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6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酒的人都知道,酒桌上最忌讳的就是喝快酒,很伤身体。
  仅存的那点理智让我放下了酒瓶,眼睛模糊着,看什么东西仿佛都有两个,我知道,我醉了
  “不行了?”
  张瑶哈哈笑着,“不行了的话,就该到我了。”

  “你你不是说不喝的么?”
  “女人的话你也信?”
  “你他妈骗骗我?”
  张瑶突然止住了笑容,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柔和的叫了声:“陈默。”

  “你别晃我晕。”
  “傻样吧。”她噗嗤一笑,“我能问你个问题么?”
  “你说。”
  “那我问了啊。”
  我终于忍不住快要喷涌而出的酒液,赶忙捂住嘴,跑向了卫生间我不知道我跑出来的时候她什么神色,一定会很不满的吧?

  在卫生间呕吐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至少看东西不再是重影。
  洗了下脸,冷水能够让我感觉到自己的存在,那种迷糊的状态退却了不好镜子里那个人真的很狼狈,他像极了一个落魄而逃的流浪狗。
  “应该逃避么?”我喃喃地问着自己。
  “不该,她都直面了,我怕什么?”我又给了自己答案。

  我可是个男人,不该打不起精神。
  嘴角一扬,我用湿乎乎地手抹了一把头发,迈着没有节奏但异常有力的步子回到了我们坐着的卡座。
  “清醒了?”
  “还好。”

  “哦那你继续喝。”
  “你不是想要问我问题么?”
  “现在的你不适合回答。”
  “我发誓,你问什么,我说什么,绝不会隐瞒。”
  “男人的誓言能信?”
  “这个时候,应该可以。”
  张瑶轻哦一声,没有说话,自行拿起我放在桌子上的香烟,有些生疏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支,另一只手抱肩,冷冷地盯着我看。

  “呵我喝,我喝还不行?”
  说罢,我拿起了那杯格兰菲迪,带着点奶油味儿的威士忌,被我瞬间喝掉半杯,、猛烈,味蕾被刺激着,同样还有刺激的,就是胸腔了。
  “行行么?”
  我红着眼,不是憎恨,不是悲伤,而是这酒的劲道,太他妈大了。
  “行。”
  难得的,她点了点头。
  张瑶将燃到三分之一的香烟捻灭在烟灰缸里,拍了拍手之后,猛地前倾,凑到我面前,我们离得很近,我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气息喷在我脸上
  很特别,也有些暧昧。

  我很想吻上她的唇,可我不能。
  “你你倒是问啊。”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在你心里,还有谁?”
  “我爸,我妈,我姥姥,我”
  “陈默,你没有喝多,继续喝。”她很气恼地拍了下桌子。
  “我说的是实话啊。”
  “你知道我要听的不是这个。”
  “不是么?”她自嘲一笑道。
  “我我不知道。”眼见着她变了神色,我赶忙解释说:“不是你想的那个意思,我意思是,我不知道自己的心里到底有谁,我也不知道我爱着谁。”
  话已开口,就如同离弦的箭一般,没有回头路可走。
  “佟雪在我心里,毕竟我们爱了七年,哪怕现在我们分开了,可我还忘不了她”我悄悄打量着张瑶,发现她在倾听之后,继续说道:“你也在我心里,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你,你那么完美,那么骄傲,我一度觉着你只适合出现在男人的幻想里你太不真实了,不真实的又让我觉得那么真实。”
  “那么,佳一呢?”她问。
  “她就是我朋友,真正的朋友。”
  “哦那你师妹呢?”
  “大姐,我有那么贪心么?”
  “陈默,我突然又觉得我们不能在一起了。”
  “嗯”我颓然的点了点头。
  “你很理智,理智的太傻了一些,你就不能骗我一下,说你的心里只有我么?那样我会觉着自己的勇气没有白费,也会觉得自己终于遇见了对的人。”
  “可你现在算怎么回事?我他妈又算怎么回事?”

  我也只能这样说。
  爱情里需要理智么?
  在我看来是需要的,它那么的纯粹,又那么的美好,如果我现在欺骗了她,然后一晌贪欢,之后呢?之后我们要谈恋爱,甚至一起生活,我们之间相差了那么多,这样的感情真的会让她觉得幸福么?
  不会。
  可我又想跟她在一起。
  就让我自己矛盾着吧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一个人要遇见另一个人的几率微乎其微,偏偏命运让我在北京这座被人海填满地城市里遇见了张瑶,又偏偏让我们相爱。
  唯独,现实不会允许我们在一起。
  我很纠结,比任何时候都纠结,如果杜城或者孟阳他们问我爱不爱这个女人,我会毫不犹豫的点头,告诉他们我都要爱疯了。
  可张瑶问我的时候,我却迟疑了。
  原因无他,我认为不纯粹的爱情,不该发生在她身上,那样对她来说不公平,这是我唯一想要持守的底线,再者,我越过了这条线之后,等着她的将会是世俗无休止的嘲笑,还有伤害。
  我是个被爱情伤害过的男人,她是个被婚姻伤害过的女人。
  我们都害怕了爱,又极度渴望爱与被爱看似矛盾的背后,所隐藏的那些心酸,或许只有我们才会懂得。
  张瑶为什么会放下她的伪装?

  她虽是没说,但我能够清楚,她坚强又脆弱,就是一朵熟透了,散发着妖娆香气的带刺玫瑰,需要有人呵护疼惜,很明显,理智告诉我,我不是那个合适的采摘者。
  “我原来骂你王八蛋,多半是因为调侃。”张瑶晃动着酒杯,这次我没有拦着她微微仰头,她喝光了那杯颜色妖冶的血腥玛丽,‘啪’的一声,将杯子摔到了地上。
  日期:2018-09-26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