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6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毫不夸张的讲,我愣在了原地,真的是愣住了,因为我跟不上她的思维,也没有理清这段感情出现的动机是什么,但,机会摆在了面前,我能错过么?

  我不想错过!
  “好。”我重重地点头应道。
  紧跟着,我再度将她拥入怀里,然后凝视着她那有些轻薄,却很剔透的唇我吻了下去,在脑子的一片空白中吻了下去。
  我可以确定自己爱她,也可以确定,张瑶刚刚表现出来的情绪不是一时好玩,想要捉弄我,即使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喜欢我,也不例外。
  她很笨。
  至少接吻是这样的。
  我仿佛吃到了这世间最甘甜的果子,汲取着,享受着,直到开始觉得呼吸沉闷,心跳加速
  “陈默,我爱你。”
  “张瑶,我也爱你。”
  情话,动人。
  一切好似水到渠成,就在我将手搭在她的衣领上的时候,我怔住了我有点责怪自己,也有点害怕慌张,我怕失去她,更怕半年之后无法给佟雪一个答案!
  那个女人已经是失落的离开这儿了,那么半年之后,我要让她绝望吗?

  扪心自问,我真的做不到。
  更何况,相对于张瑶,佟雪或许更适合我,至少我们两家之间的差距没有很大,而且她的父母也可以接受我,那么张瑶呢?
  我还没见过她的父母,但我能想到她的家境有多优渥。
  我怕她的父母会问,我跟张瑶在一起是因为爱情,还是因为她能让我少打拼三十年这是最现实的问题,任何情感掺杂上了其他的东西就会变得不再纯粹。
  她想要的是纯粹,我想要的也是。
  在张瑶的注视下,我轻轻地咧了咧嘴角,说道:“姑娘,我很爱你,但我们现在不能在一起。”
  “王八蛋,你给我滚!”

  捂着脸,我没有说出一句安慰的话来,就这样从张瑶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我理解她的行为,同样的,我也憎恨现在犹豫不决的自己但,我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有什么错误,爱情里不该有别的东西掺杂的,我想,张瑶冷静之后会明白我的心思,正如她明白我喜欢她一样。
  我没有回房间,傍晚了,总该吃些东西来填补空虚的肚子,更何况,没有比现在更需要酒精来安慰的时刻了,我要醉,大醉。
  不是高兴,不是失意。
  纯粹的悲伤,为自己,为她,到了手里,又失去的爱情而悲伤。
  我在岸边找了一家店面很小的小吃铺子,进门之后,多余的话没说,直接跟老板要了六瓶啤酒,还有一盘醉虾。
  我灌了口啤酒,没有言语,也让自己的思绪停止,啤酒滑过食道,透心的凉意让我能够很快清醒,很是通透。
  等我喝光两瓶啤酒之后,店里又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很年轻,看样子是一对情侣,他们的亲密的样子真的很让人羡慕,在他们身上,我仿佛见到了曾经的自己跟佟雪。

  那个时候,我们大抵也是这般青涩,来的地方也是乌镇,就连吃饭的小吃铺子,好似也跟此处没什么两样,一切,都没有改变,一切也都变了。
  脑海里猝不及防的闪过两人的影子,心中也安放了一个天秤,左边是张瑶,右边是佟雪,她们都是走进我心里的女人,孰重孰轻,我无法分辨清楚。
  不过似乎张瑶更重要一些,从我对待她提出问题的回答态度就能看出来,这样想,也似乎是错的,因为就在我们水到渠成动情的时候,我又想起了佟雪满含期待的眼神。
  感情最忌讳的就是拖着,我偏偏要这样的拖沓着,那么,最后等待我的又会是什么?

  我看不清楚,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也不会看清楚。
  “我这种贪心还他妈没钱的男人,值得你们这样做么?”
  我自嘲的笑着呢喃,打开了第三瓶啤酒,一口气喝了大半瓶。
  酒意渐渐涌上了头,刺痛着伤口,也刺痛着我的心脏,但我很满意这样的感觉,出来买醉,要的不就是这个么?如果我足够开心,如果我当时没有犯傻,我又怎么可能出来喝酒呢?
  胃液翻滚中,我放下了酒瓶,长长地打了个酒嗝之后,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觑起眼,淡淡的烟雾下,我打量着坐在我斜对面位置的那对情侣。
  想要听听他们的故事,又怕自己被人当做精神病,所以,我只好这样将自己掩饰起来,像一只刚刚淋过雨,在角落里避寒的流浪狗。
  “喂,你怎么在这儿?”
  一道我不愿意听见的声音从我侧后方传来,懒得回头,也懒得理会,我装作没有听见,继续享受着烟气给我带来的宽慰。
  “没听见我跟你说话么?陈秘书?”
  董舒菡很自来熟的绕到我前面,坐在与我相对的椅子上。

  “哟,这不是董总么?您怎么在这儿啊!”我故作震惊状,发现她面色没什么转变之后,收起了这幅无聊的做派,“你不会是跟踪我吧?”
  “想什么呢?”董舒菡翻了个白眼,说道:“在你进门之前,我就在这儿吃饭了好吧,要说跟踪也是你跟踪我。”
  “嗨,这话让您说的,我懂法,也不会犯法,更何况我也没兴趣跟踪您啊。”
  在公司里董舒菡也是领导之一这点没错,可她也是张瑶的对头,对于对头,我又怎么会有好脸色?
  “陈默,有没有人说过你不会说话?”董舒菡微笑着问。
  “没有啊。”我很光棍的摇了摇头,反怼道:“您也知道我是北漂,在那座城市里,谁会闲着去倾听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那你有没有朋友?”
  “嚯,这话问的”我狠狠地吸尽最后一口烟,然后丢在地上用脚捻灭,说:“跟上一个问题类似,我没有朋友。”
  但我有兄弟。

  当然,这话我也没必要跟她这外人说出口。
  董舒菡闻言,被气的一笑,说:“我没兴趣知道你的生活。”
  “那您真是多余问这话。”
  “陈默,你够了。”
  “好吧好吧,您是老大。”我扬着嘴角,语气尽量平和的问:“您来找我有什么事儿?”
  “首先,在你来之前,我就已经到这儿吃饭了。”
  “你不信可以问老板的。”
  “我信了,然后呢?”

  “然后”董舒菡自顾自地打开一瓶啤酒,倒了一杯之后,举杯对着我说:“然后就是朋友间的叙旧喽。”
  “我记得自己说过,我没朋友。”
  “现在,我就是你的朋友。”
  “那我就高攀了?”
  我跟着倒了一杯酒,不过并没有跟她碰杯,而是自行喝光了杯子里的酒。

  “呵呵,男人。”
  董舒菡的养气功夫还是很好的,面色没什么变化,她保持着足够的笑意跟礼貌,和我一道喝尽了杯子里的酒。
  “说真的,当时没有答应我,你后悔吗?”
  面对她的突然发问,我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反问道:“答应您什么?”
  “算了,答应不答应,都已经过去了,你们赢了。”她说。

  “都是一家公司,有这必要么?”
  “怎么没有?!”
  第一次,我见董舒菡变了脸色,她甚至激动地‘咣咣’拍响了桌子,这副样子,任何人都无法将她跟北京cbd办公的金领联系到一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