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成了,出山!》
第58节

作者: 荒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初夏心里莫名地一痛,她以为陆羽是要跟她说关于高琳的事情,也许是想告诉她,他不喜欢她,让她不要在他的身浪费时间了,很多小说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吗?
  她顿时心情低落到了极点,原本想说的话也无法说出口了,她只得垂下头,道:“那……那去人工湖边,那里较安静。”
  “好。”
  陆羽说完便径直朝着楼梯口走去,他在师大这几天跟着叶初夏都已经转了个遍,去人工湖的路他当然也认得。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到人工湖边,路都没有说话,好像两个不认识的人一样。
  湖边有长椅,可以并排坐三个人,但是他们两个人坐下去之后便不会再有第三个人不识趣地坐下来了。
  于是陆羽先开了口:“初夏,你应该知道我出山来的目的吧?我绝对不是为了来享受都市生活的,也不是为了赚钱或者成名。”
  叶初夏愣了一下,这似乎和她预想的话题完全不一样,她想了一下,连忙回答道:“嗯,我知道,你是查明十年前那场大火的真相,希望为你父母讨个公道。”
  “不错,尽管我出山之后一直在保护你,但我并没有放弃过追查真相,终于现在有了线索。”

  “什么线索?”
  叶初夏也有些激动地问道。
  陆羽眼神忧伤地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良久才长长地叹息了一声,道:“命运总是如此捉弄人。初夏,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朋友,而且是我出山以后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有人如果要伤害你,我豁出性命也会保护你的,可是我却不得不做一些可能伤害你的事情。”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面的话让叶初夏还感到有些欢喜,可是后面的话却让她莫名地紧张起来。
  陆羽咬了一下嘴唇,仿佛下定了决心一样,道:“我找到的线索非常明确地指向了一个人!是你的父亲叶珈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叶初夏猛地从椅子站了起来,很是用力地喊道,她的眼眶一下子红了,双肩忍不住颤抖起来。
  陆羽看到她这个样子也是有些心疼,这个情况确实让人难以接受,可想而知她心里到底有多痛。
  “我找到了一个人,他叫孟坤。当年是他到我们家去威胁我父亲搬家,还因此和我父亲大吵了一架,我当年虽然还小,但是也还有些印象。后来孟坤又派人来骚扰我们家,企图把我们逼走,但是我父亲没有妥协,最后孟坤没有办法,接到司的命令之后,在一个晚放火烧了我们家。”
  陆羽说到这里已经沉痛得哽咽起来,整个人无力地靠在椅子,眼眶泛红。
  叶初夏捏紧了双拳,后退了一步,嘴唇颤抖着道:“你……你的是意思那个孟坤交待了,说是我父亲指使他的,对吗?”

  叶初夏果然是个聪明人,她一下子听出陆羽的意思了。
  陆羽点了点头,道:“对,孟坤是这样说的。这只是一个人证,当然还不够,后来又找到一个人,那个人是直接参与当年放火的一个人,他的话当然较可信。最重要的一点,另外一个人掌握了一段录音,正好是叶珈南下达放火命令的录音,我现在正要去证实录音的真假,如果是真的,你知道我会怎么做的,对吗?”
  叶初夏对于当年的事情当然不是很清楚,那个时候她也还小,对于父亲的事情根本不会过问,到底叶珈南是不是那个幕后指使的人,她也不清楚,她只是固执地相信自己的父亲不是那样残酷无情的人。
  第六十二章录音
  面对陆羽说的那些证据,叶初夏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她心痛得无法呼吸,跌坐在桌子,很是固执地摇着头,道:“不会的,不会是我爸。他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呢,他是个有原则的人!”
  “因为他是你的父亲,所以在你眼里他当然是一个好人,可是你也不想想,如果他真是一个好人的话,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仇家,为什么你会有这种处境。这个世界有钱的人很多,如那个罗仲恒,家里也有钱不是吗,可是他在学校却没有遇到你这样的麻烦。”
  陆羽非常认真地道。
  叶初夏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整个人埋头痛哭起来,她实在无法面对如此残酷的真相。
  在她的印象里,父亲应该是温尔雅,从不对她说重话,只有在他的下属面前才会展现出自己的威严和霸气。他还是个慈善家,经常给各所学校捐钱,给那些福利机构捐钱,还成立了一个基金来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
  这样一个有着慈悲心的人怎么可能会那么残忍地下令放火烧死一家人呢?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是陆羽又说得如此地斩钉截铁,由不得她不信。
  看到叶初夏的样子,陆羽也有些于心不忍,这个女孩子还是个没有出社会的大学生,她清纯而又单纯,这些原本都不是她应该去承担的,可是她又偏偏是叶珈南的女儿,她没得选择。
  “初夏,无论如何,我都把你当成我的朋友,我只希望能够揭开真相,为我父母报仇,我不会伤害你的。”

  陆羽拍了拍叶初夏的背,言语真诚地道。
  “我知道,我能理解你,可是我绝对不相信我父亲是那样的人。这其一定有什么误会,甚至可能是其他人的陷害!”
  叶初夏突然抬起头来,她的双眼通红,看起来我见犹怜,可是她的眼神却十分地坚毅。
  她看着陆羽,恳请道:“你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我去问他,我一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

  陆羽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个请求合情合理,所以便对她道:“好,你去问吧。我希望他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做过敢承认,那样我佩服他,我可以光明正大地找他报仇。”
  “你放心,只要他做过我一定会让他承认的,如果他没有做过,你要想伤害他,那么必须从我的身踏过去!”
  叶初夏抹了一把眼泪,一脸的倔强。
  陆羽叹了口气,道:“在你心里我是这么一个是非不分的人吗?如果他没有做过,我绝对不会伤害他的,如果有人陷害他,我一定还他一个清白,然后将幕后的人揪出来。”
  “好,记住你说的话,我现在去找他!”
  叶初夏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的背影那么孤单,那么落寞,飘逸的长发在风凌乱。
  陆羽无力地坐在椅子,虽然跟叶初夏摊牌了,可是他觉得自己仿佛做错了一件事情,万一真的像叶初夏说的那样,叶珈南是被人陷害的呢?到时候自己如何面对她?她今天所受的伤痛只怕也无法弥补了。
  他坐在椅子想了很多,最后他觉得证据如此充分,叶珈南应该不可能是被陷害的,所以他决定先去找樊江,看一下那盘录音到底是不是真的。
  他给樊江打了个电话,那个家伙接得很快,似乎一直在等着他的电话一样。
  双方约好还是在次那个咖啡店见面,陆羽立马打了个车前去。
  到了咖啡馆,樊江还是坐在次那个位置,桌子放着那顶黑色的礼帽。说实话,樊江戴礼帽并不好看,有点像小丑,而且他的见面方式也搞得好像接头一样,非常地幼稚可笑。
  尽管如此,陆羽还是坐到了他的面前,为了那盘录音,不管有多讨厌樊江这种人,他都得忍耐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