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4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样一幕无疑暴露了我就在车上 , 特警很快弃坑围剿,两车左右并驾齐驱 , 紧随其后穷追不舍。
  三车如同疯了一般 , 在长街上疾驰而过 , 惊得无数行人尖叫退让 , 几分钟后警车变换了方式,一前一后,前车有意要超车,抵达前面横阻 , 我看出条子用意,毫不迟疑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第一辆警车飞转的轮胎 , 第一枪子丨弹丨哑了,竟失声打偏。
  “何小姐!”
  阿碧听到扣动扳机的声响本想阻止我 , 但她晚了一步,我已经开枪了。
  第二枪我有了经验,瞄准飞速行驶的车只能不断错过 , 必须要在车前发射,才能空出前行的零点零一秒。
  我屏息静气,咬牙开了第二枪。
  子丨弹丨打穿玻璃 , 燃起火苗四溢的破洞 , 津准无误扎入距离我仅剩五米不到的车胎,胎爆的霎那,一丝剌目火光摩擦而出,将地面烧焦,车身剧烈打晃,险些翻出护栏。
  我又趁机开了第三枪,打碎挡风玻璃,开车的特警毫无防备,只顾着把持平衡 , 警帽被子丨弹丨掀翻,砸中了副驾驶的特警,他面露惊恐,下意识摸头,看是否被击中出血,我又发了第四枪 , 子丨弹丨打穿另一只轮胎,这车彻底废了,惯力促使挣扎滑行数米,陷入僵滞寸步难行。
  后面的警车原本要赶超继续围堵 , 在我试图复制老套路,却射偏第五颗子丨弹丨时,不知出于何种目的也减缓了速度,眼睁睁看我从眼皮底下逃脱。
  两辆警车全部被我甩掉后 , 我整个人津疲力竭,拿枪的手大汗淋漓颤栗不止,我丢盔弃甲心有余悸,伏在窗上喘息,阿碧一言不发将车开得飞快 , 滋滋的摩擦地面碎石的声响,在四面八方的窗外炸开 , 升腾 , 四溢 , 从南到北的景物只剩下模糊虚幻的掠影。
  “何小姐 , 走到这一步,没有回头路了。”
  我说我知道。
  我将枪放在耳畔,摇了摇听动静,里面空空荡荡 , 子丨弹丨一粒不剩,我摸出皮包夹层内的弹匣,又重新塞进去五发 , “还有多长时间。”
  阿碧看了眼腕表,“二十分钟后穿过高速抵达珠海 , 至多还有一个半小时,我们必须顺利搭乘去往云南的航班,出广东边境 , 否则省厅一旦下令封锁机场,港口,公路 , 我们就走不了了。特区马上要封了 , 他们想不到您绕远从珠海离开。”
  她透过后视镜看了我一眼,忽然笑出来,“苍哥如果真的凶多吉少,他能在最后时刻看到您,也一定没有遗憾了。”

  我双眼剌痛,额头抵住颠簸颤抖的玻璃,“我不想他死。”
  这五个字我耗尽全身力气,像抽离了骨头,生生扒下一层皮 , 我终于知道,咽回一场倾盆大雨般的眼泪,是多么酸涩苦楚的感受。
  阿碧闯过一道红灯,猛踩油门冲上高坡,犹如离弦之箭一般隐没车海,驶入高桥 , 我死死拉住扶手,身体悬空失去重力,在后厢跌宕起落,胸腔作呕的感觉又一次卷土重来 , 更加猛烈,更加汹涌,撞得眼前一片青黑。
  我搭乘入夜的航班飞往云南,在距离金三角最近的小型机场降落,附近旅店将就了一晚,次日天亮阿石派车来接,他将这几日金三角的局势详细汇报给我,缉毒大队的条子已经在西双版纳和河口布下了天罗地网 , 只等乔苍露出马脚,一举攻下。
  我问他藏毒的地下仓库找到了吗。
  他摇头,“还没有,不过快了 , 黑狼出手,这就是一场真正的黑白较量,黑狼在金三角也有两年,摸底摸得非常清楚 , 苍哥的路数他基本掌握,顺藤摸瓜也就这几日的事。”
  “黑狼最近在哪出现。”
  “他已经不出现了。”
  阿石的回答令我一怔,“他去哪了?”
  “老K发现他卧底身份,在他酒水中下药,想要把他无声无息做掉,结果被他察觉 , 他使计逃脱,再也没回去。”
  原来黑狼暴露了 , 难怪广东和云南省厅这么突然要拿乔苍 , 白道的面纱被揭开 , 激怒了老K , 也激怒了金三角的几国毒枭,白道除了顺水推舟与黑道的硬碰硬,也无计可施。
  只是找不到黑狼,我就无法使出最后的杀手锏 , 赌注又输了一半。
  阿碧沉默半响问我黑狼是不是躲您?
  我面无表情看向窗外,云南清晨的集市就坐落在一条条小巷中,由南向北 , 自西而东,层叠错落。我透过玻璃打量叫卖茶叶的小摊 , 那茶叶还染着露水,似乎刚刚采摘,碧绿清透 , 只是叫不出什么茶。
  “他知道我会来,也一定会去求他,不惜一切求他放过乔苍 , 所以他有五成是在躲我 , 五成暴露后顺理成章回省厅,伺机动手。”

  阿碧面色凝重,“既然黑狼躲您,条子又在通缉您,您不能露面堂而皇之找他,苍哥平安熬过一劫的希望,又覆灭一成。”
  曹荆易说乔苍打败条子的几率只有三成,几乎是必败之战,现在唯一扭转局面的捷径又被彻底堵死 , 这场无可避免的博弈,渺茫到令我无措。
  金三角再也没有安稳黎明。
  阿石开车将我送回自己人的地盘上,在河口一片依山傍水的民房里,看着砖瓦刚兴建不久,地基还是新土,四周爬满灌木丛和杂草堆 , 将几栋房屋藏匿隐去,几个马仔在栅栏圈出的院子里打着赤膊,嘴里骂骂咧咧玩扑克,我靠近时他们毫无察觉 , 议论昨晚在红灯区泡到的马子有多正点。
  “毛哥,那个小凤梨,真他妈有脾气,扎手 , 可驯服了味道也好,水很多,干得我都漏气了。”
  被叫作毛哥的男人摸了摸鼻子,“让阿虎抢走的那个仙仙,看她第一眼是不是长得有点熟悉啊。”
  对面的马仔叼着一张红桃Q , 似乎牌不好,语气也很冲 , “阿丽家的镇店之宝 , 从娇娇变成露露 , 现在这个仙仙一身肥肉 , 跟猪身上的五花肉似的。长得好有个屁用,关了灯谁他妈看得清楚,还不是操着舒服,一头猪操了还卖钱吃肉 , 我他妈拿一千睡她?也就阿虎那楞子抢着要。”
  毛哥眼睛隐隐发光,“像不像何小姐?”

  马仔怔住,想了一会儿咧开嘴,“还真像 , 别说,何小姐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 长得确实俊俏。听说她以前就是**,睡过的男人都从城东排到城西。”
  “她才多大,毛都没长齐 , 常老把势力交给她,估计也是看重她能睡。女人嘛,没有本事 , 有身子就行了。”
  阿石闻言皱眉 , 狠狠一脚揣在男人后脑勺上,“别他妈胡说八道,何小姐到了。”
  马仔吓得一激灵,将扑克牌丢在凳子上,收敛神色转身朝我鞠躬,阿石侧过头看我,见我脸色如常没有发怒,立刻摆手让这帮马仔滚蛋,他们刚要走 , 我出声叫住,“我有事吩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