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达的灯塔》
第31节

作者: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路上就跟姆维贾盖特说,干脆联系国内几个矿业集团的兄弟过来,一边修路一边采矿。这样路也修了,矿也挖了,钱也挣了,好不好?
  姆维贾盖特也出自是北大,但是普通话不标准,总有点儿不知道是哪里的口音。他说,其实普通老百姓是很想加速国内开发速度的,但是坦桑尼亚国内的局势还是有些复杂。

  他们也有改革,是民主改革,改革以后就是选举。开矿这个事情,里面油水太大,利益纷争特别严重,这就成为了政客相互攻击的工具。举例子来说,如果台上掌权的这一派按兵不动,那在野的那些人就开始闹,说经济太差,当权者不作为等等;台上掌权的要是想动,去开发矿产资源,那在野的那些人就开始鼓噪,又是环境保护,又是分赃不均,又是腐败啥的。到最后,反正除了吵架,什么正经事儿都做不成,最后受苦的还是老百姓。姆维贾盖特的一声声感慨,无意中让我联想起咱们自己的那块地儿。

  日期:2017-08-20 13:51:53
  其实姆维贾盖特在北京待了三年,耳闻目睹了中国的快速发展和变化,也对咱们的行政效率极为敬佩。
  傍晚时分终于到了驻在地,已经有三位军官等在那里,其中一位在中国待了七年,是南京派的精英,叫做索斯佩特,自我介绍说中文名字叫铁蛋。我听到就笑喷了,路途的疲劳也一下子都消失了。这些老外的中文名字都是谁给起的呀?出来晒晒好吧!
  另外两位也都可以讲中文,跟铁蛋不一样,他们不是陆军系统的,不存在南京派与南昌派的区别。一位是空军的,郑州待了五年,专门研究雷达的,叫做波西。最后是一位女士,叫做乌米,装甲兵工程学院的,也是在北京待了三年,毕业稍微早一些。她的军衔最高,现在是基地行政部门的头儿。
  日期:2017-08-21 08:49:05

  简单的观察了一下,这个基地其实还是颇具规模。波西介绍说,这里是三国交界处,比较乱,因为附近有个地方发现了金矿,所以其它国家的政府军、土匪,甚至雇佣军都时常出没。
  老坦在这里设立了地区边防总部,形势才稍微稳定。也确实,经常有军车进来出去的,据说前些年这里还驻扎过广州军区的医疗队。我们要去的场站,在后面的一个小山上,开车大概半个小时就到了。
  从地图上看直线距离也就10几公里,开半个小时纯粹是因为路况不好。这里还是红土路,不知道下雨的时候会怎么样。
  说到这儿,必须强调一下,坦桑尼亚的颜色是比较艳丽的,蓝的天、白的云、绿的树、红的土,还有各种颜色羽毛的鸟。从基格玛开车过来的半路,我们就发现了,天上、树丛里、湖边河边,到处都可以看见鸟,各种各样的颜色形状,大的鸟站在地上甚至有一人高,天上的鸟群,有些远远望过去,黑压压的感觉。
  姆维贾盖特说,鸟是坦桑尼亚的骄傲,还强调说,鸟是坦桑尼亚人的朋友,每年都有好多来自全球各地的爱好者过来看鸟拍鸟。听到这里我心里就想,估计也有中国人专程过来吃鸟,所以姆维贾盖特才强调,鸟是坦桑尼亚人的朋友吧。由于我们时间比较赶,所以也没来得及仔细观察和拍照。
  日期:2017-08-21 09:36:42

  场站选址的那个小山山势较高,下面远远望去,成片成片的树林。铁蛋开车,载着波西、司徒和我直接开上去了。
  波西说,乌米早已经安排人进行了地质勘察,只等着我们的设计方案出来,就进行基建的施工。我就问他,这施工队是哪儿的。
  波西笑了笑,说他明白我的意思,非洲人民解放军的编制跟解放军是一致的,也有工程兵部队,所以请我放心。司徒四周转了一下,山顶清理出来一块空地,看起来是为接下来的场站建设做准备。有趣的是,旁边一个角落,已经立起来一个十字架。
  司徒就问波西,这个是不是也跟中国学的?看着波西有些丈二和尚的意思,司徒就解释说,在中国,凡是项目动土之前,都是有祭拜仪式的,恭敬当地土地财神。这时候波西就笑了,说我们俩不懂人家基督教,人家只信一个神,那就是上帝。那个十字架,是干活儿累了的时候,忏悔和祷告用的。
  日期:2017-08-21 10:19:05
  跟司徒大概商量了一下,觉得我们应该先将服务设施建立起来,等到东西一到就可以直接开展工作。
  于是下午,就在营地里找了个房间,做为机要室,存放图纸文件和重要零件什么的。另外,既然是一部三代,就让工厂顺便弄几块板发过来,我也练练级,给它升一下。
  这时候司徒发挥强项,快速的组建了一个网络。老坦为了恩加拉这个场站也算不惜血本,这里的网络是直接上星的,包括以后的数据传输。了解了这个,司徒着实的爽了一把。有了网络,就能够跟国内联系,需要的资料,逐渐传过来,然后我们将必要的资料打印出来。
  我们尽量使用英文的资料,以方便日后波西对操作人员的培训。结果在这个方面,我们又想错了。

  日期:2017-08-21 11:21:32
  后来波西告诉我们,英文确实是坦桑尼亚的官方语言,但是在坦桑尼亚,讲英文的其实并不太多。大部分人,讲的是本地的语言,叫做斯瓦西里语。
  这是中部非洲通行的语言,和阿拉伯语及豪萨语并称为非洲三大语言。
  这里面还有一段历史,古时候,坦桑尼亚靠近三兰港附近,住得都是做生意的阿拉伯人和印度人,他们相对比较富裕。而住在内陆的坦桑尼亚的土著居民,他们通过种植植物,可以提取阿拉伯胶,就卖给这些生意人。大家互不打扰,不说相敬如宾倒也相安无事。后来白人传教士在港口登陆,然后迅速向内地扩散,他们带来了秩序和技术,也带来了殖民者。殖民者越来越多,除了开垦种植园,他们更是将坦桑尼亚变成了贩奴的基地。农场主带来的家奴,教授当地聪明的土著居民种植技术,提高了种植园的生产效率,然后就把他们变成了奴隶;其它的土著,老实一点的都会被卖海外去做奴隶,不听话的就是不守秩序,要么抓住做苦力,要么直接干掉。

  现在讲英语的,很多都是殖民者家奴的后代,他们不一定是坦桑尼亚土著。坦桑尼亚是非洲较早独立的国家,也是最早由本地黑人执政的国家,他们对于殖民者是心怀不满的。因此对于讲英文的黑人,多少也会有些偏见。
  了解了历史,就明白这景色背后的故事。可是问题来了,我们都不懂斯瓦西里语,这可怎么办呀。于是波西就自告奋勇,担任翻译。当然,他一个人还不够,所以他又叫了两个人帮忙,拉莫和伊萨克。

  日期:2017-08-21 11:49:56
  波西讲汉语还可以,但是认字方面就没那么严谨了。他的英语,也并不比汉语强多少。这方面,拉莫就强很多,他英语的读写都没有什么障碍。
  于是好了,就把我们的资料给了拉莫,拉莫就跟伊萨克一起去翻译。拉莫和伊萨克本身就是波西的战友,也是防空部队出身,司徒又跟着他们,一边给他们讲讲基本的内容,让他们对基本原理和操作有一个认识,这样翻译的时候也不会产生歧义;另外,也是锻炼一下司徒的英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