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达的灯塔》
第37节

作者: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连着两天,白天司徒忙着修改预警系统的界面,以及吊舱的参数,晚上就约欧麦尔打球。欧麦尔很随和,带给我们一些本地的食物和水果。
  有一种三角形的小包,里面是土豆鸡肉的馅儿,然后过油炸,还放了一些香料。记得在巴铁那边也吃过类似的,不过味道是放了咖喱的。
  他的东西虽然好吃,但是羽毛球的水平确实不敢恭维。黑人兄弟身体好,爆发力强,但是技术方面差一点儿,脑子反应也慢。就算司徒这种没上过球场的选手,几个来回都学会吊球,欧麦尔却只是喜欢扣杀。把自己累够呛,还被我们识破,就不给他那么多机会。
  看着他每次喘着粗气傻傻的看着我,很心疼,教了他一句汉语:四两拨千斤。当然,对欧麦尔而言,读起来太难了,更不同说记住了。
  日期:2017-08-25 10:09:09
  7.30
  终于在军队高层到来之前,把我们可以见到的,能够动手修正改善的问题全部处理好了。然后就交给了纳普,由他去操作和显摆。

  前一个傍晚,杜鲁姆场站旁的空地上居然没有球赛,很意外。后来问了一下才知道,第二天的傍晚,他们这个村子要跟隔壁的村子打比赛。据说这是每两个月都要进行的比赛,两边都会拼尽全力,很多年轻人就等着这个机会大显身手,这是能够被隔壁村子的少女看中,开启幸福生活的。
  没足球看,就跟欧麦尔打了一会儿球,也保留一些体力,担心第二天展示的时候有需要。坐在机库里面,好奇的问欧麦尔,这个名字似乎很常见,有没有什么来历。欧麦尔说,这个名字来自一位哈里发,就是征服耶路撒冷的那一位,还跟我们讲了一些关于他的故事。穆斯林的名字都很长,先是自己的名字,然后是父亲的名字,然后可能是祖父的名字,然后是家族的名字。这里面可能还包含了其它的意义,反正,从一个穆斯林的全名上面,可以了解到他和他的家族。

  日期:2017-08-25 10:37:05
  7.31

  第二天,军队的高层终于来了,为首的叫做马萨乌尼,空军上校,长得特像NBA明星奥尼尔。估计他开不了战斗机,至少歼七他坐不进去。
  纳普先是眉飞色舞的介绍,本来希望他尽量用英语的,这样我们也能够听得懂,关键时刻也能够帮他一下。但是一激动起来,英语跟豪萨语掺和着用,听得我们都是云山雾罩的。看起来马萨乌尼很高兴,听一会儿,看看我们点点头,再听一会儿,再看看我们再点点头。
  大概一个小时以后,测试用的吊舱也上去了,转了一圈,给马萨乌尼开开眼,旁边也上去两架,他也指挥了一下。一切都很顺利,马萨乌尼非常满意,然后就是跟纳普关起门来开会。
  日期:2017-08-25 11:04:25
  7.32
  下午眼见着没事,我和司徒就回了驻地。天色也早,也是有一颗好奇的心,就打听着,准备去看足球挑战赛。这时候正好欧麦尔过来了,我们就拉着他,带我们一起去看。

  欧麦尔有一部尼桑,很小,加上他的随从,我们几个刚好挤进去。大概20分钟左右就到了隔壁的村子。那个场地上已经围了不少人,男女老少都有,一边打拍子加油,一边整齐划一的跳着,场地里面灰土扬尘,也看不清楚到底多少人。
  尼日利亚人很喜欢绿色,衣服是绿色的,旗子是绿色的,女生头上的纱巾是绿色的,连很多男生的帽子都是绿色的。远远看去,就是一片绿色的海洋。
  日期:2017-08-25 11:38:49
  7.33

  说实在话,我有些脸盲,中国人都分不太清楚,就更不用说这非洲的哥们儿了。尤其扎利亚那个地方,肤色脸型都那么相似,一百个人站在面前,都分不出来几个不同。其实,估计他们看中国人也是跟我一样的感觉。
  看到踢得好了我也喊加油,他们听不懂没关系,反正我也不知道那一边才是杜鲁姆那个村子的队伍。就这么当着球混,场上打成了三比三,这时候我把旁边还在兴奋的司徒拉住了。小子,咱不知道这里是谁的主场,别瞎喊了,万一喊错了看得罪人。
  于是我们就从人堆里面出来,在一片小树林前面找了个地方坐一下。突然感觉脖子一凉,低头一看,一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这是谁这么开玩笑的?一抬头,从头到脚一身黑的一个黑哥们儿架着我,另外一个也是同样一身黑的架着司徒。完了,摊上事儿了。
  日期:2017-08-25 11:52:41

  7.34
  架着司徒的那个嘴里哇啦哇啦的喊着什么,然后拽着他就往树林里面蹭。司徒年轻,身体素质也不错,但是毕竟刀架在脖子上。我看看他,对他说了一声冷静,然后我们就顺从他们走进了树林。
  树林里面还有几位,都是一样全身黑衣,他们给我们两个带上了臭烘烘的头套,然后把双手背在身后绑了起来,推着我们上了一辆皮卡。从颠簸的程度来分析,皮卡走了土路,颠得我胃都差点儿吐了出来。
  旁边的司徒一直在问,师傅你怎么样?我也一路安慰他,我没事,你不用怕,也不用担心。
  日期:2017-08-25 12:07:57

  7.35
  不说人生的大起大落大开大合生生死死都见识过,毕竟在塞尔维亚、伊拉克和利比亚,也都经历过风风雨雨。这一次,身边多了一位年轻的徒弟,倒是让我有些牵挂。
  可是我这个人,压力越大的时候就越兴奋,心里却是一直在想,这些混蛋,扎利亚穷的那些踢球的人连穿鞋子的都少,他们居然掏钱买衣服,还是黑色的。想到这儿,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笑,但是忍住了。
  觉得旁边司徒那儿没什么声音,想来这是他第一次碰到这个情景,估计吓坏了。于是就用中文对他说,司徒你看,他们居然穿了全身的黑衣服,全身的,还是黑衣服。我的语言表达有些夸张,司徒听了,没控制住,一下子笑出声来。
  车上看守我们的人听见了,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我的脸就挨了一脚,从我的左侧踢过来,实诚的踢在太阳穴旁边。我带着头套,根本看不见,也没有任何的躲避动作,突然挨了一下,头就甩到右边,然后碰到了司徒的头。估计脑袋两侧都肿了,火辣辣的痛。那个头套又臭,车子又是那么颠簸,一下子差点儿吐了出来。
  日期:2017-08-25 12:50:11
  7.36
  冷静下来,脑海中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欧麦尔,是不是这个家伙把我们出卖了?
  但是,出卖我们干嘛,为了钱,还是有什么政治目的?另外,这伙儿人绑我们干嘛?知道我们是搞雷达的,还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是纯粹的绑架,抑或是来寻仇的?他们想要的是钱,还是想要挟尼日利亚政府,或者是要挟中国政府?他们是尼日利亚的,还是邻国的?是部落的,是博格圣地的?是流匪,还是雇佣军?一大堆问题。
  然后就是胡思乱想,如果是纯粹伊斯兰教地区或者基督教地区那还好,相对干净一些,如果是土著地区,那地方艾滋病盛行,破财事小,万一被掳去劫了色,那不光是我一世英名毁了,还要沾染上绝症,连器官捐献都没人要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