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达的灯塔》
第8节

作者: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7 17:03:21
  说起来,由于自己的雷达专业背景,以往更多关注的都是电子系统,还真的没有注意到弹体情况。
  这次司徒的发现非常重要,这也解开了很多疑惑。晚上,马苏德已经下班回去驻地了,于是我们回到酒店,发邮件给工厂,要求提供更详细的红2B的参数,以及与SA-2的对比信息。
  也把情况跟姜处汇报了一下。姜处建议我们,点到为止,不要跟他们纠缠太多细节。重点放在展示我们的新想法,最大可能获得军方的认可。
  日期:2017-07-28 08:17:06
  第二天一早,就跟马苏德交流了昨天的发现。马苏德也很惊讶,就带着我们去见了测试中心防空系统检验和测试的负责人,叫做帕尔维兹。
  帕尔维兹算是老资格的测试专家,参加了几乎所有90年代以后伊朗防空系统的测试。一见我们两个东方面孔,老先生就显得有些不耐烦。
  主要的问题我们刚刚介绍了一半,他就打断了我们。卡姆朗延续了一贯直白的翻译,从他那里我们听出来,帕尔维兹对红2B的意见非常大。他说我们擅自改变了苏联产品原先的设计,还是我们的产品加工精度不好,根本无法实现SA-2的功能。还说他早就说过中国的产品不行,可是高层的将官们不听。
  日期:2017-07-28 09:21:14
  这些话很刺耳,但是也很坦诚,都是老先生的心里话,毕竟伊朗人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我能够想得开,但是初出茅庐的司徒就受不了这个了。脸也红了,还要争辩什么,我赶紧拉了他一下,这个时候多说无益。我们跟中国男足不同,外联不能喊口号,要多做实事。
  耿直的帕尔维兹不光摆了我们一道,他也将了在场的马苏德一军。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不在乎面子。看得出来马苏德不爽,但是他该是瞧见我拉住了司徒,猜到后面还有故事,于是就带着我们三个出来了。
  回到马苏德的办公室,司徒仍然一肚子的不甘心。我却有些怀疑,请马苏德介绍了一下帕尔维兹的背景。果不出所料,老先生是中国空军首任司令员刘亚楼上将的同学,毕业于伏龙芝军事学院,这也就难怪他对毛子产品的情有独钟了。
  日期:2017-07-28 10:59:44
  然后我提出来,既然那两部红2B还闲着,还不如我们把预警车开出来改装一下,然后看看能否跟SA-2做成一个系统。
  马苏德听了介绍点了点头,也只好这样了。看得出来,他被逼到了我们这边,也希望我们能够成功,替他挽回一点儿颜面。毕竟人家是伊朗空军重点培养对象嘛。

  当然,这一次改装就不麻烦帕尔维兹老先生了,马苏德带着我们找到了测试中心一位老兵。别小看这位老兵,跟后勤系统很多老兵一样,他手里们有洞库的钥匙。
  俗话说,带钥匙的老兵惹不起,因此一见面就请教了他的名字:阿里,后面还有一堆,不过只要称呼阿里就可以,于是就还是记在了小本子上面。
  日期:2017-07-28 12:47:14
  阿里的大胡子,跟大众化的伊朗男人的大胡子不太一样。伊朗人要么不留胡子,要么八字胡,但是阿里是留了络腮胡,更有趣的,是他的络腮胡子两边,梳起两个小辫。

  不知道阿里身上是否有中国人的血统,反正一见他的胡子,就想起来评书里面,关公那个五绺长髯…,只是阿里手里没有大刀,却多了几串钥匙。
  他的脚似乎有毛病,走路的时候看着不太自然。跟阿里大概讲了一下我们想要的东西,阿里晃晃脑袋,想要怎么改造他完全不懂,但是要找什么东西,就非他莫属了。于是大家就开始分头干活儿。
  估计马苏德的初始计划,应该是把我们扔在这儿,然后就自己忙自己的。后来被帕尔维兹怼了一下,倒是刺激了他。他就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忙活。其实这样也是我们希望的,改装过程有个革命卫队的人看着,以后如果军售恢复了,也能够快速了解当初的设计思想。在这个方面,咱们没有什么藏着掖着的。
  日期:2017-07-28 13:59:57

  也幸亏马苏德留下来,加上卡姆朗,正好两个翻译,我跟司徒就可以分头行动,这样也提高了效率。
  马苏德跟着司徒,去鼓捣控制系统;卡姆朗帮忙翻译,阿里带着我把几辆预警雷达车弄到了院子里面。看着车上长出来的野草,心里这个不舒服。你国就是再有钱,也不用这么糟蹋东西呀。况且,这每一个零部件,都是我们精心设计制造的。
  唉,那个心情,就如同看见自己的学霸孩子被老师留堂罚站一样。毕竟不再年轻,鼓捣一会儿,身上就都湿透了。坐在院子里休息一下,感觉阿里这个人很实在,不是老兵油子那样。我们干活儿,他也搭手,想着来的时候带的普洱茶,都给了迈赫迪叔侄,现在不知道要怎么样感谢这个老兵。
  日期:2017-07-28 14:59:57
  跟阿里聊天有些费劲儿,一开始他不是特别喜欢说话。但是讲到两伊战争的时候,他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而且他似乎没有跟翻译打交道的经验,自己爽了的时候就完全不看翻译,卡姆朗示意他停顿一下的时候,他仍然继续眉飞色舞。
  看着他的样子有些时候想笑,但是忍住了。阿里介绍说,他的父亲是巴列维王朝时代的飞行员,后来伊朗革命,他的家族被清洗。八十年代两伊战争末期,他成为空军地勤,还曾经立过功。之后在黎巴嫩内战时期,去贝鲁特做志愿兵,结果负伤,大腿被跳雷的弹片击中,现在里面还有未取出的弹珠。
  这里要插一句,伊朗一直是输出革命的,包括黎巴嫩、叙利亚、伊拉克、巴林和也门,有反抗的地方就有革命卫队的志愿兵。伊朗政府也为志愿兵提供各种支持,这都是半公开的。
  日期:2017-07-28 15:36:38
  后来阿里提到了每年的打靶。其实防空系统每年都需要打靶的,尤其是液体发动机的导弹系统。这一方面是检验防空系统的战备状态,另外一方面也是检验化学推进剂的状态。

  但是由于伊朗一直被制裁,所以它希望可以节约导弹的消耗,于是测试中心就想出来一个奇葩的主意,也不能算奇葩,大概跟马斯科SpaceX的猎鹰火箭一个道理,就是回收利用。
  它把导弹的战斗部拆下来,然后换上一个降落伞。打靶的时候也不放靶机,就用导弹来打气象气球。然后遥控打开降落伞。红2B的命中率,每年都是几乎倒数的……。
  听了阿里的介绍,我真的无语了,当年风靡一时的脑筋急转弯都想不出来的奇葩方法,居然在测试中心应用多年。
  日期:2017-07-28 17:57:14
  中午吃饭的时候,马苏德跟我说,其实他也觉得有问题,但是大家都这么干,他也就没多想。
  我就撕下一张纸,写了四个问题:1.气球是静态目标,红2B的作战对象是高空高空高速目标,这个气球没法保证目标的匹配性;2.判断是否击中气球,其实主要需要导弹采用直接撞击击毁方式,可是红2B采用的是接近自爆击毁的方式,但是你把战斗部拆了,红2B又不会去直接撞,怎么能分辨命中率高低;3.拆了战斗部,换上降落伞,导弹的配重显然已经改变,高空姿态的调整无法完成;4.红2B的战斗速度是4马赫,发动机已经在高温下工作,如果它没设计重复使用的功能,那下一次再用的话,发动机性能是无法得到保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