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我爱的男人。
  深入骨髓,疯魔至此。
  我无比确定,就在我刚刚见他那一刻。
  我爱乔苍如一场来势汹汹的洪水 , 一场覆盖生死的泥石流,所有人都奔逃 , 躲闪 , 挣扎 , 唯有我张开双臂 , 和他卷起滔天巨浪,没入苍穹,剌穿云霄,无怨无悔。
  我愿意不惜一切为容深报仇 , 我知道那是爱,可这样的爱掺杂了恩情,愧疚 , 依恋与人性。真正的爱情什么都不该有,是纯粹的 , 猖獗的,赤裸的,可笑的 , 我愿意抛掉所有,甘愿放弃这俗世的美好,眷恋 , 放弃我未曾去看过的世界 , 走过的路,未曾来得及经历的故事,和他一同轰轰烈烈死在这误了我终生的风月。
  这趟街巷很长,比我见过的每一条路都长,似乎没有尽头,没有边际,老伯不知何时将洋车停稳在路口,不曾出声打扰我们,蹲在车头抽旱烟 , 我被他舌头缠得险些窒息,胸腔那口气堵在喉咙怎么都吐不出,我仓促从乔苍怀中挣脱,狠狠捏住他的唇,“说不要就不要,说要又要 , 怎么天下美事儿,都让你姓乔的占了?”
  他英俊的面容被我捏得狰狞好笑,我终于在日日夜夜的煎熬后,亲手触摸到这张魂牵梦萦的脸,我忽然觉得很委屈 , 我松开手用力捶打他身体,不知打了多少下,直到气喘吁吁,他疼惜我的样子 , 将我抱在怀里,唇贴住我额头,怪我不该来。

  “我舍不得。”
  我哽咽说出这句话,再也笑不出。
  如果乔苍消失了,从此世上再没有真心爱护我而我也心甘情愿的男人 , 我还有活下去的信仰吗,我还有面对这起起伏伏的人生的力量吗。
  爱与恨 , 悲与欢 , 都将永远破碎 , 消亡。我宁可死在轰轰烈烈中 , 也不愿死在黯然凋谢里。
  我要握着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去面对生死审判,而不愿被他丢下 , 让他一力肩扛,寻一条自私残忍的生路。
  乔苍炙热沉重的呼吸从头顶散开,烫了我的皮肤和发丝 , 他对我无可奈何,又百般放心不下 , “何笙,今日的我被逼到了梁山上,或许连自己都保不住。听话 , 离开这里,曹荆易的父亲是退位的副国级,他一定有办法保你 , 公丨安丨部的人也会买他父亲的面子。”
  我身体一僵 , 难怪曹荆易所到之处呼风唤雨,他张扬得不着痕迹,又显赫得不可忽视,原来他的背景是这个。
  副国级的老子意味着什么,在这个社会所掌握的消息,拥有的特权,受到的尊重,一般人根本无法想象。
  我从他怀中抬起头,“那我去求他 , 他父亲能保我,也能保你。”
  乔苍垂眸凝视我的脸,他反问曹荆易为什么保我。
  我说因为我去求他。
  他闷笑出来,在我眉眼间细细抚摸着,“他既不会这么做,也办不到。因为我是公丨安丨部再往上要的人 , 他父亲也平息不了。只有铲除我才能交差,所以谁都保不了我。”
  我心底顷刻间破了一个巨大的洞,这个洞深不见底,将我所有可呼吸的氧气 , 可流转的血液,甚至最后一丝丝希望,都狠狠吸纳进去,搅碎 , 毁灭。
  我从未见过这样深沉冷静又豁出一切的乔苍。他何其自负,何其不可一世,他这辈子输的次数寥寥无几,他永远战无不胜,永远高高在上 , 而这个世界在他身上却蓄谋了一场如此庞大凶狠的局,将他困顿其中 , 要他的命 , 食他的肉 , 喝他的血。
  “乔苍 , 我陪你。”
  残破的阳光洒满我的脸,照出我的固执,我的坚决,也洒满他停在我眼角的手指 , 照出他一瞬间的颤抖和愕然,他滑落到我脖颈,骨节掐紧咽喉 , 问我是不是疯了。
  我说我就是疯了,如果我不疯 , 我也不会背叛容深,不会和你纠缠这么多年。这世上绝症都可以医治,唯独疯子 , 是无药可医病入膏肓的。
  “我不允许,何笙,这一面足够了。你肯不肯 , 我都不允许你留下。”
  我食指压在他唇上 , “你和我认识这么多年,你有过片刻掌控过我的时候吗?”

  我的嚣张得意将他气笑,他说有,你无时无刻都在我的掌控里,不论是危险时,还是快乐时。
  我更加用力压紧他,“可我不知道,就是没有。”
  一点点上移,绕过鼻梁,眉眼 , 染过汗涔涔的额头,最终落入他叠起的衣领,我轻轻抓住,仍怕这场梦在最后分离的关头清醒,他会脱离我,摆脱我 , 留我孤生。
  我死死捏住,“都是你的错,如果你没有引诱我,我现在安然无恙 , 我会过得很好,很平安,我是所有人仰望敬重的周太太,我的一辈子不知道多么风光。可现在晚了 , 我走与不走,都晚了。我已经掉下火坑,掉下深渊。”
  我朝前倾倒,和乔苍相拥在风声里,下巴抵在他肩膀 , 看向身后停滞的街景与灯火,“我们不断错过 , 不断猜忌 , 不断抗拒残杀 , 又情海堕落。躲躲藏藏遮遮掩掩真的好累。乔苍 , 如果四年前我们没有遇到,会不会一切都不一样。”
  “不会。”

  我咧开嘴,笑中带泪,“为什么不会。”
  “因为这个假设 , 被风月打败了。”
  他炙热掌心贴在我脊背,透过衣服将温度传给我,仿佛冰天雪地燃烧的一簇火。
  乔苍染着笑意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 “我遇见过一个老和尚,他说我命里带煞 , 只有更煞的女人才能破解。”
  我嗤一声,喷出一口淡淡的白雾,“你不是最讨厌老和尚。”
  “那个和尚 , 我不讨厌。”
  我眼前弥漫的水汽在他轻笑中又加重了一层,我好怀念,好想回到四年前 , 回到二十岁的盛夏 , 我会求容深原谅我,原谅我的荒唐,我的糊涂,我的背叛,我的狠毒,带着乔苍远走高飞,离开那座城市甚至这个国度,去往谁也不认识他,不会暗算他的地方。哪怕荒无人烟 , 哪怕陌生到恐怖,都没有关系,我只想他活着,好好活着。

  “乔苍,让我留下,我陪你到最后 , 我们没有时间了。”
  他平静的胸腔忽然爆发压抑的克制的颤抖,他一言不发,只是将我抱得更紧,我说我很快乐 , 我从没这样快乐过,你根本不知道,多少女人羡慕我,我的人生很美 , 美得比流星还要闪亮难忘。
  黄毛从另一趟街道赶来汇合,他看到我有些惊讶,但什么都没说,只是朝乔苍点了下头,示意他成了。
  他将我扶下洋车 , 往街口先走了几步,我招呼吸烟的老伯 , 问他家中是否还有女儿。
  他说有 , 也像你一样大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