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156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韩琛走到前台,“麻烦你把他刚才这张单子和以前的单子,都给我看一下。”
  前台的服务员看到刚才这一幕,已经明白了,这是他们那些省里大官们之间的事,她哪里敢掺和?
  韩琛要什么,她只能给什么。
  “以前的单子,只有这个月的了。”
  这位美女显然有点害怕,把单子拿出来。
  韩琛在翻单子的时候,刘处正在打电话。“爸,听说省委秘书长的人选确定下来了?”
  话还没完,刘秘书长正在家里发脾气。本来他以来自己有希望的,没想到今天突然来了一个消息,奇州市委书记出任这个省委秘书长一职。
  心里烦躁的他,正大发雷霆。
  儿子一个电话打过来,偏偏又提起这事,他就在电话里骂人了。
  “你他MD也来嘲笑我?一天到晚就知道鬼混,以后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听到儿子在电话里的声音,他就知道这小子又喝高了。想到这个儿子,刘副秘书长就头大。
  从小就不好好学习,成绩一塌糊涂。高中考不上,自己出面摆平的。大学考不上,又找人打了招呼,出钱出力。
  结果大学没毕业,因为在学校里乱搞,差点被开除。
  毕业出来了,把他搞进单位。凭着自己的地位,终于让他当了处长。他每天就是吃饭喝酒泡女人。
  什么时候他突然关心起这事来了?
  听到儿子说,新来的秘书长是奇州市委书长,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你他MD是不是把人家给得罪了?”

  擦,他还真说对了。看来他好了解自己的儿子。
  这家伙真的把人家即将上任的秘书长秘书给得罪了。
  听到儿子在电话里,我我我我的声音,他顿时气不打一处出来。完了,完了!
  虽然自己心里不服,但总不能表现在脸上。
  人家可是正职,自己只是个副职。
  刘副秘书长抓狂了,急得在家里摔电话。
  此刻,刘处完全明白了,齐雨说的是真的,千真万确,比真的还真。而韩琛又在吧台上查他以前的单据。这事要是传出去,他岂不是完蛋了?
  说完蛋,还是轻的,要是连累了老爸,以后这日子就没法过了。谁不知道,体制内的那些事情?
  如果顶头上司看你不爽,你就是再有本事也是枉然。
  韩琛把账单拍成照片,“齐秘书,你来看看,这事纪委得管管。”
  齐雨还没过来,刘处扑通一声跪下去,抱着韩琛的大腿,“对不起,对不起,我瞎眼了,有眼无珠,求求你放我一马,放我一马行不?”
  刘处跪在那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韩琛见他抱着自己的大腿,不由皱下了眉头,“你这什么意思?”
  刘处跪在地上,“这位大哥,不,大爷,刚才是我不对,瞎了我的狗眼。我该死,我混蛋。你就大人有大量,不要计较好不好?”
  韩琛很奇怪地看着他,“不好意思,我没这种嗜好,麻烦你把手拿开,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齐雨在旁边也不作声,看着韩琛怎么处理这事。
  刘处这人,她认识。
  刘秘书长的儿子嘛,在省城也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主。吃喝嫖赌,样样俱全。
  象他这样的人,齐雨可是见多了,没什么稀罕的。
  平时耀武扬威惯了,没有人收拾他,今天治治也好。
  旁边很多人都认识刘处这人,他经常在这里吃饭,老板都跟他称兄道弟。每次在这里吃饭,开发票的时候,至少要翻一倍,有时更夸张。
  他吃了饭,饭店必须给他打折,开发票的时候,要多开。如果他吃八百块钱的饭,他只给七百,六百,还要拿走几条烟。
  开票的时候,至少开二三千。

  这次也一样,他拿了四条烟。这四条烟都好几千块了。
  吃饭的钱,也翻了倍。
  今天本来没什么事,但是他喝多了,看到韩琛瞟自己的单子,他就以为韩琛有什么想法,再说,他也有可能是心里有鬼。
  一顿饭,也就花了九千多。他拿了四条烟,不过一万多点,却开了二倍的发票。韩琛这一瞟,他就来劲了。
  谁都没想到,眼前这个男子,竟然有这么大的来头。
  如果韩琛只是奇州市委书记的秘书,也许他还有机会摆平。可人家竟然是即将上任的秘书长的秘书。想到这里,刘处想死的心都有了。

  尤其是刚才接到老爸的电话,听老爸那口气,似乎非宰了自己不可,刘处此刻肠子都悔青了。
  抱着韩琛的大腿不肯松手,哭喊着求韩琛原谅。
  本来韩琛也不喜欢跟人计较,但是今天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不就一个省委副秘书长的儿子嘛,有什么了不起的?
  跟顾书记几年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
  小到省委的儿子杜小马,人家是多么客气,没有一点架子。大到江龙,宁雪虹这样的人物。人家也是京城太子爷似的人物,可没有一个象他这德性的。
  你这是仗着谁的势啊?
  韩琛决定,今天好好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不是自己不给他面子,是他不要面子。
  韩琛寒着脸,“现在才知道这样,是不是晚了点?”
  刘处跪在地上,“我跟你道歉,我跟你说对不起,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不把这事捅出去就行。”
  韩琛扬了扬手机,还有手里的发票。

  “估计你平时也这样乱搞,一定捞了不少钱吧!”
  刘处突然抬起手,啪啪啪——“我该死,我该死!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到韩琛无动于衷,他又跪着朝齐雨爬过去,“齐秘书,求求你帮我说句好话吧。我浑蛋,我浑蛋,我该死。我以后真的不敢了。”
  齐雨抱着双手,“对不起,我可帮不了你。韩琛是顾书记的秘书,我可管不到他。”
  刘处一屁股坐在地上,一时无语。
  韩琛道:“齐秘书,我们走吧!”

  齐雨摇了摇头,朝门口走去。
  刘处见韩琛拿到证据,根本不能他面子,他就急了,猛地爬起来,大吼一声,“你们要是不肯放我一马,我就撞死在这里!”
  额?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看到刘处站起来,冲去大厅里的一根柱子旁边,“我说到做到!”
  韩琛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么一招?
  如果他真要是撞死在这里,事情就不好说了。一定会有人借机做文章,说什么顾秋的秘书必死副秘书长的儿子。
  真到了这种地步,人家也不管副秘书长的儿子究竟做了什么事。他的恶,都会随着这一撞,烟雾弥漫。
  可韩琛就不一样了,会有人说三道四。
  这样对顾秋而言,未必是件好事。
  齐雨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听到刘处这么一喊,她折回来。“你这是干嘛?想寻死?行,我给你爸打个电话。”
  日期:2018-03-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