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成了,出山!》
第60节

作者: 荒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孙超说到这里低下了头,神情很是沮丧。
  这些话说起来似乎都没有任何的破绽,简直天衣无缝,可是陆羽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又问道:“既然是坤哥叫你们去放的火,那你肯定不知道那个大老板是谁咯?”

  孙超抬起头看了陆羽一眼,立马道:“我知道,是现在迦南集团的叶珈南。当时他的公司有一个拆迁队,是坤哥带队,坤哥当时给我们说是叶总下达的命令,所以我们无条件去执行了。”
  陆羽捏紧了拳头,然后又看着靠在椅子抽着烟的樊海,问道:“这个人是当年参与放火的人,那个录音的人在哪里?”
  樊海吐了一口眼圈,然后坐直了身体,将烟头在烟灰缸里抖了抖,这才眯着眼睛道:“录音的人不肯回来,只是把录音邮递给了我,大概他是怕被叶珈南杀人灭口吧。”
  “你们真的查清楚了,这个人当年是叶珈南公司的人?”
  陆羽还有些不死心地问道。
  樊海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道:“嗯,我查得很清楚,这个人既然答应了要出庭指证叶珈南,那么他的底细肯定没有问题,要不然过不了庭审那一关。”
  陆羽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于是他便站了起来,然后对樊海道:“既然有人证物证,我去找个律师帮我起诉,到时候我需要证人的时候还希望你能够配合。”
  樊海也连忙站了起来,哈哈一笑,道:“当然配合,我早看叶珈南不顺眼了!至于律师的话我已经帮你请好了,是青溪市最有名的大律师,而且擅长打这种官司,我这里有他的名片,你直接跟他联系行了。”

  说着樊海拉开了抽屉,然后拿出一张名片扔到了桌子。
  陆羽拿起那张名片看了一眼便随手放进了裤兜里面,然后朝着樊海道:“那我先走了。”
  说完也不去看樊江,也没有看站在旁边的孙超,径直朝着门口走去。
  樊海也没有阻拦,只是坐回到椅子,然后朝着樊江使了个眼色,樊江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等到陆羽走出了房间,刚才还战战兢兢的孙超一下子坐到了陆羽刚才坐过的椅子,翘起二郎腿朝着樊海道:“来根烟。”
  樊海笑着将烟盒丢给了他,然后又将打火机扔了过去,道:“不错,演技很好,我都差点信了。哈哈。”
  樊江也跟着笑了起来,孙超叼着烟点燃,猛吸了一口,道:“我不是演的,我只不过在陈述一个事实罢了。”

  “说得对,说得对,哈哈哈!”
  樊海笑了起来。
  此时陆羽已经走出了加工厂,那辆奔驰车还停在门口,司机看到他出来,便微笑着对他道:“陆先生,你要去哪里,我可以送你。”
  这个地方确实也不好打车,陆羽也没有拒绝,径直了车,然后司机开着车进了城。
  陆羽随便找了个地方下车,然后重新打了一辆车回了丁云静那个小区。
  现在他已经从丁云静那里要到了钥匙,直接开门进去,家里没人,丁云静显然还没有下班。
  他坐在沙发拿出手机给丁云静打了个电话,丁云静很快接了起来。
  “警官,我有了一些新的证据,你要不要听听看?”
  陆羽对着手机道。

  丁云静在电话那头愣了一下,然后问道:“听听看?是录音?”
  “聪明。我这里有一段录音,里面说话的是叶珈南,你来帮我确认一下吧,我相信你对叶珈南我更加熟悉一些。”
  陆羽道。
  “好!你现在在哪里,我马来找你!”
  丁云静语气急促地道。
  “在你家里。”
  “行,我马回,等我!”
  丁云静挂断了电话。
  第六十四章辨别真假
  丁云静回家的速度很快,十五分钟不到便已经开了门走进了客厅。陆羽此时正坐在沙发看电视,电视放着无聊的电视剧,他当然没有认真看,脑海里一直在想事情。
  听到开门声他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看,道:“回来啦?”

  丁云静换了一双拖鞋,将警帽放在茶几,端起水杯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才道:“嗯,录音在哪里?”
  陆羽连忙将那支录音笔拿了出来,递给了丁云静。
  丁云静看着录音笔皱了皱眉头,不过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按下了播放键,放到耳边听了起来。
  只听了一遍她便将录音笔放在了茶几,非常肯定地道:“这录音是假的!你从哪里得到的?”

  陆羽闻言大吃一惊,他虽然听了很多遍也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但是并没有听出来哪里不对劲,为什么丁云静能够这么肯定地说这个录音是假的呢?
  他抬起头看着丁云静,好地问道:“假的?你确定?”
  “我当然确定,里面说话那个人的声音虽然和叶珈南非常相似,但是细微处的语调完全不一样。这明显是有一个擅长模仿的人刻意模仿出来的声音。像这样的模仿达人并不少见,有些人模仿一个歌星唱歌能够让人真假难辨。”
  丁云静非常笃定地道。
  “你凭这一点说录音是假的只怕不够说服力吧?”
  陆羽摇着头道。
  丁云静又拿起那个录音笔听了一遍,然后才认真地道:“真的是伪造的。叶珈南和员工说话的语气虽然霸气威严,甚至有些霸道,但是绝不会说别怪我心狠手辣这样的话。他一向在人前塑造的都是儒雅的形象,在下属面前即便偶尔发怒,说话也不带脏字,言语温柔,语气霸道,这是他的特点。也许你觉得这还是不够说服力,那么有一个最关键的地方,叶珈南不是青溪市本地人,他出生在北方,二十岁才南下创业,所以他的卷舌和平舌音分得很清楚,而录音当那个人该卷舌的音根本没有卷舌,一听是本地人的口音!”

  这一番话顿时让陆羽目瞪口呆,他完全没有想过叶珈南不是青溪市本地人这件事情,他只是听到声音极度相似,并没有考虑过卷舌和平舌之间的区别。
  丁云静是个经验丰富的丨警丨察,她当然能够注意到这些细节。不等陆羽反驳,丁云静又接着道:“录音结尾还有个人说了一句:‘明白,叶总。’你不觉得这句话有些刻意吗?好像故意要让人知道那个说话的人是叶珈南一样。”
  陆羽想了想,觉得有些道理,但还是有些不甘心地道:“那个人说这句话也并非全无必要,下属回答级,加个称呼很正常啊。”
  “确实也有这个必要,不过出现在录音里面总觉得太刻意了一点。你先跟我说说看,这个录音是从哪里弄到的?”
  丁云静将录音笔放到茶几,看着陆羽问道。

  “樊海给我的。”
  陆羽并没有隐瞒,他还是非常相信丁云静的,这个女警是个很有正义感的人,绝不可能出卖他。
  “樊海?鼎胜和集团主席樊彬的老二?”
  丁云静很是惊愕地问道。
  “对,是他。”

  陆羽点头道。
  丁云静很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然后抿着嘴唇道:“不应该啊,鼎胜和跟迦南集团是合作伙伴,历年来关系都非常好,在很多项目,两个集团都是合作开发的,各占一半的股份,看起来像兄弟集团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