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53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什么好与不好的。”
  张瑶抱着肩,走到我面前,我们之间只隔了大概一步的距离,她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我,眼神清澈我突然很慌,自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血液上涌,脸上发烫。
  “怎么?你就这点胆子?”张瑶嘴角一扬,好看的眸子眨了眨,说:“昨夜听陈金发他们叫屈的时候,我还怀疑这伙人的演技怎么会如此拙劣可今天从你这边得到验证的时候,我更惊讶,你什么时候这样疯狂了?现在看来,你这家伙,那点胆子怕是在昨夜都用尽了吧?”
  “随你怎么说了。”我有些不自然的笑了笑,问:“还是说正事吧,最后陈金发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栽了,他明天会在这边摆酒道歉。”
  “我靠,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张瑶沉吟了下,说道:“对了他指名让你过去。”
  “我可是病号,还是免了吧。”

  “你是担心他的刁难么?”
  这种事没什么好否认的,生而为人,应该知道敬畏,我不是张啸林,也不是陆伟,我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就像我跟陈金发说过的话,不论在乌镇还是在北京,我都是最为微小的那一个。
  “看来你真的是没什么胆子了。”
  “你也说了我的胆子都用尽了。”
  “他挺佩服你的,你知道他是怎么形容你的么?”张瑶卖了一个关子。
  “不想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陈默,你什么时候这样无趣了?”

  面对她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如下午时,佟雪让我做那道选择题时一样。
  或许是我没了胆色,或许是我正苦陷进了一个怪圈我很想让张瑶站在朋友的角度帮我分析一下,我该怎么回答佟雪给我出的那个选择题,但我不能这样做,她也是个女人,更是一个我有着某种特殊感觉的女人,我如果那样做了的话,我们之间,极有可能回到之前的那种关系,甚至是更糟!
  无法否认我是贪心的男人。
  “呃佳一什么时候能回来?”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她一个,我也只能用这种方式来逃避。就像一只鸵鸟,将头深埋进沙堆中一样。
  “她已经回来了,现在正跟着杨帆他们拍摄呢。”
  “要不要这么赶?”
  “佳一说,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耽误工期。”

  “难得她能这样认真。”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看了她一眼,发现又回到了最开始的起点,她的眼睛很明亮,尤其是晚霞映衬在了她的侧脸我突然很慌,不敢再去注视她的双眼,我走到窗边,给自己点上了一支烟,说:“我今天想了很多,如果重来一次我还会不会这样做答案很笼统,或许会也或许不会。”
  “当时那个情况,如果只有我跟陈金发的话,那么现在在病房中跟你聊天的人一定不会是我,丫真的很嚣张,我长这么大,就没那么憋屈过可我也真的没办法,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三十万不对,应该是十万,十万块我们给还是不给?”
  “我哥能搞定的。”
  “我不想看你求人。”莫名地,我冒出这样一句话来,没有思索,更没经过大脑的考虑。
  张瑶没有说话。
  我也不敢回过头去看她。
  不加掩饰,没有排练,甚至都不曾预料到的话,就这样被我吐了出来,就像喝醉了的午夜,胃液忍不住翻滚而出一样,没有一丝一毫的防备。
  张瑶没有说话,我知道她就站在我身后不远的位置,哪怕我能听见她的呼吸,能感受到吹进窗子里的风,吹乱了她的发梢,我也不敢回头去看。
  仿佛自己所有的勇气,在前一刻就已经被我耗尽。
  香烟被我夹着,直到火星儿烫到手指,我才发觉,原来自己只是将它点燃了而已,怔怔地盯着逐渐燃烧殆尽的烟蒂,我随手将它按在窗台上捻灭,然后丢在窗外,任由风将它吹响不知哪里我的心也跟着它一道飞出,带着点窘迫与慌张,还有那抹不易察觉的期待。
  “公德心这个东西,你真该有的。”

  张瑶终于开口,只是没有再跟我纠缠上一个问题。
  我长吁一声,故作轻松地耸了耸肩,回身道:“脑子被自己打坏了,也把那些东西打丢了。”
  “是吗?”
  张瑶歪着头,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一阵风过,几缕碎发随风飘着,很美,很明媚,她轻轻的问:“你确定自己脑子丢了?”
  现在这感觉我不知道怎样形容才算恰当,只觉着自己就像十八岁那年,陷入进了初恋怪圈的少年,红着脸,不敢跟对面的姑娘说一句完整的话。
  不,不该出现这种感觉的,我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现在不是十八岁,毕竟一切已经过去了九个年头,而我对面站着的,不再是那个我挚爱的姑娘她是张瑶,是一个就算在北京都很优秀的女人,我们之间的差距很大,两个世界的距离,我,跨不过去。
  深吸一口气,我笑道:“这有什么不确定的,现在头都在发胀,真的,我后悔了,再来一次的话,我绝不会这样做。”
  说谎并不难,骗人也不难,可笑着说谎,骗一个对自己很重要的人,却很难。
  “难得,你能聪明一次。”

  张瑶并没有什么变化,一直都是一个态度,一个表情,见她如此,我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失落。就像个期末更改了成绩的小孩,不想让家长发现,又渴望家长给予关切跟照顾矛盾极了。
  她应该是能够看透的,只是她并没有戳破。
  “是啊,我这样的傻逼聪明一次真的很不容易。”自嘲一笑,我问:“你不用去跟你哥他们去吃饭吗?大老远来帮忙的,这样怠慢总是有些不好的。”
  “你已经第二次问我这个问题了。”她翻了个白眼。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也想有个人陪着我。
  这样矛盾的心理我当然不会言明,只能尴尬的挠挠头,说道:“看我这记性。”
  “算了,你自己待着吧,我先回客栈了,明天你跟我去见陈金发。”
  “找准自己的位置,工作时间你要听我的,出差也不例外。”张瑶很强势的打断了我,仿佛这一刻的她,才是我最为熟悉的那个人。
  处事不惊不喜,决断雷厉风行。
  “你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ok。”张瑶点了点头,转身而去,丝毫没有拖泥带水。
  我多希望她能给我留下几句话,哪怕是一个关切的眼神也好可能是我想多了,其实我们之间只是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朋友,又何必在心里给自己加上那么多戏份呢?
  直到病房的门关上,我才叹息,摇头,最后倒在病床上躺尸,直到被深深的孤独感包围。
  人一安静,就忍不住会想很多跟自己意念过不去的东西,我此时想的是该怎样给佟雪答案,该怎样面对那份失而复得的情感。
  我不该犹豫,可偏偏在那个时候就犹豫了,是我不爱她?还是我的心里有了另一个人?
  两者都有,也都没有。

  因为我自己都不是很确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