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6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瑶想也没想的否定道:“现实不是狗血言情剧,这种故事在现实生活中上演会让人笑破肚皮的。”
  “是啊,为了那些人的生命安全,这种不切实际的事儿,我还是不想的好。”
  怂着的肩膀开始颤抖,我竭力的控制着它,就像控制着即将喷涌而发的,那些关于爱情的奋不顾身。

  我,成熟了,也他妈的变怂了。
  “可是我想试试,我想看看那些人的笑,也想看看,我跟那个人能不能坚持下来。”
  心脏此刻的跳动绝对是超过了正常指数的,面色也一定会潮红着的,我还在竭力控制着,可我也要控住不住了。
  “有些事,是不需要理由的,不是吗?”
  张瑶说过之后,从椅子上坐了起来,伸了伸懒腰,缓步走到我的面前我们此时离的很近,近到能感受到彼此的呼吸。
  我很慌。
  我怕这是梦。

  我怕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
  我颤抖着抬起右手,轻轻抚摸着她羊脂玉一般的脸颊,手指上传来的带着温度的细腻触感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是真的。
  她的那些话也会是真的。
  那么,我还要等什么?

  我像一个刚刚被人打捞上岸,正大口喘着粗气的溺水者,整个身体都在颤抖着,然后我紧紧地抱住了她,抱住了这样一个我奢望过很久的美好。
  如梦,似幻。
  一切,又都是真实的。
  我们轻拥在了一起,这一切来得太过突兀,很虚幻,很不真实可我感受到的触感,却是那么的真切,她可是张瑶,一个在北京那座城市里极其优秀的女人!
  一个我各个方面,都无法与其匹配的女人。
  深吸一口气,就着微风,嗅着她头发的清香味儿,此时此刻,我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这样拥抱在一起,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心跳,感受着彼此散发在空气中的荷尔蒙与多巴胺
  我没有吻她,甚至都不想跟她一起看明天清晨的日出,因为现在的我,知足了。空泛了很久的心痕,被她所填满,我还要奢求些什么呢?
  如果,时光能够停留在这一刻,那么,这就会是永恒的了吧?
  过了大概两支烟的时间,张瑶轻轻扭动了一下,挣脱出我的怀抱之后,面颊微红,她捧着我的脸,说:“我知道你还有很多问题要问,可我不想回答,我只要你相信,我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就够了。”
  “你什么你呀?”她笑了,仿佛四月天里盛放的桃花。

  “这是不是太快了,快的有些不真实。”
  我如实的说出了自己内心里的想法。
  “我们这算是在一起了么?”
  “不算。”她很果断的摇了摇头,“你还没有追我。”
  “那我现在追你?”
  “你怕不是傻了吧?!”
  不知道是她本来就很美,还是情人眼中总会出现西施,此时就连她的白眼,我都觉着是老天对我莫大的恩赐,是赐予我这个在北京漂泊了很久,久到没有一个容身之所之人的一种赏赐。
  未来在哪我看不到,可我确实想要在未来的日子里有她我们最好能在郊区盖一座房子,然后圈出一个院子,里面放上秋千、摇摇椅,夏天的时候,我给她弹吉他唱歌,让她如公主一般,坐在秋千上欢笑等她累了,我们就一起做甜点,那一定是这世界上最好吃的美味!
  关于未来,现在全都是她。
  我清楚的知道这很不现实,或者,想要实现我所憧憬的景象,需要我用尽今生的所有努力,才有达到的可能性。
  张瑶不是个理想主义的姑娘,在商场中她的很多决断就可以看得出来,那么,就是这样的一个姑娘,能看上我哪点?
  即使她不让我去过问,我也要问个清楚。
  我扳住她的肩膀,呼吸急促着,脸色又异常正经地问道:“你,喜欢我哪里?”
  “就知道你会问这个。”
  “那你倒是告诉我啊,不然我心里发慌,真的发慌。”

  “喜欢你的傻。”张瑶淡淡说道。
  “什什么?我的傻?我哪傻了?”
  她撇了撇嘴,“喏,你现在这副样子就傻的很。”
  一时间,我没了言语,心里有点失落,也有点自责,这种很容易让气氛尴尬的话题,就这样被我说了出口,还是在最美好的时刻里。
  我,真的很傻。

  “其实也不是你的傻,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
  过了半晌,张瑶重新坐回了沙发上,幽幽开口,说道:“那个时候应该是案子结束一年的时候吧?我真没想过会再遇见你这个王八蛋,尤其是在我出丑的时候喂,说真的,那个时候你看我跟梁峰拉拉扯扯,会不会觉着我水性杨花?”
  “没有,就是觉得你很不容易。”
  我摇摇头,坐到了她的旁边。
  她要讲出来对我的感受,满足我的好奇,我自然要做好一个倾听者,更何况,我真的很想知道,在这个女人心里,我有怎样的位置,尤其是我已经沦陷的此刻。
  “不容易?”张瑶自嘲一笑道:“是啊,很不容易,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就被父亲送到了国外,那个时候起,我就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做作业,课外活动,社区活动,去教会什么都是一个人,我心里会有埋怨,可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于是我忍耐着,终于熬到了大学毕业,捱到了我觉得自己可以自由一些的年纪。”
  “可等着我的,就是我父亲给安排好的亲事。”张瑶顿了下,侧目过来,看着我,问道:“我说我跟齐宇结婚之后,就没在一起住过,你信么?”
  “我不太信。”
  我确实不信,齐宇是张瑶父亲安排好的男人,而且张瑶又是一个花一样的女子,齐宇没有理由不碰她的。
  “随你好了。”张瑶没有继续纠结这个话题,她接着说:“我的命都是被安排好的,幸好,他提出了离婚,幸好,虽然离婚的方式对我的名声有很大的损失,可我不在乎,因为我快要疯了,快要受不了了,我需要解脱,彻底的解脱,我也只适合一个人生活!”
  她像一个声嘶力竭地演说者,对着我演讲那些她很想说出口,却不曾说出过的话。
  我不是张瑶,很难做到感同身受,可我喜欢她,我爱她,我能感觉到她曾经的绝望很可怜,也很可悲。

  “是你救了我,即使你那时候跟他是一丘之貉。”
  “我是为了钱。”我说。
  “对啊,钱,多么美好的事物。”
  “没什么对不起的,之前那场案子,不过是我导演的戏码。”

  见我有些错愕,张瑶轻轻地掐了我手臂一下,“要不要听我讲完了?”
  “你说,你说。”
  “嗯你在北京苦苦挣扎,真挺不容易的,所以说,我没有怪过你,唯一恨你的事儿,也不过是我在演戏,那天在酒吧,我就觉着你真的很傻,愿意为了我,一个你曾经的对头,出头。”
  “我那是看你可怜,见不惯男人欺负女人而已。”
  “喔这样啊,那我不说了。”
  “大姐,这样玩很没意思的。”
  “我有意思就行了呗!”
  张瑶笑眯眯地看了我片刻,“陈默我们在一起吧。”
  “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