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50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艰难地转过头,发现不远处有个男人在守着,觑起双眼,我看出来那人是刘磊张张嘴想要叫他,可我发现自己还说不出话来,声带好似被人揪起来一般,很紧。

  此刻,就连吞咽唾沫,都成了一件对我来说很困难的事儿。
  “这他妈的,怎么这么严重?”我在心里疑惑着,强迫自己抬起手,将放置在床头处的杯子打到地上,用以发出声音,吸引刘磊的注意力。
  刘磊闻声一惊,向我这边看来,发现我醒了之后,他带着说不出几分虚假的笑意,关切的问道:“陈秘,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扯了扯嘴角,用手指着自己的嘴,摇了摇头示意他我说不出话来,紧接着,我又指向病房角落,放置的饮水机。
  刘磊点头,“想喝水是吧?我这就给你倒去。”
  片刻,他就端过一杯水,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之后,端着水杯,喝了起来。
  很凉,很甜,我第一次发现清水是这样好喝!
  干渴的喉咙得到滋润,嗓子好受了不少,放下杯子,我尝试着让自己发出声音,庆幸,我没哑不过声音真的很不好听,就像长时间没有被碰触过的鼓皮一样。
  “刘总,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刘磊笑了笑,看了眼手机之后,说道:“十点。”

  “陈秘,你可真冲动,怎么就自己去见那伙人了呢?你都不知道昨夜给张总急成了什么样!”
  我摆摆手,苦笑着问:“她呢?”
  “去接人了。”
  “昨天那伙人怎么说的?”
  “具体的我也不了解,让丨警丨察带走了嘿,这帮人可真逗,都把你打到脑震荡了,还说是你自己打的,怎么想的呢。”刘磊哈哈笑着。
  看来我赌对了,可我也没想到,我自己竟然会把自己打到脑震荡我见过林佳一开别人的脑袋,至多就会破开个口子,然后流出一些血,怎么我自己出手,就把自己打到轻伤害了呢?
  刘磊走到近前,问:“你吃点东西么?”
  “还不饿,而且我这状态也没心思吃东西。”此刻,我觉得刘磊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可恶至少让我在异地他乡的乌镇,感受到了同事间的关怀,虽说这极有可能是张瑶交代好的事儿。
  “刘总,电话能借我一下吗?我想给她给张总打个电话。”
  “看我这记性,张总还说过呢,让你醒了之后给她去个电话。”说着,刘磊掏出手机,给张瑶打了过去,聊了几句之后,递给了我。
  “张总”我有些‘惭愧’的打了声招呼。
  “你是神经病么?”

  “我”顿了下,我说道:“这不是定好的么,我自己去找那伙人谈,昨夜跟今早,没什么区别的。”
  “确实没区别,只是早晚挨打的事儿。”张瑶的语气带着恼火,即使隔着电话,我都能闻到一股火药味一点都不用怀疑,只要她在我身边,绝对会给我一巴掌,那个女人做的出来这些事。
  “呃现在再说这些已经没必要了,反正都发生了不是吗?”我笑了笑,说:“陈金发昨儿的意思是,价格可以谈,我让他给个价位,他说十万你说的对,这孙子就是想讹诈我们的。”
  “不过现在讹诈不到了。”我很笃定。
  “然后呢?他们让丨警丨察带走之后,事情就解决了么?”张瑶问。
  “至少钱的事儿解决了他们可以讹诈,我也可以,更何况我现在的伤势绝对比那个被佳一打了的家伙严重多了。”
  她还是没了解我看了眼侧耳倾听的刘磊,对他说道:“刘总,能麻烦您出去下么?我有些事儿想跟张总谈您别介意。”
  刘磊呵呵一笑,走了出去。
  等他关好门之后,我再度开口,对张瑶解释道:“我是自己打的。”
  “别怀疑,这个伤是我自己造成的。”
  “我说那伙人被带走的时候,怎么叫嚷着自己冤枉呢,合着真是你自己做的?”
  “对”我点点头,“昨天谈的时候,他们根本就没想解决这件事儿,很明显,董舒菡与他们之间存在的利益关系很重要,我看没办法了,这帮孙子还出口不逊,就想了这么一招。”
  “那他们够悲催的了,不过你想过没有,丨警丨察很容易就调查出来,这是你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你忘了我原来是干什么的了么?”我带着一些自得,笑着开口:“餐馆门口的监控是亮着的,但是室内的并没有,而且当时陈金发周边三桌之内没有坐人,老板跟店员也在忙碌,谁又能注意到?的确有人证,可那些所谓的人证,都是他的人,丨警丨察叔叔不会相信的。”
  我长吁一口气,接着说:“更何况他身上有我的血迹,手里也握着酒瓶法律里讲究的是证据,这些证据都出现在他身上,你说他认不认?”

  “陈默,你是不是觉着自己很聪明啊?”
  张瑶没有出现我预想中的夸赞,也没有高兴,反而是有些恼怒,“你对自己这么不负责,如果真出什么了事儿了怎么办?”
  “我这不是没事么,最多有些脑震荡。”
  “你真应该死了的。”
  “我的命可不止十万钱的事儿我解决了,余下的就看你哥的了。”有点失落,也有点欣慰,我道:“我这个小人物呢,能做的就是这些,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软的不行,我只好来硬的了,阴的我玩不过他们,这种阳谋,也只是出其不备你说,我他妈是不是个傻子啊?”
  “不,你不是。”
  张瑶突然笑了,柔声的说:“你是一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陈默谢谢你,剩下的事儿我来解决,好好休养。”

  当我听过张瑶说问题交给她解决的时候,有些无奈、也有点失落。
  可这就是现实,现在我已经这副样子倒在病床上了,很明显不能再去帮衬着她做些什么她应该会很顺利吧?毕竟张啸林我也见过,那是一个很强势,也很有权势的男人,他的朋友就算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去。
  陈金发就算再怎么无赖,也只是镇子里的人,这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论起手段,他应该是玩不过张啸林他们的。
  想到这些,我释然了。
  我咧开了嘴角,不知道这个笑容是否灿烂,“成,我就等着你们的好消息了,我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希望你们一切顺利。”
  “知道啦。”张瑶应了一声。
  “等等忘了告诉你,我不是疯子,我只是一个只是一个为了捡回自己自尊的小人物。”
  我长出一口气,结束了通话。

  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不过终究可以松上一口气了,至于为什么要跟那个女人说我要捡回自尊,大抵是不希望她看轻我吧,即使我们之间隔了两个世界的距离。
  我眯上眼,喊了一声:“刘总,进来吧。”
  门开,我睁开了眼,看着一脸莫名地他,善意一笑,“刘总算了,现在也不是工作,您也就比我大几岁,我还是叫您声哥吧,刘哥,谢了。”
  刘磊摇摇头,感慨道:“兄弟,我是真服你的胆色。”

  “都听见了?”
  病房不大,而且还是木质的房门,隔音不会很好,如果刘磊有心,一定会听到什么的。
  刘磊耸耸肩,眉头一挑,“我可什么都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