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宾达的灯塔》
第1节

作者: 永不消逝的电磁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1 08:20:52
  这是《美索不达米亚之眼——中东十五年》的姊妹篇
  2017年6月底,我从南美直飞戴高乐机场,例行参观巴黎航展。跟实体店的境遇一样,航展的重要性也正在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和普及,而逐渐降低。不过从实物展示的角度,航展还是提供了不一样的视角,成为广大人民群众接触航空产品,了解航空技术发展前沿科技,和欣赏飞行表演的盛会。同时,航展也为专业客户提供了近距离展示和面对面交流的机会。因此,巴黎航展跟范堡罗航展、阿布扎比防务展和珠海航展,成了我们电子系统了解外部的几个重要途径。

  通常去航展,我只会参加展会前面的几天,后面的公众开放日基本都不会参加。也不是不感兴趣,实在是欧洲的费用太贵了。今年也不例外,机票就订在专业展会结束之后的当天晚上。就在专业展期最后一天的下午,我跟技术处一位同志在静态展示区旁边找地方歇歇阴凉,准备转最后一圈,以免有些遗漏。看过航展的读者都知道,航展通常都在机场举办,现场基本没有树,有的只是大片的开阔地,到处都是阳光和人群。越是有阴凉的地方人就越多,有整理资料的,也有回看照片视频什么的,更多的人则是歇歇脚,准备再来一圈的。我们两个就席地而坐,喝点儿水。装水的塑料瓶子是从酒店里面带过来的,上面赫然印着五个字母:EVIAN依云。怎么样,高大上吧!瓶子是依云的瓶子,里面的水是从机场直饮水那里灌的。其实在国内,依云矿泉水看着是很高大上的样子,在巴黎它就是跟国内的怡宝是一个样子,满大街都是这个,酒店提供的免费纯净水也是这个。上次回国也是从巴黎转机,包里喝完的依云瓶子没扔,就带回家里。我太太特意灌上自来水,摆在客厅的架子上面。她说国内很多人都说这个依云质量怎么怎么好,怎么怎么高贵,怎么怎么时尚,然后她就把那个灌了广州水务局产品的依云瓶子放在看得见又不起眼的地方,故意弄出些低调奢华的味道。这次又路过巴黎,所有免费的依云矿泉水的瓶子我都收集起来,弄了七八个大大小小的带回去给我太太,她却连看都不看一眼了。

  我和我们同志两个刚刚坐下,忽然后面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回头一看,是早餐的时候在大堂碰到的一个住在一间酒店的国内来的哥们儿。这小伙子是军迷,特地从国内飞过来看航展的。我就问他当天还是专业展,是怎么混进来的。这哥们儿也是满世界跑习惯了,跟我说了一个秘密,不妨也讲给大家知道:酒店大堂都有个岗位叫做门房,concierge。做门房这一行的没有工资,全凭小费过日子。他们大都是万能的,岁数越大,能量就越大。他的本事,或者牛的程度,跟你给小费的数量是成正比的…。这哥们儿也是走累了,在静态展示区外边的阴凉处找了个地方坐,一边休息一边看着平板,一抬头正巧看见我们两个过来。就把平板递给我,说是找到一篇文章,正在追。我接过来一看,吓了一跳。我的个天啊,这不是《美索不达米亚之眼》吗……

  日期:2017-07-21 08:57:58
  压根儿没想到《美索不达米亚之眼》能够收获这么多的读者,更没想到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和亲睐。
  我看了看这个哥们儿的眼神,确定他并没意识到我是谁。然后打了个哈哈,把平板还给他,拉上同志就准备去转最后一圈了。这哥们儿忽然问我,有名片吗?说实话,包里还有。读者里面也有咱们军工的圈里人,都知道咱们名片的样子。名片这东西,做我们这行的,通常只印了一个logo,一个英文名字或者拼音名字,一个邮箱。没有公司名字,没有部门没有职务,没有手机号码没有固定电话。尽管这样,但是还是不能给他。

  我苦笑了一下,说是派完了,手头没有了。这哥们儿倒是很热情,给了我一张他的名片,看了一下,是开了一家做户外拓展的公司,年轻有为啊。匆匆的道了别,心里多少有些愧疚。
  最怕跟军迷聊天,总是提心吊胆,说多了违反纪律;说少了人家心里会有想法。所以,总是觉得,相见,不如不见。
  日期:2017-07-21 09:06:20
  回来的航班上也在想,能写的还是要尽量写一点儿,将心比心,大家对我这么器重,我不能无礼。
  小时候父母就教育我,人若敬我一尺,我要敬人一丈。人可以清贫,却不能没有尊严,更不可不懂礼数,这是五千年文明留给我们的基本教养。
  也许,这位小林兄弟读到了这儿,能够想起我这个人,甚至回忆起我的样子。也许有一天咱们不谈工作,可以一起吃海鲜喝啤酒,看看球,聊聊人生。
  日期:2017-07-21 10:12:12
  一、帝国往事
  前文讲到,跟三个国家打交道的时候需要格外谨慎,分别是以色列、俄罗斯和伊朗。
  以色列的事情,前文介绍了一部分,本文会继续再讲一些。其实从最近以色列卖给阿三反坦克导弹就能够看出,为什么它排在不信任名单的榜首。
  老毛子,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懂的。
  至于伊朗,为何跟伊朗打交道要格外谨慎?其实伊朗的老百姓还是很淳朴的,也许就是内心深处的帝国情怀在作祟。
  日期:2017-07-21 11:01:48
  第一次到伊朗,还是2005年的事情,在上一篇文章里面介绍过大概的经历。
  那一次的前半程,去了三个地方:阿巴丹、霍梅尼港和达克霍温。在这几个地方,虽然接触到了高级指挥官迈赫迪和小迈赫迪都还不错,但是我却能够清除的感受到当地基层官兵对中国产品的不信任。
  后来在德黑兰请教过姜处,姜处跟我说,要了解驻在地人们的心态,就要多读当地的历史,多去当地的菜市场,多进当地的酒吧、咖啡馆或者茶楼。
  说起来在阿巴丹的时候去过的地下酒吧,那才是真的刺激。于是想起姜处的教导,就越来越由衷的敬佩“姜还是老的辣”这句话。
  多年以后,陪着姜处在广州西门口喝早茶的时候讲起来这件事,姜处居然瞪大了眼睛看我,说我完全领会错了他的意图,那是伊朗,他断然没想过让我去酒吧这种事,更不会教唆我过去。

  姜处让我老实交待,还有多少事情他不知道的,我笑了笑,挥挥手说没有了。其实,谁还没有点儿秘密呢~!
  日期:2017-07-21 12:01:06
  当时,伊朗还没有屏蔽互联网,在伊朗国内还是可以正常使用google,只是速度比较慢。
  曾经在德黑兰下载了一些关于波斯历史的资料,在去第四个地方,也就是最重要的一个场站—扎博勒的时候,偷闲研究了一下波斯的历史,也结合世界史研究了一下丝绸之路的历史。正因为如此,在一带一路概念提出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由衷的举双手赞成的。

  在扎博勒,修改过的红2B可以观测到对面阿富汗美军的动向。内心深处,这样做并没有什么不合情理的感觉,因为在唐朝,阿富汗曾经是咱们的领土。没错,那个时候,阿富汗大部分地区叫做波斯都护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