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5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很坦诚的摇了摇头,说:“没同意,也没拒绝,我知道这样挺渣的,可我真的很怕,怕我们不能回到从前,又怕我们再次分开我们的家都在小城,她是个要强的姑娘,一心想要留在北京那座城市,我很难实现她的愿望,又为什么要拖累她?”
  “借口。”
  “不是借口,而是事实,我知道自己的斤两,也明白她的心气儿,当初她离开的时候我就有想过,等我想通了之后,我又很懊恼,懊恼最开始就不该跟她在一起,那个傻女人,最青春的那几年,最宝贵的那些东西,都搭在了我的身上。”
  林佳一没了言语,我也不再去看她。

  自顾自的打开最后一罐啤酒,喝了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跟她说这些,也许是我真想找个人来倾诉,也许是在通过她来说服我自己张瑶跟我的距离太过遥远,我们不适合谈论这些,至少,目前是这样的,而林佳一,她身上有我丢失了的东西,自己难免会对她产生亲切。
  这个夜晚很安静,天气转凉,我也关上了还在开着的窗子转过身后,我发现她呆呆地坐在那里没有动,这很不像她。
  林佳一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向我问道:“会不会有天,我也会跟你这样,忘记了他?”
  “我没忘记过佟雪但,你最好能够忘记小安。”
  “这应该是他希望看到的。”

  “将一切都停留在回忆里么?”
  有些事有些人,之于我们而言,如同看过的电影一般,随着时间推移,沉淀在记忆深处是最好的归宿至少,对林佳一来说,项小安就是这样的角色。
  现实就是这样无奈而残忍,因着阴阳两隔,林佳一早晚都会有新的人生,新的伴侣,总有一天要结婚生子,如果她的心里一直被项小安占据着,那么对她未来的伴,实在是太过不公平了一些。
  庆幸的是,她有这个觉悟;不幸的也是这个。
  眼前的她,给我的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好像,这天来医院看我的三个女人都是这么不真实,跟平时有了很大的出入,我甚至会觉着,我见到的她们,没有一个人是真正的自己。

  “其实,我早就知道的。”林佳一眼神朦胧,喃喃的说:“在他知道自己病情的时候,就开始刻意疏远了我等到我知道了那一天,他直接就不跟我说一句话,项小安在你们眼里是洒脱的,是乐观的,可他在我眼里却是可怜的,真的很可怜。”
  她笑了笑,很无奈,“不敢爱,不敢恨,只能淡然的,面对每一件糟糕的事情,面对生活给他的恶意。”
  “是啊,我们只看到了他表面的光鲜,至于里子,或许能看到的人,就只有你了。”
  “打住。”

  林佳一摆了摆手,“别说这些了,再说下去的话,我容易控制不住自己。”
  她在笑,我看到的却是她在哭。
  轻轻点了点头,我道:“早些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头很痛下次我绝不会这么做了。”
  “这最好不过喽。”
  林佳一俏皮一笑,站了起来之后,对我说道:“你好好休息,等你痊愈了,摆渡酒吧随便喝。”

  “那感情好啊。”
  她来的时候,带着什么样的情绪不是我能了解到的,但是她走,绝对是带着落寞的,因为她想起了他。
  我自己倒在病床上,说不出自己有什么样的想法,什么都没去想,偏偏又什么都有想,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我能听见窗外车轮驶过的声音,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此刻,我并不孤独。
  我有灯光和月色陪着。
  我很寂寞,因为陪着我的东西,不是人。
  没人跟我说话,没人对我表达关切,所以我才会想起白天时发生的种种,佟雪走了,她这个时候应该正在萧山机场准备登机,然后在午夜里,回归到北京,冰冷而污浊的天气里。
  如果来得及的话,她还能见到北京的雪,开春以后下起的雪
  我深知自己今天有多么软弱,那种时刻我该抱住她的,可话说回来,理智一些也没有什么错,就像林佳一跟我说的那样,我是个贪心的男人,之所以没有同意,是因为心里没那么爱了。
  我打从心底不愿意接受,但,事实就在眼前摆着。
  佟雪又给了我半年,何尝不是她失望了呢?偏偏失望中,又带着点幻想,她了解我,胜过我了解她。那个倔强而骄傲的女人,在今天上午,感情被我给践踏了。

  她会哭泣吧她也会绝望吧?
  不知怎么想的,我直接掏出了电话,给她拨打了过去,只可惜,等着我的,是电子女声,显得有些冰冷格式化的,关机提示音。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怔怔地盯着天花板出神,就这样如此反复着,翻来覆去的躺在床上无法入眠。
  当东方露出鱼肚白的时候,我从床上爬了起来,脑袋浑浑噩噩疼的要命,一整夜,我抽了半包烟,然后在寂静的屋子里,忍受着被寂寞包围的感觉。
  我在等张瑶。
  她昨天告我说,要在今天一起去赴陈金发的赔罪宴。
  我很抗拒,可她要求我必须要去顶着黑眼圈,我在病房的独立卫生间中洗漱了一番,头发有点油腻,但我现在无法沾水,只能在一会儿去外面的商铺买一顶帽子。
  脸色有些苍白,一夜无眠加上有伤在身,由不得我不是这副样子,胡茬冒出了头,看上去有些邋遢。
  “这他妈还是我么?”自嘲一笑,我对着镜子质问着。
  “陈默,准备怎么样了?”
  张瑶给我打来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医院旁边的小超市中,准备买一把便携式刮胡刀。
  “还成。”我摸着刚刚戴上的帽子,回答道。

  “半小时之后你来客栈,跟我们一起过去。”
  “你哥还有陆伟没有走么?”
  “我哥走了,陆伟在这儿。”
  我听过这句话之后,不知怎的,心脏没来由的一抽,轻哦了一声,说:“要不就你们去吧,我这样子也不能喝酒,也不方便见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昨天佳一找过你,你们还喝了酒。”
  “行啦,陈金发主要是赔罪的,而你又是当事人,不在的话总归有些不好。”
  “呵,我知道了。”
  我主动结束了通话,对着正在理货的超市妹妹说道:“给我拿一包南京,谢谢。”
  接过烟,在吧台处结了账,我走出了小超市,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应该是吃醋了,就是在知道陆伟会跟着一起去的时候,更重要的是,跟张瑶关系密切的张啸林不会过去。
  昨天我见过那个男人,据张瑶说,陈金发最后会妥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陆伟我不了解那个男人,我只知道他很有势力。
  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功男人,对女人的吸引力更何况,张瑶本身就很优秀,她不比任何一个男人差,大概能配得上她的人,就该是陆伟那样吧?
  自嘲一笑,我拆开了香烟的包装,吧嗒点燃了一口之后,我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
  不是在乌镇迷了路。
  是在心途迷了路,曾经我以为我至少有两种选择,现在看来,我可能一个选择都没了,佟雪带着失望,带着半年的承诺回到了北京,而今,张瑶身边又有一个陆伟陪着。
  她们都是对的。
  只有我是错的,因为我没有足够鲜艳的外衣——权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