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达的灯塔》
第48节

作者: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9-02 09:08:46
  9.13
  咱也不是一个随随便便的人,拜师当然可以,但是现在有条件了,就要按照正式的程序来进行。我先征询了司徒的意见,毕竟收了吉尔贝托,他就不再是小师弟,而是三师兄了。司徒一听,当然很高兴,而且他觉得,有了这样一个贵族师弟,以后“山家班”的前途绝对不可估量。
  我也让吉尔贝托征询他父母的意见和阿尔比诺的意见,吉尔贝托的父母仍然生活在巴西,他有没有问他们我就不知道了,但是阿尔比诺倒是没说什么。他可能以为吉尔贝托拜师,跟找一个驾校教练差不多。
  第二天一早,我让司徒去跟费雷拉张罗,在主楼的大厅,摆了一张长条餐桌,上面铺上白色桌布。当地没有香,但是有很多蜡烛,就点了六根白蜡烛。我坐在桌子前面,阿尔比诺和司徒在侧面相对而坐,大宋站在阿尔比诺旁边,费雷拉老蒋若热他们就和其它看热闹的围在外围。找了一张红纸,又让费雷拉找来水笔和墨水,写了“凯必达”三个字,然后折起来。仪式是大宋设计的,他也是拜师仪式的司仪。

  我也是第一次见识这个场景,大宋喊一句中文,然后司徒连比划带说英文,吉尔贝托就做一个动作。他先向我鞠躬,然后用完全葡萄牙语味道的中文说一句“敬拜师傅”。其实也不是不想教多几句,实在时间太有限,外国人学中文,尤其是母语是葡语的,你懂的。然后我就把手里的红贴子双手交给他手里,再让他打开,告诉他,这个是他的中文名字,叫做凯必达,跟卡宾达发音近似,而且中文的意思很吉利。他收起来我给他写的名字,再给我鞠躬三次。然后转过来,再给司徒鞠了一个躬,叫了声师兄。其实葡萄牙人,发不出兄字,有那么个意思就是了。

  日期:2017-09-02 09:46:01
  9.14
  本来以为必达算是简单一些,但是凯字比较难写。没想到,完全没有中文基础的吉尔贝托只用了两个小时左右,凯必达三个字就写得很顺了。于是,司徒大宋老蒋我们这些中国人,就改口叫他凯必达了。
  仪式结束以后,阿尔比诺让费雷拉把我叫到了旁边一个会客间,也没客套,就直接了当的问我,拜师仪式到底意味着什么?我大概猜得出他的担心,于是就跟他说,在中国,师傅和徒弟情同父子。有一句老话,叫做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中国,做师傅的会把做人和做事的各个方面,都传授给徒弟。我并非是一个讲排场的人,那个仪式越是庄重,对我们双方来说,就越是一个约束。我将所有我的徒弟都视为自己家人,自然也希望他们能够对我也像家人一样。

  阿尔比诺听了,没说什么。后来费雷拉告诉我,阿尔比诺对我的看法跟之前他对中国人的看法有很大的变化,况且也是感觉吉尔贝托对我有些言听计从的意思,才想着试一下。而且阿尔比诺让费雷拉开始收集关于中国的书籍,并认真阅读了。只是可惜在国内,葡萄牙语算是小语种,国内的著作文献啥的,翻译成葡萄牙语的真不多。突然想起来大宋,就让大宋把这个事情记下来,看看大使馆那边有没有什么办法或者线索,满足一下阿尔比诺对东方文化的兴趣。

  日期:2017-09-02 09:53:08
  9.15
  司徒跟大宋隔几天就要去一下卡宾达镇,零件购买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了。由于卡宾达镇附近有炼油厂,自然也就有金属加工厂。但是吊舱的外形一看,就不是普通家伙。好在阿维什庄园的名字,再加上多付点儿钱,人家也就没再多问什么。
  壳子有了,里面的设备就要一套一套组装了。有些线路元件,基本可以用民用的替代。但是有些元件,比如磁力侦测这些,就一定要买。这个,在当地找到合适的人就比较困难。
  然后,就想起来老熟人,老韩。打个电话过去,虚情假意一番,没想到老韩劈头盖脸就说了我一顿,说来非洲都没绕道过去看看他,是没心没肺的典型表现。天地良心,从卡宾达到吉布提,要横跨整个非洲。哥,等到咱们退休了,天天泡一块儿都行;但是各司其职的时候,思念也只能对酒当歌了。
  日期:2017-09-02 10:10:57
  9.16老韩这个名字的价值,就是你需要什么,就会有什么送到你手里,反正阿维什庄园也不缺钱。后来还是要了联络人的联系方式,这样以后如果有需求,凯必达可以自己搞定。

  东西弄得七七八八,就跟三代舱总师视频,看看有哪些细节需要注意的。凯必达也在旁边看,他听不懂,但是看着新鲜,毕竟视频通话在阿维什庄园还是不多见的新鲜玩意。
  觉得如果凯必达不懂汉语,我这个师傅有点儿惭愧。但是普通话对于葡萄牙语使用者来说,还真是有些难度,有些发音他们确实搞不定。于是就教了一些东北话,这样比较亲切,也比较实用。比如:干哈,咋的,啥呀,别吵吵,滚犊子……。当然,这些东北话混杂上卡宾达口音,那就更有年画般的喜感了!
  日期:2017-09-02 10:30:10
  9.17
  当然,我教的都是正经的,他三师兄就教他一些有难度也比较常用的,比如说,二……
  弄得凯必达看见谁,都说谁是二,连他叔叔阿尔比诺都没放过。还要用手比划,说是这样别人才能理解得清楚。可怜英文标准的胜利手势V,让凯必达活生生玩儿成了二。

  一大堆零件组装起来,还要考虑减震和抗干扰要求等等,确实是个细致活儿。有些元件用的是欧洲货,总师也比较感兴趣,相信情报方面总师肯定看过,但是实物也许就没有接触过。因此也帮他做了一点测试和数据采集工作。框架打好了,后面的活儿就要慢慢来。
  老蒋他们的框架,也已经完成,于是我就带着若热几个人上去安装雷达。老蒋有了跟当地人沟通的经验,带着人去挖电缆沟,也算是比较顺利。而若热带来的几个大兵,因为每天晚上都有好菜好饭好酒招待,自然也卖了点儿力气。安装进度算是比较顺利。
  日期:2017-09-02 11:15:57
  9.18
  这一天,大宋接了一个电话,是国内打过来的,有一个战友要过来,便装任务,让大宋招呼一下。正好过两天,大宋要陪司徒去卡宾达镇,于是就答应了。
  两天以后,大宋跟人家约好了,从伯利兹去卡宾达的路上,有一个小镇,叫做卡孔戈,那里是一个三岔路口,他们就在那儿汇合。前面说了,除了卡宾达镇由于有炼油设施,因此可以看到中国人,卡宾达其它地方的中国人确实不多。另外,卡宾达地区也算民风彪悍,几个中国人出去,也确实感觉不太安全。到了卡孔戈,一见到黄面孔,就知道是了。
  于是两边介绍一下,从国内过来的是一个武警上尉,叫石头,老家是潮汕的。石头的家境殷实,也是走南闯北的。父母希望他长大以后能够撑起家业,所以送来当兵,这个跟凯必达的情况差不多。石头刚刚进入武警部队的时候有些找不到自我,结果被一顿修理。这小伙子骨子里面是潮汕人的血液,适应能力强。等到找到了自我,加上性格开朗,眼界开阔,又会来事儿,晋级就非常快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