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9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于向荣咬着牙,含着血,宣布陈九江当选大河县政府副县长的时候,下面的代表可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被于向荣一巴掌拍出了大河的家伙,居然像不死的小强一样,越拍越高,越拍越强,一下子就被拍成了副县长。
  当然也有不吃惊的,那就是路爱国和郑大胆,还有给陈九江投了票的那群无名英雄。他们放下了悬着的心,露出了真心的微笑。
  郑大胆和路爱国是一个心思,他们心中暗爽:叫你于向荣搞老子,让老子不得烟抽。老子就给你来个釜底抽薪,抽的你威严扫地,眼冒金花。
  这可不就是当着全县人的面,抽你于向荣的大嘴巴吗。爽啊爽,正像那歌里唱的一样,咱们老百姓呀真呀真高兴呀。
  同样高兴的还有高歌,前不久他省委的朋友问他陈九江是谁。高歌含糊的说是下面的一个小乡长,怎么就惊动了领导了呢?那朋友说,是这样的,有人想把他塞进来当秘书。高歌心说不用问了,肯定是老领导动手了。
  要说老领导对他高歌可真不错呢,虽然去了外省,可是临走之前还是把他的位子给磨正了。这让他感激涕零无以为报啊。可是正想着咋报答他呢,陈九江就搞出了这么件事,可不就是机会来了吗。高歌赶紧给卓不凡去了电话,卓省长说了和孟进一样的话,尊重民意。
  高歌就说老领导你放心吧。今后有我罩着他,大步前进是少不了的。是啊,在他手底下可比在省委好混的多。
  这方面高歌可是深有体会呀,当秘书那是伺候人的活呀,可真不易干。怎么能跟副县长比呢,平台虽然比省里低了点,但是可操作的空间就大的多了。
  这个世界是公平的,自然是有人笑就有人哭。笑的人为陈九江开心,哭的人为自己难过。这个哭的人当然不是于向荣,而是罗璇。
  罗璇从没想过这样万不出一的倒霉事居然让她摊上了,这一刻活生生的成了大家的笑柄。可是怨谁呢,是怨自己生不逢时还是怨自己平白的遭受了池鱼之祸?当然毫无疑问的是,陈九江一定是她怨恨的第一目标。
  可是罗璇的悲伤很快就被市委组织部长蓝玉成给抚平了,但是她那恨意也被突然而至的纪委书记拔高了千丈。罗璇咬着牙在心里说道,陈九江,你就等着吧。老娘一定会和你死磕到底。
  人就是这样,当你失败之后,无论是尊严还是怒火都会微不足道,任人践踏。可是一旦重新获得权力,定然会竭尽所能的投入到复仇的大业上来。
  正所谓人穷志短,马瘦毛长,或者是将死之人其言也哀。可是若你将他救活,给了他一线希望,他立刻会百死不悔的跳起来咬你一口。所以没有必要为那将死的哀鸣而惋惜,更不要为了那垂危的眼泪而怜悯,因为谁也不知道那人流下的眼泪,是后悔,还是悲己。
  从罗璇的身上我们看到两个道理,一是权利越高,怒火就会越大,二是女人是记仇的。这两个加在一起成就了陈九江和纪委之间的不解之缘。
  这正是市委书记孟进的高明之处。既然市长高歌支持陈九江,那咱也支持呀。但是支持完了就给你埋上一颗*,这*质优价廉,便于携带。不折腾的你要死要活,绝不罢手。
  可是谁会在意这些小动作呢?高歌反正是不在乎的,有哥哥在呢,还罩不住一个小小的副县长?陈九江也不怕,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正所谓无知者无畏。
  陈九江都不在乎,其他人就更不在乎了。一散会,大家都拎着大河春就下了馆子,关上了门,谈起了陈九江来。
  借着大河春,大家敞开了谈。谈着谈着就谈到了吕栋梁身上,于是有人就提出了新观点了。他们说,你们看啊,吕栋梁在的时候,于向荣和他可不对付呢。现在老于上了台,就想着抢班夺权,谋求私利,所以将吕栋梁的人都逼到了墙角。他们肯定不甘心乖乖的交出城池束手就擒呀。于是就策划了这么一出反抗之战,让于向荣知道,大河还没到你一手遮天的时候。
  这个分析可太精辟了,将郑大胆的复仇之战上升到了政治高度。于是郑大胆摇扇,陈九江扛旗的夺位之战,就被演变成了吕氏旧臣与新兴贵族于向荣的新旧对决。就连郑大胆对这种分析也是心服口服,可不是吗,投票的的人那都是当初吕栋梁的人呀。
  大河人这样解读此次选举,其实市里的大佬们也是一个心态,若是不然,面对这样明晃晃的阴谋诡计,又怎么会风平浪静,祥和安宁呢。
  当然也有的人不只是谈论,早就通过了各种关系找到了陈九江的电话拨打了起来。可是无论怎么打,陈九江家的电话居然都是盲音。
  陈九江去哪了呢?此刻他正在小红帽的家中做客呢。小红帽开了红酒点了蜡烛,诚挚地邀请陈九江为她庆生。
  喝过了酒,小红帽就拉着陈九江跳起了舞。跳着跳着就倒在了陈九江的怀中。看见她这个样子,陈九江不由的叹息了起来:“你这样的女孩子,为什么不去找个像样的男朋友结婚呢?”

  小红帽说:“好男人找不到,坏男人不想找。”
  陈九江问:“那我呢?是好男人,还是*的道具?”
  小红帽说:“为什么要这样问呢?破坏了这么美好的夜晚。”
  夜是美好的,小红帽是温柔的,可是陈九江就是找不到应该有的感觉。是最近各种各样的鞭吃的太多,还是审美出现疲劳了呢。陈九江觉得都不是,让他真正对不上号的,不是别的,是男人的尊严。
  哥们是靠着女人发家,可是却不是出来卖的呀。广州那次就算了,那是误打误撞。林妙玉也可以忽略不计,因为那是为了工作。可是你小红帽可就不应该了呀,你这是潜规则呀。
  咱这可是教育界,不是娱乐圈啊。更何况哥哥是个实力派,不是那什么青春美少男,只知道靠屁股蛋子白来吃饭。
  陈九江将小红帽轻轻的从怀中推了出去,说道:“我还是觉得,我不适合你,你还是另选他人吧。”
  小红帽冷笑道:“怎么会不适合呢?你们男人不都喜欢这个样子吗?再说吃过了又不要你擦嘴。”
  吃白食的事情是男人们最喜欢干的,吃干抹净转身就走。等到哪一日,想起来的时候,又会沿着老路,顺藤而上,重修旧好。所以对于自己这样质优,味美,又无后患的俏丽佳人,小红帽自信满满。
  不想陈九江却说:“虽然如此,可是感觉总不是对。”
  小红帽问:“你要什么样的感觉呢?”白送个大姑娘给你,你都不要,你还要感觉,大叔,你还是省省吧,都啥时候了,还想搞小资的情调呢。

  陈九江苦笑着说:“我总感觉是被你搞了,而不是老子搞了你。”
  小红帽听了,忘情的笑了,她说:“你说的对了,今晚就是我要搞你。”
  陈九江看着怀中未着一缕的小红帽,默默的穿上了外套,转身走了出去。小红帽在后面喊道:“陈九江,你就这样将我丢在这里?就不怕我明天炒了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