窗都围堵监视得水谢不通,阿碧握住方向盘激动大喊,“条子来了。何小姐,咱的计谋成了!”

  这一幕在我意料之中,金三角的条子对毒贩行踪都非常关注,哪怕是假消息,也宁可错杀不肯放过,我匿名通风报信,他们自然要来瞧瞧才罢休。
  很快赌场内传出摔碎东西和仓皇逃窜的呐喊尖叫殴打,条子朝房梁鸣枪示意 , 打碎了几盏灯,窗口顿时漆黑下来,一片天昏地暗。
  一通尖锐的噼里啪啦中,老猫趁乱带着一个马仔溜了出来,我眼见不妙,他揣着那玩意别炸了无辜老百姓 , 我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赌场的招牌射击,啪嚓一声,招牌顷刻间粉碎 , 从老猫头顶窸窸窣窣坠落,将空气变得模糊混沌,逃都看不清路。
  老猫被马路对面传出的枪声一惊,他朝这辆车敏捷锁定 , 我和阿碧同时下蹲,将身体沉入,他看不到车里的人,但猜出一定是来者不善把条子引来的,他正要拔枪对窗子射击 , 我刚才发射的枪响惊动了里面条子,很快两名特警追了出来 , 从后面撂倒了老猫的马仔 , 又将他制服 , 反手压在地上。
  他们的目标是贩毒的枭头 , 抓住了老猫自然就放过赌场里的人,顶多一两条稍微大点的黄鳝,逃了也不打紧,真正的顶级头目落网才能剿灭一张完整的贩毒网 , 从根本肃清毒瘤,爪牙群龙无首,自然就地解散 , 这也是他们做梦都想颠覆乔苍的缘故,他是金三角最大的枭 , 掌控着半壁江山的黑暗。
  条子前赴后继从赌场内走出,将老猫以及三个马仔押上警车,除了对马仔的搜查仔细了些 , 把老猫的枪械和弹夹没收后几乎没有触碰他身体。
  条子的意识里,头儿很少亲自动手,都是小弟去拼命 , 为他杀出血路突围 , 掉以轻心是必然的。殊不知老猫这大毒枭成了我的枪。

  阿碧长舒一口气,她从驾驶位抬起头,隔着铁杆看我,“何小姐,省厅如果爆炸,他们自顾不暇,苍哥就有时间捣毁地下仓库了。”
  我用力捏住玻璃边角,眼底是呼啸而过驶离的警车,“这是唯一的机会。”
  我离开赌场回到住处,乔苍正换衣裳,准备去见一位在当地颇有声望的朋友,他透过镜子看到我脸上的欢喜,问我怎么。﹎
  我踮脚古灵津怪跳过去,从背后拥抱他 , 像一条纠缠的柔轮的水草,指尖拨弄他衣扣,笑得媚态横生,“你猜。”
  他握住我的手 , 没有驳我的好兴致,配合我思索良久,“是不是来的路上,有人夸赞何小姐美貌。对女人来说 , 这是最值得欢喜的事。”
  我洋洋得意,隔着薄薄的衬衫在他心脏处打转儿,“夸我美貌的男人那么多,我早不放在心上。这原本就是事实,有什么值得欣喜。”
  他挑眉轻笑 , “猜不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