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51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就是他聪明的地方,博瑞是一滩深水,稍有不慎就会被吞没,而刘磊却在博瑞坚持了这么久,并且爬上了现在的这个位置,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不禁会想,如果跟陈金发谈判的人是刘磊,或许他有更加合适的办法,解决讹诈问题。
  “刘哥,有烟吗?一宿没抽了,有点空虚。”
  他的态度已经给了我答案,我又何必纠缠?虽说我们在公司有些明争暗斗,但现在是在乌镇,我们应该一致对外的,这个浅显的道理我们都懂,所以,此时,我们才会如同朋友一般相处的和谐。
  “这是医院,真的好吗?”
  “整间屋子里就我们俩,怕什么?”我怂恿着他。
  “成,正好我也想抽了。”
  刘磊笑着说了一句,从兜里掏出想要,抽出一支烟递给了我,并帮我点燃。
  淡淡的烟草味夹杂着医院特殊的消毒水味道被我吸尽肺叶,很快就让我静了下来我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至于其他的,就让命运那个家伙决定好了。
  我们就这样相对着吞云吐雾,安静而惬意,即使阵阵疼痛从我头顶传到身体的每个角落,抬手,轻轻碰了下患处,“嘶真他妈疼。”

  “五针能不疼么?”刘磊在一边接过话茬,说道:“陈默,既然你叫我声哥,我也不跟你客气了哈,你丫是真牛逼,怎么下得去手呢?”他一脸肉疼的看着我,“医生给你包扎的时候,从你头皮上取出了好几片玻璃碎片,还他妈挂着肉丝我一个老爷们看着都疼,别说张总跟那姑娘了。”
  我注意到刘磊还提了句那个姑娘,便问道:“刘哥,剩下那人是谁啊?佳一?”
  “不知道,没见过。”刘磊啧啧称奇道:“说来也怪了,那姑娘看你这副样子之后,当时就掉眼泪了,哭的稀里哗啦的,硬是没有哭出声儿。”
  闻声。
  我苦涩一笑。
  那姑娘一定是佟雪。
  想想也是,她跟我们住在一家客栈,张瑶知道消息后,一定会通知她的。

  原来,她还会因为我而流泪么?这般想着,越发觉得自己可笑。
  刘磊待到了中午,我便让他吃饭去了,毕竟现在我已经醒了过来,除了头有些疼之外,并没有什么异常,没有必要让他陪着。
  正午的阳光照进屋子里,打在我的脸上,暖洋洋的,让人忍不住泛起丝丝困意,就在我眯起眼,准备睡觉的时候,病房门再次打开。
  她没有在今天离开乌镇。
  我本想装睡,可刘磊的那些话在我脑海中回响我狠不下心来,即使将要面对的是她的责备也不例外。
  “不够明显吗?”
  “我是病号,跟我说话至于这么大火气么?”
  “陈默,你今年多大了?”
  “明知故问。”
  “可你这样真的不像是一个成年人,你知道么?”
  我笑了笑,问道:“那你说,成年人应该什么样?”
  “至少不会随意跟人打架。”
  “他们打得我。”

  “你”佟雪愤恨的举起手指,指着我一字一句道:“你当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刚我一直跟张总在一起,陈默,我就像问你一句,你这么做,值吗?”
  我从未想过佟雪会跟张瑶待在一起,既然她这样问了,很明显是知道了事情真相的,我将准备的那些说辞咽进了肚子里,侧过头,不敢直视她的眸子。
  “没什么值与不值的,在我看来我这件事做的有意义,可在你们那些人的眼里,我明显很幼稚。”
  “你倒是看的开。”她笑了,被我气笑的。

  “已经发生的事儿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
  佟雪没有言语,而是在我病床边上坐了下来,她轻轻地抬起手,抚摸着我被包扎的地方鼻尖被她的秀发掩盖,很痒,也很暖。
  这一刻的她,像极了原来的她。
  “你还记得上大学的时候你跟人打架吗?”

  “有什么不记得的那个时候也是这德行,不过比这轻多了。”
  “不要去管这些事了好不好?”
  “我倒是想可现在的事态发展已经不是我能决定得了的。”
  “你知道我不是指的这些。”
  佟雪猛然抬头,用手将我的头扳住,让我注视她红着、湿润的双眼,坚定地说:“回本溪吧,我跟你一起回去,我不要什么房子了,我也不想待在北京,那座冰冷而复杂的城市里了。之前的那些事我不想解释什么,但请你相信,我绝对没有做过对你不起的事情,我们回到小城,在那里定居,在那里生活,好么?”

  这天乌镇的阳光很耀眼,打在她的背影上,是那么的虚幻,那么的不真实。
  人们都说,当一个人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脑子里就会放走马灯,回忆他的一生我没有严重到要死的地步,最多就是脑震荡,可此刻,我的脑海里放起了走马灯。
  我的走马灯只回忆了一些片段,每个片段都有关于她,有关于我们。
  佟雪说,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我该怎么回答?
  那些有关于青春,有关于爱情,有关于美好有关于痛苦,有关于成长,有关于分别的记忆,就像冲开了闸门的洪水一样,迅速占据了我的脑海,有点晕,也有点乱。
  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过这一种。
  因为它是梦,是幻想,是我在每一个醉酒之后,难眠的夜里,独自舔舐伤口时,才会想到的事情!

  现在它正在我面前发生着,裸的,不加一丝遮掩。
  佟雪坐在病床边上,直视着我的双眼,而我此刻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一切来的太过突兀,她没有给我丝毫准备,我甚至会怀疑面前这个女人是不是佟雪,是不是那个理智的姑娘。
  答应,拒绝。
  这两个选择摆在我面前。
  我很害怕。
  脑子在飞速的运转着:她是认真地还是在开玩笑?我们重新在一起之后,会有矛盾吗?会回到当初的感觉吗?如果再次出现什么无法避免的困难之后,我们是分开,还是能一起克服?
  我爱了她七年,而现在,我还爱着她吗?

  这些问题简单而繁杂,我就像一个在沙漠中走了很久的人,没有了水,也失去了方向。
  那些誓言,那些美好的东西,在脑海中定格;可在它定格之后出现的,却是分手的那个秋夜,北京寒冷的秋夜冰冷的房间、空旷的双人床、丢弃在地上的啤酒瓶跟烟头。
  我无法否认我们爱过,也无法否认现在我对她还残存着感觉,可这不是答案。
  分开这么久,在她身上发生过什么都是我不知道的事情,同样的,我发生了什么她也不了解,凭着当初单纯的情感,无法维系现实的婚姻。
  它就好像水晶,看起来剔透纯粹,可真的很脆弱。
  我不是一个现实的人,是她的离开让我变得现实,而今,又是她,想要我天真。
  一切看起来太过可笑。
  可这一切又都是正在发生着的。

  她的眼里有期待,有窘迫,这个一向很倔强的女人,此时正咬着嘴唇,等待着我的答案。
  “我”张张嘴,我还是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我大概知道答案了。”
  佟雪突然笑了,笑的很无奈,她说:“陈默,我是不是很傻?丢掉的东西都找不回来,更何况是人呢。”
  “我不是那个意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