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达的灯塔》
第11节

作者: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切都在姜处的意料之中,于是我们向马苏德借了一个会议室,开始准备简报的PPT。马苏德显得很谨慎,全程参与我们的讨论。于是,我请马苏德坦诚的介绍一下伊朗空防系统的军工实力。马苏德犹豫了一下,大概是这几天在同一个战壕摸爬滚打所建立起来的信任,让马苏德最终决定向我们开放信息。
  其实伊朗仿制了毛子的SA-2和美国的霍克,但是电子系统都不是太成功。阿里大叔讲到的打气球靶的事情确实存在,而且由于SA-4的成绩最好,所以革命卫队空防部队,一直将SA-4做为主力,但是实际作战效果并不理想。

  上次我过来的时候将了一下红2B,于是少部分场站用起了红2B,但是由于缺乏实战检验,因此大多数场站都在观望,他们还是把红2B当成SA-2的备用系统。
  伊朗的电子工业薄弱,但是其实软件业还可以,这也是与伊朗人在硅谷工作,并回国创业有一定关系。伊朗目前重点技术攻关的方向还是导弹本体,这可以在对地和空防系统上全面得到应用,但是电子系统起步晚,因此与咱们有很大的合作空间等待挖掘。
  日期:2017-08-01 11:17:20
  于是就跟姜处商量,准备在报告的时候将恢复红2B做为重点。又把稿子给马苏德看了一下,毕竟是英文,马苏德也是看了半天,又跟我们交流了很久,直到晚饭时间也没弄完。
  到了次日一早,我们就直接去到装了指挥中心的会议室。到了10点左右,陆陆续续有人进来,等到里面满满坐了一屋子人的时候,弗雷杜恩出场了。他先介绍了一下这一次测试,卡姆朗偷偷翻译给我们说,老人家把测试说成是他特意安排的。我们相视一笑,没说什么。
  然后就是我们做简介,用一张图介绍了一下基本原理,然后讲了一下系统升级的优点和工作量,又实际展示了一下。最后,就是我最喜欢的开放性问答时间。
  我给在场的军官们提了三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伊朗有没有可能自行生产红2B。其中有几个人很激动地回答了,后面经过卡姆朗翻译了才明白,其实伊朗仿制过SA-2,但是后来感觉有些落伍,于是想仿制SA-4和霍克。单级固体发动机的霍克倒是仿制成了,但是精度不行;SA-4的仿制看起来很成功,但是到了战场就一筹莫展。伊朗军官认为红2B是仿制SA-2的,而且他们认为仿制的产品要比原装的差,因此压根儿就没动过仿制红2B的念头。

  日期:2017-08-01 13:39:42
  第二个问题就比较有意思,我问众位军官,当时为何要改装红2B。这时候气氛活跃起来,大部分意见是说,反正是给SA-2打下手的,想改就尝试改一些。甚至有人说,曾经用霍克的导引部分来引导红2B,但是不成功。天啊,这是多么挂着羊头卖狗肉的创意呀!
  我又把红2B的基本能力重新讲了一下,从它的射速、射高、过载等等参数,以及导引系统工作负荷、截获面积和距离、导引信号传输反馈时间等等,说明了红2B与SA系列和美制系列的区别。
  第三个问题,如果仿制红2B,他们认为有多大的可能性。其实这些军官常年在一线打拼,对于各种型号武器的使用和保养,还是比较有心得。虽然有几位还是拼命摇头,但是大多数人的意见,是除了电子系统,其它的应该问题不大。
  这个时候一位叫做法尔哈德的高级军官开口了,他首先自我介绍是测试中心技术部门的,然后感谢我们这几天的努力,最后他说,其实红2B的全套技术资料他们都有,当时买的时候中方把技术资料都给了伊朗军方。他自己看过资料,他认为仿制从技术上面讲,是完全没有障碍的。

  最后,又给各位军官大致介绍了一下KS-1A。其中有一位军官,大概刚刚的讨论还没有进行,又向我问起来红2B跟SA-2和霍克的差异。我只能再解释一遍:SA-2是典型苏联导弹,它速度快,在靠近目标范围的时候,战斗部爆炸会产生大量欲破片,然后形成爆炸雾,只要碰到目标,就可能击伤或者击毁。霍克是美制导弹,虽然也采用抵近击毁的模式,但是距离目标更近,导弹弹头更小,火控系统要求弹头靠得很近了才起爆。红2B大概介于两者之间,速度更快,机动性更好,适合高空高速目标。

  日期:2017-08-01 15:00:43
  会议的气氛非常好,我们准备得也比较充分,到我们讲完以后,还有军官拉着我们问这问那。我们离开了会议室,弗雷杜恩继续开会。到了下午快结束的时候,马苏德回来了,带着法尔哈德一起,说是弗雷杜恩把红2B改装的事情全权委托给法尔哈德。
  法尔哈德是马什哈德本地人,他约了我们第二天就在测试中心,谈具体的情况。其实他也是一个细心人,晚上的时候资料都已经准备好,到了第二天的时候我们去到的时候,发现成摞的资料就躺在哪儿。
  其实看了一眼资料,我们也直吐舌头,资料非常详细,虽然都是阿拉伯字母,但是看图纸就知道详细程度,甚至连改装M7的资料都有,估计当时也没有少花银两,就更慨叹这帮败家子,脑子里联想到的是崇祯皇帝的仓库……

  日期:2017-08-01 16:16:36
  也没时间替人家操心,于是就把系统改造的原理,端口的设置什么什么的,都一股脑的交待给法尔哈德。
  其实司徒有word版本和ppt版本的介绍,都是英文的,但是一方面法尔哈德没法打开office,伊朗军方用的是他们自己的操作系统;而且法尔哈德本人也不太看得懂英文。
  就请卡姆朗帮忙大概翻译一下,然后打印出来,交给法尔哈德,软件部分刻了一张光盘给他。对于系统维护、升级、改装等等要求,司徒都帮助他在红2B的技术资料上做了插页和说明。
  法尔哈德非常谨慎,听完一段介绍,一定再跟司徒重复一遍,看看他的理解是否正确。他们这一来一回,可累坏了卡姆朗。
  法尔哈德也发现了这一点,于是中午的时候,又把马苏德请过来,两个翻译一起上,从而保障准确率。

  日期:2017-08-02 09:19:28
  用了一天半时间,讲解得七七八八,由于我们马上要动身回国,尽管法尔哈德很不舍,但是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更多的问题问我们,更不可能多留我们。
  忽然他灵光一闪,要我们跟着他去桑巴斯特的站点,实际动手拆装一下制导车,加深一下印象。这个点子很好,我们都同意了。法尔哈德开着他的伏尔加,马苏德也开着他的老爷车,吃了午饭我们就出发桑巴斯特。
  前文讲过,桑巴斯特曾经是呼罗珊的首府,也是呼罗珊大道的起点。之前那个晚上,我们把制导车牵引过来,但是月光没有照亮那些遗迹,我们心中也只是惦记这自己的任务,就从它身边路过,却浑然不知。这一次看得很清楚。
  给法尔哈德示范了一遍改装之后,他自己又动手操作一次,都熟练了,就折返回去桑巴斯特的遗址。
  日期:2017-08-02 10:55: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