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3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到庄园见过曹荆易后 , 便直接赶去了金三角,他在那边的根据地非常庞大,地势也很险峻,条子想彻底攻克围剿也不是易事,我知道乔苍已经退无可退 , 他走上了一条殊死搏斗,宁死不屈的路。
  第二天蒙蒙亮 , 我动身去了法华寺。
  车停泊在山脚 , 透过窗子能遥望到寺庙的朱门。
  阿碧跟我一同下车 , 几个身穿青袍的姑子在庭院中扫昨夜积蓄的落叶和露水 , 看不真切面容,只是很单薄。

  一级级石头垒砌的台阶,坠满枝桠凋零的残花败柳,山中气温低 , 再温暖的南城也禁不住风吹雨打,凉意袭袭,叶子也发黄泛枯了。
  伫立正中的寺庙层层叠叠的灰色瓦片在清风晨露中静默 , 柔和的光束细细碎碎洒落,像极了一幅陈旧的卷轴。
  阿碧搀扶我迈上第四十九阶 , 她叫住一个拖扫把的姑子,问她到了招纳香客的时辰吗。
  姑子丢掉扫把,朝我走来两步 , “六姨太到这里是上香还愿,还是指点迷津。”
  我微微愕然,“你认得我。”
  “寺庙上下 , 无不认识六姨太。”
  我双手合十还礼 , “师太,那是过去了。我来探望故人。”
  她问我故人是谁。
  “常府大太太。皈依佛门前俗家姓陈。”

  姑子恍然大悟,“是惠静师太。她正好在诵早经,您随我来。”
  我向她道谢,留阿碧在这里等,只身跟随姑子穿过长长窄窄的过道,往后面禅院去。这一路两旁年久失修的墙壁都长满了枯草黄苔,我记得常秉尧八个月前捐了不少香火钱,似乎还未来得及动工 , 历经多半个世纪的法华寺熬过漫长一冬的湿寒,实在荒芜至极。
  这是一处藏匿在山林枯井后的禅院,铁梨木擎天柱支着两道重檐,交缠的叠嶂防风防巢,冬暖夏凉,檐底西南角铸着雁子窝 , 传出唧唧喳喳的动静,我凝眸看了会儿,几颗小小的毛茸茸的脑袋从窝中探出,又是一年春日 , 花快要开了。
  姑子将我引到两扇关闭的门前,她示意我稍后,伸手朝前一推,嘎吱的钝响传来 , 这寺庙的每一处,都是岁月的尸骸,沧桑,破败,写满了这座南城的历史。
  浓烈的素香溢出 , 一束蓄满尘埃灰烬的光柱随着门扉敞开一晃,我看到蒲团上跪着的尼姑 , 她十分安静 , 有节奏击打着木鱼 , 口中念念有词 , 听得很模糊,仿佛是很高深的经文。
  带我来的姑子伏在她耳畔说有施主造访。
  她起先不肯见,姑子说给了许多香火钱,是有诚意的佛门有缘人。
  她这才勉为其难点头 , 姑子走出朝我弯腰施礼,示意我进门,我跨过门槛儿 , 步子很轻很缓,朝四周打量 , 三尺见方的木桌铺了红绒桌布,生绣的三足鼎炉搁置在佛像前正南一角,野果两盘 , 糕点五块,三炷香徐徐袅袅,一缕淡蓝色的雾气冲上房梁萦绕不绝 , 这间禅院无比沉寂 , 若不是木鱼声断断续续,真是半点生气都没有,仿佛被遗忘在万丈红尘之外,苟延残喘过着日子。

  我在蒲团后半米处停下,嗓音轻灵说,“大太太,别来无恙。”
  跪着的老姑子身体一僵,大约听出我声音,手上的木锤忽然抖了抖 , 从掌心脱落,坠在脚旁,我朝前行走了几步,“只看背影,您可老了不少。”
  我不急于观赏她风烛残年的脸,那一定布满皱纹 , 斑点,哀怨,惆怅,像一张掩埋在黄沙土堆内的纸 , 终于被挖出重见天日,可它无法回到最初纯白胜雪的样子,时光不等人醒悟,不赐人怜悯。
  “在寺庙的日子 , 过得还好吗。”

  她镇定下来,平静捡起木锤,继续敲击,“很好,牢你记挂。”
  果然是佛门圣地 , 棱角再锋锐的人,进来也能磨平在晨昏定省中。我笑了声 , “您这么客套 , 我都不习惯了 , 从前在常府您可是最老谋深算 , 我也把您列为尤其难对付的狠角色。”
  她郑重提点我,“贫尼惠静。那些往事,我不记得了。”
  我走向旁边的矮桌,捞起一本浮在最上面无人问津的佛书 , 背对她慢条斯理开口,“您这么津明,连自己的因果报应也忘了吗。”
  “俗世红尘 , 是非因果还少吗。糊里糊涂就好,一日三餐 , 风月纠缠,看透不说透。这世上看透的人,活着大多不如意。”
  书本一句何处惹尘埃。使我骤然灵光一闪 , 想起那个高僧给我的锦囊,我腾出一只手翻遍身上,最终在胸口吊着的红绳尾找到 , 我慌忙拆解 , 锦囊里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诗——情字当头,亡命鸳鸯。
  我心中滞留一口气,这口气前一秒冰冷,后一秒滚烫,如此反复无常。我松开手,一页页书籍失去禁锢仓促合拢,卷起细碎的残留一丝墨香的风,我不动声色握紧 , 丢向墙根角落,任它没入黑暗。
  宿命轮回,我们都逃不过劫数。
  我深深呼出一口气,转身看向大太太遮掩在佛帽下的层层白发,“你想离开吗。常府的日子,比山野好过一点。”
  她无声摇头 , 毫不眷恋,“陈宝蓉三分之二的岁月,为男人和尊严而活,可男人没有得到 , 尊严也被踩踏。她与常秉尧在婚姻的剧本里,上演了三十年可笑至极的独角戏。”

  她顿了顿,发出一声长叹,“女人最可怕不是容颜老去 , 而是看着男人的眼睛,却看不懂他要什么,看懂了又发现,他眼中没有自己了。一副空壳般的枯槁,如果我早点舍得抽身 , 最后也不至于那么相见生厌。”
  我抬起脚,踩地上投射出的自己影子 , “是我为了平息舆论高枕无忧 , 逼你出家 , 现在我给你选择。留与不留 , 都在于你。”
  她呵笑一声,“即使施主不逼迫我,我也会走这条路。佛堂静心,与那么多女人争斗了一辈子 , 晚年洗清罪孽,也是好事。该谢谢你成全。”
  她从蒲团上站起,燃了三炷香递给我 , 那淡淡的雾气剌入鼻息,引发我一阵没由来的反胃 , 我仓促别开头,躲避那味道,推辞说我不信这个。

  她没有强求 , “我也不信,佛能养身,却不能解忧。它迷惑了世上太多人 , 其实它仅仅一樽塑像而已 , 它尚且逃不出这一方天地,拿什么拯救四方苍生。”
  我借着那燃烧的烛火,看清面前这张衰老的,有些丑陋的脸,失去了养尊处优的生活,失去了世间珍馐的滋养,大太太脱胎换骨,孱弱蹒跚不成样子。
  “常锦舟现在过得很好,有人伺候 , 吃喝不愁,虽然失去许多,可你该知道,她没有能力掌握,她那点小聪明,根本不是这乱世的对手。丢掉被人觊觎的东西反而可以保自己平安无恙。外面盛传乔苍这艘船要翻了 , 她这时抽身,也算捡了个便宜。我会尽力周全她,我与常秉尧的生死血仇,随着他死去、常府落入我手中那一刻 , 就结束了。我不会动你的女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