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7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大胆苦笑道:“书记,这可不好办啊。明天就要开会了,咱们可没时间为了他一个人改章程啊。不如这样,咱们派个专人,盯着他。看他能翻出什么花来。”
  于向荣突然脑中灵光一闪,于是对郑大胆说道:“不,咱不但不阻止他来,还要敞开了门迎接他。老郑你现在就给他陈九江打电话,让他明天务必出席县里的大会。”
  郑大胆装作吃惊的道:“书记,这事我可办不来,要打你自己打吧。我和他虽然一点关系没有,但是若真的通了电话,那才叫黄泥巴掉到了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于向荣道:“组织是信任你的,绝不会冤枉了一个好人。而且这可是你的工作职责,你必须得履行职责呀。”
  郑大胆赶忙说道:“拉倒吧书记,你想展示你的胸怀也不要借我的手啊,我可背不起这个黑锅。”
  于向荣见郑大胆猜出了他的心思,也不隐瞒,说道:“你只管给他打电话,就说是我亲自邀请他来的。”
  于向荣这话一出,当天晚上整个代表团全都知道了。大家聚在一起说道:“看看人家于书记,多么广阔的胸怀呀,就连陈九江这样的人都被邀请来观礼来了。”
  现在的大河县只要是夸于向荣的话,立刻就能找到知音。于是马上就有人张嘴接道:“于书记气宇恢宏,争议凌然。自然是不屑搭理陈九江这等宵小之辈的。”
  在一片是呀是呀的应和声中,于向荣的大肚子很快就比肩伟人,能跑马遛狗,装飞机。更有甚者,恨不得将九大行星,太阳银河都装到老于的肚子里去。听得站在旁边玩耍的小孩子们,一个劲的认为他们说的这不是于向荣,而是穿上了圣斗士盔甲的星矢。
  就连远在省城的陈九江也收到了信,他对郑大胆说:“老郑啊,你看你闹的这一出,这是将我往死里逼呀。”
  郑大胆笑呵呵的道:“天地良心,我可只念着旧情才帮你一把呢。再者说了,不置之死地怎么而后生呢?我劝你还是赶紧准备准备吧。”
  准备什么呢?这可是世上最复杂的工作呀。古人就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现在人说,只要准备做的好,太阳也能围着地球跑。可见准备是多么的重要,准备是多么的必须。当然准备是必须要考虑全面,不能梳理。
  因为任何一处梳理,都会像鱼塘里的窟窿一样,虽然小的可怜,但是却可以溜走全部的鱼儿。

  第二天大会一开始,于向荣就首先霸占了主席台,他将主席台当成了成果展示台,大谈起撤县建市来。
  于向荣说,咱们为啥干提出撤县建市?那是因为咱们城市发展的快,城市人口急剧增多,已经达到了撤县建市的标准。
  那为啥咱们的城市人口不断增多呢?那可不是因为计划生育政策执行的不好,而是因为县里的人民富裕了,想要改善生活,享受更好的教育,医疗和综合服务。
  那么咱们的县城是不是能负担的起这么多的人口呢?当然是能的,因为咱们工厂建的多,服务做的好。不但能养活老百姓还能引导他们进一步的促进城市的发展和再建设。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什么呢?总之一句话,那就是咱老于干的好,咱老于领导的好,咱老于指挥的好。

  于向荣用了一个上午,将自己夸成了天上的凤凰,林中的孔雀。可是美中不足的是,陈九江这龟儿子居然没有来当他忠诚的听众。没有他的喝彩,于向荣觉得这可真是美中不足呀。
  到了晚上,河西乡的赞助就被送到了各位代表的手中。罐头厂送的是一件衬衫,万寿山旅游公司送的是一箱大河春。而吴老酱也来凑热闹,送了一坛精品酱。
  也不知是谁,拿着这么三间礼物凑在了一起,说道:“这河西乡还真的赞,居然送了这么三件东西,合起来可不就是陈九江吗?”
  众人一琢磨,可不是吗?衬衫是陈,大河春是酒,那酱可不就是酱吗?这可是明晃晃要搞事情啊。
  聪明的人,马上就闭上了嘴,只有拎不清的,就兴致勃勃的四处去讲,这河西乡的老百姓可真讲感情,贴钱也要给老书记陈九江做广告。
  果然,第二天选完县长,河西乡就出了幺蛾子。路爱国带着河西乡的五个代表找到了郑大胆,说咱们五位代表集体觉得要推荐一个人选出来,参加副县长的选举。郑大胆说,你们要推荐谁?
  路爱国交上了推荐票说:“咱们推荐陈九江呀。”

  路爱国的一句话,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将大河县震动的像那二婚的寡妇,欢呼着,雀跃着,沸腾着。
  人大选举的时候出提名,这个事情虽然在别的地方听说过,但是咱大河县,不对是玉州可从来没有出过这样的事情啊。这是要怎样,是要出大事情了。大家拭目以待吧。
  于向荣就怒了,他拍着桌子骂道:“一个犯罪分子不思悔改,现在却操纵起选举来了。沈度书记,可要好好查一查。”
  沈度没有理会于向荣,而是问郑大胆道:“郑主任,河西乡的五位代表提出要选举陈九江为副县长。这个事情符不符合选举的程序?”
  到了这个时候可是图穷匕见了,郑大胆毫不犹豫的说:“这符合人大的选举程序,一点毛病都没有。”
  沈度这才转过头来说道:“于书记,你看,人家一没违法,二没违纪。咱们纪委可不能乱出手。我可不想再搞出一个一枝花来。”
  这一枝花的雅号可堵住了于向荣的嘴,让他半天说不出话来。郑大胆在旁边说道:“如果不让他们参加选举,怎么能查出毛病来呢?单凭那三样赞助可说明不了问题呀,咱们说是陈九江,人家还说是九江陈呢。”
  事到如今于向荣也没了办法,只得尊重民意,决定让陈九江参选一把。即便如此,于向荣也没有放弃最后的努力,他在主席台上臭骂了半个小时,再三强调组织纪律。
  当于向荣将麦交到大会的组织者,主持人郑大胆的手中的时候,话风就变了。郑大胆说:“同志们,组织选拔了人才,为什么还要过咱们人大这关呢?不就是想让咱们甄别一下吗?咱们党是民主的,是开放的。那些一手遮天,搞什么一枝花的白色恐怖可不是咱们党的作风。党将投票的权力交到了我们的手中,我们就应该为党,为大河,为人民选出真正能干,敢干,正干的人来。”
  郑大胆这话是吃果果的撕破了脸,当着河西乡所有人的面和于向荣开战了。于向荣被气的七窍生烟,心中也暗恨啊。人家说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郑大胆果然如此。我怎么就将他当了人看呢。好吧,现在让你说的开心,喊的痛快,开完会老子就给找个两枝花。
  一个人大副主任是副处级,县委书记,是正处级。你可不要认为人大的副处和县委书记的正处之间只差着一级。这之间的一级,差着天涯海角,差着海枯石烂。所以过了今天,于向荣一定能像捏泥人一样,将郑大胆捏成,郑糖人。
  会场三百多名代表开始沉默了,这他妈叫什么事啊。这是公然搞事了,咱们是遵守组织纪律,完成组织意图,还是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软呢?
  当然在场的可不只有郑大胆和于向荣不对付呀,那些对于向荣心存报怨的人觉得,这可真是机会呀。左右看看,身边没人,那好吧,赶紧投票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