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6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自讨了个没趣,我闭上了嘴巴,她坐在我左面,将头倚在窗口闭上了双眼,这个女人应该是累坏了,一早就起来赶回北京,尤其是这种长途奔波
  我打心眼里觉着她不容易,也想为她分担一些事情,但我们现在的关系这样微妙,或许,当我拒绝了张瑶的那一刻起,我们再度回到了从前吧?
  不,是回到了比从前更加糟糕的关系。

  我摇头苦笑,想要抽支烟排解忧愁,可见到她还在眯着眼,只好忍住了渐渐泛起的烟瘾。
  这一路说长不长,说短也绝不会短,加之今天是工作日,下了高速之后的那一段路,简直就是在磨炼人的耐心
  不过,这也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可以让张瑶有充足的休息时间,她睡得很熟,甚至起了轻微的鼾声,如果不是累到一定程度,又怎会如此?
  我悄悄的打量着现在的她,暗自想道:“如果你能这样在我身边一辈子该有多好?姑娘,我爱你,只是现在还不是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等我能够配的上你的那一天,我娶你。”
  这不是誓言,因为我没有说出口,这更不是承诺,因为我的内心独白没有听众。
  这只是我在告诫自己,张瑶不该只出现在我的梦里的,我这个人很贪,只有把她留在身边,才能满足自己。
  下飞机的时候将将中午,而现在已经将近黄昏时分,得到充足休息的张瑶,在车子停下的时候睁开了眼睛,有点懵懂,有点娇嗔
  她带着点起床气,问我说:“到了?”
  我扬起嘴角,“到了,你如果没休息好的话,再眯一会儿吧,我想梁总也不介意等我们的。”
  “呵,没事儿,走吧。”
  张瑶抹了一把脸,在车子狭小的空间里伸了一个懒腰,窈窕地身姿简直是这世间最美好的景色她披上外套,率先下了车子。
  我叮嘱司机等我消息之后,跟在她后面走了下去。

  “你什么时候联系的梁总,我怎么不知道?”
  我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奢望以此来破冰。
  “我好像不用跟你汇报的吧?陈秘!”
  张瑶没好气地刺了我一句,反倒是恢复了不少烟火气。
  我故作尴尬的挠了挠头,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吧嗒点燃了一支烟,瘾君子似的大吸了一口,感受着烟气中尼古丁给我带来的快感。
  “难为你了。”
  “没什么。”我吐出一个不规则的烟圈之后,问:“他在哪?”
  那里是我们正式邂逅的地方,也是我曾经经常买醉寻觅床伴的地点,关于那儿,我很复杂,不过现在我跟她去是见梁峰的,容不得我思索太多。
  这个时间段的摆渡还是挺安静的,没有很多人,酒吧里也只放着舒缓地乡村音乐,进去的刹那,让人瞬间平稳了下来,算得上是在北京这座喧闹的城市里,一处僻静的地方。
  进来之后,我四下扫了扫,也没发现梁峰的影子,带着点疑惑,对张瑶说道:“要不要我联系下梁总,我没看到他”
  张瑶看了我一眼,没有言语,径直来到一个卡座,坐下之后,对着服务生打了个响指,“血腥玛丽,格兰菲迪,果盘,再拿十二瓶黑啤。”
  “我们要在这儿等他么?”
  “等谁?”她反问。
  “梁峰啊,你不是说他约你在这里么?”
  “你见过哪家公司谈生意要来酒吧的?”她笑着摇了摇头,说:“今天就我跟你。”

  “喝么?不喝滚蛋。”
  我抿着嘴,她是拿定我了,明知道我不放心她一个人待在这里。
  什么话都没说,我坐到了她对面。
  “记得这个位置么?”
  闻声,我疑惑的看着她,不知所以。
  “去你家之前,我们就是坐在这里的。”
  “这你都记得。”

  “记得的多了。”张瑶笑着说道。
  我很感动,也很愧疚
  “今天我陪你。”
  “那我谢谢你?”她翻了个白眼,伸出手递到我面前,“来支烟,很长时间没抽了。”
  我没有劝阻,直接帮她点燃。
  因为今天的她需要放纵自己,需要释放自己的情绪,我也需要,甚至我此刻有种预感,或许这场酒喝完,我跟张瑶之间就会有个明确的结果。
  要么不顾一切的走到一起,要么老死不相往来。
  酒保很快就招呼我们,酒已经调试好,没用张瑶言语,我直接扮演起了服务生的角色,几大步跨到吧台,将张瑶点好的酒端了回来。

  张瑶端起那杯血腥玛丽,在鼻尖闻了闻,“知道为什么我喜欢这个么?”
  “其实我也不懂。”
  她轻抿了一口之后,再度开口说道:“热烈,隐晦的热烈,我很累,我现在不想那么累了,不想一切都被自己设下的条条框框禁锢着,所以”
  “陈默,我再问你一遍,我他妈到底差在哪,你不接受我?”

  虽说我有准备,但在此刻,我又不敢开口说话了。
  我自行打开一瓶黑啤,一口喝下大半,抹了抹嘴,“你哪也不差,你是所有男人的梦。”
  “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我不敢。”
  “怂逼!”
  “确实,我很怂。”
  苦涩一笑,我喝干了余下的酒“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要喜欢我?”
  “如果我知道,我绝不会欣赏你这种男人。”
  “这就是症结所在,所以,你需要冷静。”
  “我很冷静。”
  她放下那杯血腥玛丽,学着我的样子,打开一瓶黑啤,喝了大半溢出的酒液,浸湿了她的外衣。
  “你够了!”
  我直接站起了身,伸出手拦住了她“别折磨自己。”

  “把手拿开。”张瑶皱着眉,毫不示弱的说道:“我只想要喝酒,你别管。”
  “作践自己有意思?”
  我很不解,她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用别人错误来惩罚自己的女人?她应该是高高在上的,更应该是不被任何人左右的。
  “那你就别喝酒。”
  “行。”她点了点头,笑着看我说:“我不喝,你喝,我来看着你喝。”
  “他们都说男人习惯借酒消愁,也说喝醉了的男人嘴里的话,才是最为可信的。”
  我被张瑶气的一笑,无可奈何地看了她一眼,说道:“我喝多了就没有真言了,喝高之前,我是北京的,喝多了之后,北京就是我的了。”

  “那也可以。”
  张瑶不置可否的说:“我是北京人,如果北京是你的话,那么我也就是你的了。”
  “你认真的?”我越发不解。
  “我他妈在逗傻逼行了吧?”
  “操”
  我有点恼怒,心里也带着窃喜,“我喝,你看着!”
  “嗯,我看着呢。”
  张瑶跟我,就像两个被世人抛弃的精神病,在后海摆渡酒吧里,一个不顾一切的喝着酒,一个放声地大笑着,看着那人喝酒。
  幸好现在不是酒吧高峰期,否则我们绝对会被‘好心人’报警抓起来。
  很快,我就连喝了三瓶啤酒,有些冰冷的酒液,侵蚀着我的食道,然后流入胃液中翻滚我很难受,也有点冷,但心却是热的。
  骄傲如她,都可以放下那些平日里用来隐藏的面具,将最为真实的样子展现给我,我为什么不可以?
  那么,疯狂吧。
  当第四瓶酒被我喝下去一半的时候,我感到脑子有些发沉,被包扎起来的伤口隐隐发痒胃里尽是酒液,难以抑制地感觉到了反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