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8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主席台唱完票,结果一放到于向荣的手中,他脑子可就轰的一声炸了开来。果然出乱子了,连陈九江在内的八位候选人,陈九江排在了第三位。不但两位陪选落了榜,就连市里指定的副县长候选人罗璇同志,也落在了陈九江的后面。
  看见这个“成绩单”,疯狂的郑大胆同学笑了。他的目的达到了,他郑大胆又开创一项大河县先例,就是在这人事的舞台上,斗倒了县委书记于向荣。他郑大胆就是一位英勇的孤胆骑士,必定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都会引领大河县一时的风*。
  郑大胆催促于向荣,既然选举结果出来了,咱们就得接受,就得承认,赶紧公布吧。
  于向荣可不这么想,他是发自肺腑的不承认这一选举结果。可是他又没有权力来否定这一选举的结果。因为这可是代表们的选择呀,在这一刻,人大代表们的小小一票,可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呀。
  而且任何事情一但产生了一个结果,就不会自行的停止下来,而是要顺势发展的。不过他于向荣虽然阻止不了,但是市人大却阻止的了呀。
  市人大接到于向荣的通报,也傻了眼。这可是开国以来,咱们玉州市从未有过的事情呀。咱们几个老不死的,可只负责举手喝茶收红包,这么复杂的事情可不归咱们管呀。还是市委书记大人来处理吧。

  市委新上任的书记孟进同志一看也犯了愁,他心说这是个大事情呀,我刚来,不好处理,咱们还是开个紧急常委会磋商一下吧。
  市委组织部部长蓝玉成拍着桌子就骂娘,他说大河县这是干什么?这是吃果果的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啊,这是要和市委叫板呀。我建议,纪委赶紧下去查一查,将那些操纵选举,搞暗箱操作的人,都他妈抓起来。
  孟进坐在那儿稳如泰山,他心想,你蓝玉成是组织部长不假,可是你代表不了组织呀,人家即便是对抗你,可也没有对抗我老孟啊。毕竟那之前的方案是你老蓝和前任市委书记搞的,和老子没有关系。还是听听其他人的意见,摸摸底,不能冒进了。
  纪委书记纪律严听了,脸上就不悦了。咱们纪委啥时候归你组织部管了?要怎么做老子心里不清楚吗?再者说这个陈九江之前可是叫咱们纪委丢了大脸啊,现在市里的领导们谁不知道大河县有个一枝花呀?弄的哥们一听到花字就会过敏。现在若是着急忙慌的冲上前去,可不就是泄私报复吗?

  纪律严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的说道:“人大的事情还是应该由人大来处理,咱们纪委是有办案规则的,不是什么事都能乱插手的。”
  纪律严貌似说的是自己,实则在暗讽组织部长蓝玉成,手伸的太长,做事乱插手。这话谁都听的出来,于是大家就将目光指向了人大主任那里。
  人大主任心说,怨不得咱们中国足球不行呢,实在是配合意识太差。老子辛辛苦苦的将球踢了出去,你们只是倒了一下脚又传给了我。如此一来,还要你们这些队友干什么呢?
  可是在这桌上他又是最没脾气的人,不是因为他德高望重,也不是因为他心胸开阔似海洋,而是因为诶这事出在他的辖区,他必须来参加踢球。所以他咳嗽了两声,面带微笑的点着头说道:“是呀,是应该赶紧处理,毕竟一个县的代表都在等着呢。拖的太久万一闹出别的事情来,可就不好办了。尤其是一个嘴巴不言,传了出去,领导们那可不好看。”

  其他几位常委一听,这都什么对什么呀,合着人家组织部长和纪委书记说的话你没听见是不是。不过人家说的也对,市委现在必须快刀斩乱麻,做出决定来。是捏着鼻子认了,还是掀翻桌子重新选举。
  这事说难也难,毕竟是一级人大做出的正式选举,即便是轻微的背离了组织意图,但是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是不能够轻易推翻的。
  可是这事说简单却又简单无比,只要市委书记孟进同志一拍桌子,这事也就定了下来。可是他坐在那儿只顾着吞云吐雾,愣是一个屁都不放,任凭着大家东扯葫芦西拉瓢。
  见孟进不说话,新任市长高歌笑呵呵的说道:“既然大家都不发表意见,那我就说一说吧。我想说啊,首先,人大的选举是神圣的。咱们可不能凭着想象就质疑于向荣同志的工作呀。即便是大家有疑问,也可以在事后再展开调查。其二,若是真的想要调查,也应该注意方式方法和时间点啊。大家都知道,大河县现在正在开展县改市的活动。若是此刻传出什么不良消息来,万一被领导知道,影响了验收,谁来负这个责任呢?”

  孟进笑的真诚而又慈祥,不但如此,他话里话外可都是为了大河和市委考虑。但是真的细细解读出来,那就是支持这次选举,接受这个结果。
  不但如此人家连你后续要调查的心思都给你堵上了。不能调查呀,马上要验收呢。一个副县长在县改市面前,真是连个屁都算不上的呀。若是为此砸了大事,那么黑锅你就来被吧。
  常委中个个是人精,人人招子亮。谁不知道你高歌的那点事呀。当初陈九江在纪委的时候你可是打过电话的,现在他当选了,你肯定是支持的呀。
  见高歌表了态,孟进就开口了,他说道:“人大是神圣的,所以咱们应该支持人大,支持民意。”
  听了孟进的话,蓝玉成暗想,你老大是亲民的,是尊重民意支持民意的。可是谁是违背了民意的呢?是咱们组织部还是我蓝玉成太官僚呢?可是不管他怎么想,现在市里的双塔一合并,就成了不可扭转的定局。可是即便如此,他还不死心,他问道:“那么如此一来,罗璇同志怎么安排呢?”
  孟进说:“这件事情上,罗璇同志是受了委屈的。究其根底,这是因为大河县的人民对罗璇同志不够了解。所以我们丨党丨委要支持她,让她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沈度同志马上要去省纪委了,就让罗璇同志接他的班吧。”
  孟进说这话没有和任何人商量的意思。他如此的做法,就是以罗璇为例,明确的告诉在座的各位,如果丨党丨委不支持你,你连个副县长都做不了。可是只要丨党丨委支持你,书记你都有的做。
  谁是丨党丨委,当然是他孟进书记,所以大家的眼睛可要擦亮,免得被风迷住,感受不到心灵的呼唤。可是混到常委的人中,哪一个是偶然而至呢。多是摸爬滚打了多年,才披荆斩棘的从无数人的头皮上踩过。自然不会为他轻飘飘的一句话,就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不过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孟进同志,人如其名,不但威猛强劲,而且敢打敢拼。从他第一次常委会上,大家就能看的出来,今后这又是一位强势的书记。

  于向荣翘首以盼,终于盼来了市里的回复。居然是八个字——尊重人大,尊重民意。于向荣心说这是个什么鬼话呢?组织可不一直都代表着民意吗?可是现在选出来的结果根本就不是民意呀,这可是阴谋诡计呀。市委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可是市委定了调子,他于向荣又能怎么办呢?还不是要遵从市委的决定。
  日期:2018-03-20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