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围着那两个挖苦我的马仔转了两圈,转得他们心底发毛,脸色都变了,一个劲儿说自己喝了点酒,嘴上没把门儿 , 何小姐不要计较,我们对您都服气,谁也不敢不忠。
  “这个我自然知道。”
  我伸出手,掸了掸他肩膀遗落的烟灰 , “所以我不会教训你们,男人嘛,吹牛喝酒嘬乃子,还不都是这张嘴。我如果是斤斤计较的女人 , 你们八百次都死在我手里了。”
  他们讪笑,仍惊惶不定,我附耳交待了几句,宁可失手不要暴露,绝不能让这里的人知道我回来了。
  他们听明白点头 , 逃似的跑了。
  我等到下午四点,马仔回来告诉我在汜水街发现了乔苍的行踪 , 我立刻带着阿碧和阿石跟过去。

  抵达汜水街我才知这大约就是马仔口中的红灯区 , 一排排颇Ju特色的木梁平房 , 看上去湿漉漉的 , 仿佛就是那样的木头,盘根错节交相缠绕,很是杂乱无章。每间房子敞开门,三台级歪歪扭扭宽长不一的石阶 , 无数衣着暴露倚门卖笑的女人,有些四十出头,有些不足十六 , 脸上一层干裂的浮粉后,笑容令人晦涩生怜。
  如果活在灯红酒绿下的风尘女子是为了虚荣 , 为了奢华,为了上位,这些挣扎在污浊底层的蜉蝣 , 则是真正为了生存,为了糊口。
  但凡有心肠,有活路 , 谁也不会委身污泥 , 过着没有未来,没有尊严,没有光明的生活。
  我深深呼入一口气,“乔苍怎么会来这里。”
  阿石说苍哥最近看中了几个亡命徒,他们很喜欢到这边嫖娼,苍哥为了堵他们,打算收归己用。
  “他手下的亡命徒还少吗?”
  “那不一样,死士也分很多种,有的有家眷 , 顾虑很多,有的孑然一身,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玩得更狠,只要收买了他的忠心,给他一段花天酒地大手大脚的日子过 , 去剌杀高官也敢干。”
  我皱眉问知道乔苍收买这几个人做什么吗。
  阿石摇头,“苍哥做事,一般人猜不透用意,反正和对付条子有关。”
  我伏在窗子专注观察街角的情况 , 忽然一辆洋车从面前经过,灰白色的敞篷收起,边缘绾着纱,这是绣娘的老手艺了 , 大红的牡丹开在纱网中,极其考究,针脚过粗过细都会失了味道,偏要刚刚好,才让人叹为观止。两旁扶手处垂下摇曳的风铃 , 铃铛起起落落,惊了我回神 , 我推开门叫住那个老伯。
  他停下转身看我 , “夫人 , 坐一趟吗?很便宜 , 北街的集市,到南街的茶馆,这么长的路只要二十块钱。”
  洋车从民国时期就绝迹了,大街小巷再也看不到 , 偶尔景点当作揽客的生意,我从未坐过,觉得很有趣 , 让阿碧扶我上去。
  我坐稳后,阿石盯着远处的男子说 , “何小姐,苍哥出来了。”
  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张望,乔苍穿着一身黑衣 , 头戴一顶礼帽,从一扇有些破败的门内走出,他身后跟着几个不像马仔 , 可样貌流里流气的中年男子 , 不知说了什么,很快便兵分两路,各走一旁。
  他迈下台阶,背风点了根烟,置身在嘈杂的市井中,走街串巷吃喝叫卖的人络绎不绝,来来往往,也令他忽明忽暗。
  他似乎不慌不忙,帽檐下藏匿的一双犀利眼眸四下打量 , 菱角形的屋檐遮住了阳光,也遮住了大半黑影,他停了许久没有离开,我拽了拽风铃,吩咐老伯从男人身后过去,不要发出动静。
  洋车无声无息靠近 , 他的轮廓在我视线中越来越清晰,车辙轧过铺满沙尘的小路,留下浅浅叠纹的痕迹,从乔苍身旁掠过时 , 我纷飞的裙摆意外勾住他手指,将他身子带着倾斜过一半,他微微蹙眉,低下头看 , 浅浅细细的白色丝绸,像一片飘渺坠落的云朵,拂过他指尖,拂过他滴滴答答行走的腕表。

  他下意识看向这辆洋车,当他触及到坐在上面笑靥如花的我 , 身体狠狠一震,眼底掀起惊涛骇浪。
  我伏在敞篷边缘 , 清风骄阳 , 烈烈如歌 , 我纯情姣好的面庞 , 画着媚眼如丝,一如初见那般明艳美好,动人心魄。
  车继续奔跑,拉开一段长长的距离 , 我两只手捧住唇,朝他肆意大喊,“乔先生 , 你虽狠心丢下我,我却不是轻易甩得掉的 , 怎样,天涯海角,我想找到一个人 , 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乔苍怔在原地许久,橘色的夕阳将他身影拉得欣长而清瘦,唇边叼着的烟卷在无声无息间坠落,火苗焚烧一片衣袂,他察觉却不曾拂去,失神注视这辆洋车越来越远 , 我明媚灿烂的脸孔被风铃遮掩,被白纱模糊,被呼啸的人巢覆盖。
  他在我眼中像一波斑斓的光圈,一片汪洋之上的明珠塔 , 我情不自禁为他而欢喜,为他丧失理智,为他而痴迷,为这一刻久违的亡命天涯 , 而颤栗疯狂。
  我吩咐老伯跑得慢一些,他放缓脚步,笑呵呵回头问那个男人是不是你汉子。
  我说是呀,还是个不解风情的蠢汉子呢。
  我朝身后大喊,“乔先生来追我 , 追上了我就不给你惹祸了,否则我去西街的高楼上抛绣球 , 招亲十个八个猛男 , 轮流伺候我,你可连我的边儿都摸不到啦!”

  清脆的笑声飘飘荡荡 , 灌入他耳中 , 天际弥漫的晚霞,犹如女子十里红妆,洒落这纷多情的世间,摇曳的蓝色风铃将我一身白裙映照得更曼妙纯情 , 夺去这趟街路过的一双双眼睛。
  乔苍从后面追上来,防御雨水的风衣在烈烈风声中扬起,那般英姿潇洒 , 摄人心魄。我等他追到车旁,让老伯再拉得快些 , 越快越好,他脚下仿佛踩了火轮,一溜烟冲了出去 , 我看着又被拉远的乔苍,笑得眉眼弯弯千娇百媚,“听说乔先生那晚把我托付给了别人。头也没回就走了。”
  他微微皱眉 , “没有办法的事。”
  我嘟嘴哼 , “这车停不下,不能让你上来,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他被我气笑,一个矫健利落的腾空翻跃脚尖竟抵住了车轴,只是两旁的车流人海不息,他没有支撑多久,便被另一辆风驰而过的奥迪刮了下去,我伏在敞篷上伸出手,风铃的流苏穗儿和我的发梢纠缠 , 拂过他手腕,分不清是谁的温柔,他刚刚将触摸到,又被我媚笑躲开,“乔先生怎么不欢喜呀。”
  他说怎么不欢喜。我指了指自己的脸,“我没有看到你笑呀。”
  他被我磨得毫无办法 , 露出整齐皎洁的牙齿,那一瞬天边霞光黯然失色,连着娇花嫩柳都成了平淡的陪衬。
  我这才罢休,让他扯住我手腕跨上洋车。
  他似乎重获失散多年的至宝 , 我没有开口说上一句话,便被他发了疯般吻住唇,狠狠吸吮翻搅,舌尖残留的浓烈烟雾如数侵占包裹我 , 风铃依旧簌簌摇曳,浅淡的晚霞笼罩我和他的脸,仿佛添上一抹胭脂。
  日期:2017-11-15 06: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