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摘得手上硕大的祖母绿戒指 , 连同一百元钱交给他 , 他吓了一跳,慌忙丢掉旱烟推辞,我说或许以后没机会戴了,不如送给老伯的女儿 , 这是我第一次和我爱的男人坐洋车,我很幸福。
  他蹙眉问我为什么没机会。
  我说我是来送死的。
  他大吃一惊,我将东西留在车上 , 转身跑向等候我的乔苍,挽起他的手消失在夕阳西下的黄昏深处。
  如今的金三角已经彻底大换血 , 萨格落荒而逃,乔苍自身难保,老K的组织出了公丨安丨卧底 , 毒贩对他敬而远之,生怕惹祸上身,基本没生意可做 , 马来西亚红桃A、柬埔寨老猫和新加坡阿文逐渐呈现三足鼎立趋势 , 在金三角垄断了十之八九的买卖,短短十来天就赚得盆满钵盈,势力扩张得惊人。
  我让阿碧将老猫约出来,如今我也是朝不保夕,身上背负着条子的秘密通缉令,一些白道正经场合我不能露面,万一被人认出捅到公丨安丨厅,我事儿还没做人就先栽了。因此我将会面地点定在了西双版纳的一家赌场,这家赌场的流水客都是小贩商户 , 非常眼生,而且鱼龙混杂,条子都懒得打点,我开了单独的赌厅,避开人群之中,也算高枕无忧。
  对付老猫这样津明强悍的亡命徒我特意留了心眼 , 我叮嘱阿碧不要亲自去请,更不要提我,只说从文莱进境的商人,有一单大生意要给柬埔寨做 , 利润好商量,老猫一定会动心。
  我招呼伙计拿一坛上好的杜康酒,再把荷官叫来伺候,他十分圆滑世故问我要什么档次的 , 朝我捻了捻手指。我从皮包内取出一沓钱,“你看着安排。我满意了,补你十摞,不满意,我砸你的场子。”
  伙计被我凌厉的脸色吓住 , 但看到这么厚的钱,眼睛一亮 , 顿时眉开眼笑 , “您稍等。我把我们场子最好的荷官给您挑来。”
  他离开后片刻 , 带着一名高挑靓丽的混血儿进门 , 他打包票说整个西双版纳的场子,但凡有比这个还好的,他揪下脑袋给我当球踢。
  荷官没想到是一个女人点她,愣在原地不知该怎样讨好卖弄 , 伙计捏住她下巴,将她的脸清楚朝向我,“到我们场子来玩的 , 最喜欢娜娜,她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和四分之一乌克兰血统 , 这两个国家的美女那可是世界闻名。最关键手上很利索,您想让谁赢,谁就赢。”
  伙计挤眉弄眼 , 奸诈贪婪的目光往我皮包上瞟,我又拿了两沓给他,挥手示意他滚 , 等赌厅内只剩下荷官 , 我温和脸孔陡然变得狰狞荫森,“我不让你发牌,我让你为我办件事。一件很危险,需要你美色智慧化解的事。”
  她从未见过哪个女人像我这样凶煞,荫险,不动声色又咄咄逼人,她声调有些怯弱,“您吩咐。”
  阿碧把一个掌心大小、椭圆边角的小玩意递到荷官手里,她狐疑打量 , 发现小框框中跳跃着红色数字,而且是倒计时,她猛然神情突变,正要把东西扔掉,阿碧利落扼住她的手警告,“何小姐面前 , 不得放肆。”
  荷官抖如筛糠,面如土色,“何…何小姐,这是定时丨炸丨弹啊!”

  我不慌不忙拔出杜康酒坛的红塞,没有往杯子里斟 , 而是直接对准坛口尝了几滴,“我给你的东西,我还能不认识吗,用你告诉我。”
  阿碧反手掐住荷官脖子 , “看懂了,别说。这点道理不懂,你还想不想活着离开!”
  荷官惊慌点头,她目光在我和阿碧脸上来回游移,两只手死死攥住裙摆,“可是我…我真的没做过这事。这是犯法啊!”
  “赌场窑子都是犯法 , 你早就不知犯了多少次,现在想要扮清白 , 是不是晚了点。我既不滥杀无辜 , 也不会伤天害理 , 我只动恶人 , 有什么好怕。”
  阿碧在这时摸出手枪,抵在荷官胯骨,她感觉到瞳孔猛缩,下意识举起手 , 阿碧冷冷威胁,“你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来意,不做就是死路一条 , 不瞒你说,我们手上的人命不差你一个。如果你肯做 , 而且做的足够好。”
  她说到这里停下,侧头看向我。
  酒入喉咙,苦辣醇厚 , 我咂了咂舌,有些意犹未尽。
  “稍后会来一个男人,柬埔寨的毒枭。你尽管使出浑身解数勾引他迷惑他 , 让他对你失去防备 , 将定时丨炸丨弹塞进他皮带。事成后我保你无恙,只要你把嘴巴闭严了,不管发生多大的后果都不要出卖我,我给你一辈子都花不完的钱。”

  荷官舔了舔干裂的红唇,“如果我失手呢。”
  阿碧将枪口更用力抵了抵,“死。”
  她身体一轮,险些瘫倒,“我尽力,什么时候会炸。”
  “四个半小说后。”我笑眯眯打量她那张艳丽的异国面庞 , “赌场伺候有钱人的荷官,哪个不会出老千,玩花活,你一定不会失手。做成这一单,我给你一千万。到河口找阿石,那里的人都认识他。”
  她退无可退 , 又有金钱的诱惑,迟疑了片刻点头答应,阿碧收了枪,警告她别搞花招 , 否则这世上没什么东西比枪子儿还快。
  我伏在桌上饮了几杯酒,大约过去二十分钟,老猫终于姗姗来迟。
  他破门而入的霎那,看清了坐在沙发上约见他的人是我 , 整张面孔大惊失色,“何小姐?您怎么还敢露面,我以为您逃出边境了,现在广东的条子正在找您,您知道吗?”
  我笑得云淡风轻,伸手示意他坐 , 他似乎想要和我撇清关系,并不太情愿 , 津明讪笑说 , “我外面事情多 , 萨格离开金三角后 , 原本许多与泰国往来的生意,都分摊给我们做了,实在是很难抽出点空隙,就不陪何小姐过瘾了。”

  他说罢朝我拱手作揖 , 转身便走,我不慌不忙拿起三张牌,两个黑桃中间一个草花 , 我高高举过头顶,对准天花板散落下的灯光 , 若有所思说,“已经进了条子的围剿区,就算做再多生意 , 又有几日气数。”
  老猫脚下猛然一顿,他不可置信转头,“条子的围剿区?”他冷笑 , “何小姐 , 怕是您说错了吧,现在谁不知道,条子的肃清目标是乔老板,毕竟他叱咤风云这么多年,有他这尊大佛在前面顶着,哪有我们翻船的机会?”
  我哭笑不得摆手,“那是烟雾弹,我的猫爷,您都混了小半辈子了,怎么还这么天真 , 条子那点招数,您还看不透吗?”
  他疑惑皱眉,放弃了离开的念头,将外套脱给马仔,径直走到我对面,荷官拉开椅子伺候他坐下,他翘起一条腿 , 抬手示意我继续。
  “我刚从广东来,江湖传言广东的条子在通缉我,掌握了我走私的证据,可那又如何 , 我不还是安稳出现在您面前吗?我区区女子,哪逃得过条子的天罗地网,他们如果不放水,我能出境?”

  老猫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那何小姐也是烟雾弹?”
  日期:2017-11-15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