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成了,出山!》
第79节

作者: 荒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云静吓了一跳,很是惊愕地道:“你说什么!初夏被人绑了?你怎么没有跟我说?昨天晚你还一脸镇定地回来睡觉,你这个混蛋!遇到这种事情能不能先报警,你以为你有多大的能耐?薛家是你惹得起的吗?”
  “难道你们丨警丨察惹得起薛家吗?”
  陆羽反驳道。
  “你……你以为薛家可以为所欲为吗?只要我们能够掌握到确凿的证据,薛家一样要倒大霉。”
  丁云静很是激动地道。
  陆羽叹了口气,道:“薛立仁那么狡猾,会给你们留下确凿的证据吗?他要是不说,谁又知道人会藏在灵岩寺当?而且那个灵岩寺还不是一个普通的地方,寺内分为外院和内院,游客和外人仅限于在外院活动,内院设置了阵法,不知道出阵方法的人走进去之后只能在原地打转,根本无法到达灵岩寺的核心部位。通过那个阵法之后才能到达灵岩寺的北极殿,那座大殿更加凶险……”

  丁云静听得一头雾水,什么阵法,什么北极殿,都是什么鬼?
  “陆羽,你是不是昨晚没盖被子感冒了发烧了?昏了头了吧?阵法?开什么玩笑,你以为是神话故事呢?还有那个北极殿,当我没有去过灵岩寺吗?告诉你,我去过三次,没有一次看到什么北极殿的……”
  丁云静显然是不相信,这让陆羽感到很无奈,如果他没有亲身经历过的话,大概别人跟他说这些东西他也不会相信,也一定会认为那个人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第八十三章太多巧合
  陆羽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向丁云静解释,不过北极殿按理说应该是存在的啊,在灵岩寺的外院能看到,毕竟北极殿处于山顶,有数百级台阶,很容易看得到啊。
  他回想了一下,当时他们从北极殿下来之后并没有回头去看一眼,所以也不确定在外院能不能看到那座大殿,也许那座大殿因为布置了阵法,所以在阵法之外的人根本看不到吧。
  “好吧好吧,你当我没有说。总之薛立仁派人绑了初夏,不过我已经将她救了出来,交给了叶珈南,我相信叶珈南接下来会更加重视初夏的安全问题了。”
  陆羽对着手机道。
  “你什么意思?我怎么听着你好像是不打算保护初夏了?”
  丁云静有些着急地问道。
  “是啊,我跟叶珈南说了,以后我不再继续保护初夏了,我需要更多的事情去查真相,我不想所有的一切都是由你们来告诉我。”
  陆羽非常认真地道。
  “可是你答应过我的。薛立仁现在消失了,初夏的处境会更加危险。他躲在暗处,谁也无法预料他会采取什么手段去对付初夏,当然他也很可能直接去对付叶珈南,甚至可能同时对付他们父女。薛立仁是一个非常疯狂的人,而且暗隐藏着很强大的实力,以前有很多案子都跟他有关系,可惜却没有证据指控他。”

  丁云静的话音一落,陆羽便马回答道:“我知道初夏的处境会很危险,所以我拜托了一个朋友去保护她,我这个朋友我还要厉害许多,有他在,初夏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算叶珈南真的是我的仇人,我也不忍心看到初夏受伤。等我查明了真相之后,我一定帮初夏解决所有的麻烦,不让任何人伤害她。”
  丁云静听了他这番话总算是松了口气,既然有一个陆羽还要厉害的人在保护叶初夏,那么叶初夏的安全不成问题了,毕竟在她的身边肯定还有叶珈南的人在贴身保护。
  “那好吧。关于你和叶珈南的恩怨我还想说一句,也许当年那场大火真的跟叶珈南没有什么关系,这是有人在故意诬陷他。那个孟坤我们调查了一下,这个小子当年确实是叶珈南手下的人,但是几年前便跳槽去了鼎胜和集团,后来因为挪用公款被鼎胜和给开了,还欠下一笔债。我觉得这可能是樊家要挟他去陷害叶珈南的!所以后面樊江和樊海的出现变得理所当然了,樊家想要对付叶珈南,但是又怕斗不过叶珈南,所以便将你拉拢了过去,制造了一些证据让你相信叶珈南是杀害你父母的仇人,这样一来你们可以合作对付叶珈南。”

  丁云静的分析能力确实相当厉害,竟然说得八九不离十,不过这也是因为樊江和樊海两人做得太明显了一点,也只有蒙骗陆羽这种涉世未深的年轻人,换作其他稍微有点阅历的人,仔细一分析便能够察觉出很多的不对劲。
  樊江和樊海大概没有想到陆羽会和丁云静走得这么近,还将所有事情都告诉了丁云静,毕竟丁云静和叶珈南算是亲戚,陆羽如果憎恨叶珈南的话很可能连带着他的亲戚也讨厌,可是他们却没有想到陆羽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
  陆羽听了丁云静的话,虽然觉得很有道理,可是他还是固执地道:“这都是你的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
  “证据会有的,你得有耐心,不要冤枉一个好人,也不要放过一个坏人。你想想看,孟坤跳槽到了鼎胜和集团,按理说他是樊家的人,现在樊家要对付叶珈南,他恰好冒出来了,然后还让你轻易找到,又老老实实地供出了当年的事情真相,你不觉得很巧合吗?”

  丁云静非常耐心地劝说道。
  陆羽沉默了下来,他仔细地回想了一下整个过程,确实有太多的巧合,连遇到小时候的朋友张凯都是那么巧合,自己那天去了那个商场外面转悠,本来是想去看看能不能遇到什么熟人,谁知道让他遇到了。
  根据张凯提供的线索,他又去了那个拆迁公司,本来是进不去的,需要工作牌,谁知道这么巧又在路捡到一个工作牌,进去了之后又发生了更加巧合的事情,正好有两个人在走廊说事情,而且说的是他最想听的事情,关于当年那场大火的事情,话里面还提到了孟坤。
  提到孟坤算了,竟然还提到了孟坤的住址,简直好像是专门说给他听的一样,当时他满肚子的怒火,根本没有想那么多,现在细细想来才觉得实在太巧合了。
  随后他去了孟坤住的地方,又轻易地碰到了孟坤,并且将其擒获,从他嘴里知道了很多东西。

  这些显然还不够对付叶珈南,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樊江的电话便打来了,让他去咖啡馆聊一聊,后来便是陆续出现的录音证据,还有一个叫张超的证人,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像是安排好了的一样,简直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
  一直没有听到陆羽说话,丁云静便知道他肯定是想明白了,于是便轻声地道:“这个世道很复杂,总有些别有用心地人会处心积虑地利用你,所以你不能轻信别人的话,否则会铸成大错。”
  陆羽摇了摇头,感觉自己的思维有些混乱,一方面他觉得叶珈南确实可能是被人陷害的,他为自己的单纯感到可笑,也为自己被人欺骗而感到愤怒。另外一方面他又深深的发愁,既然叶珈南不是他的仇人,那么下令放火烧死他父母的人又是谁呢?
  “我没有了父母……离开了师父,我还能相信谁呢?”
  陆羽很是悲观地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