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37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趴在他脚上,丧失了所有挣扎的力气,只剩下一阵阵急促喘息。
  保姆包扎了自己的伤口 , 隔着门问他是否还用宵夜,曹荆易回了声不。
  整栋房子悄无声息,地板浅浅的浮沉 , 随着我吐气而跳跃飞舞 , “如果我爱的只是一个普通男子,他贫穷,平庸,胆小,那该多好。这纷纷扰扰,恩恩怨怨,都不复存在。”
  曹荆易将我抱起,走向墙角的大库,我置身一片柔轮雪白的丝绸内 , 呆滞望着天花板,起起伏伏的西洋壁画在灯光照射下像极了汹涌澎湃的海浪,涨巢,连绵不绝,动人心弦。
  我扯住曹荆易袖绾,“如果何笙自始至终都没有存在过 , 他们是不是都不会死。容深不会嫉恨乔苍,也就不会去金三角,到最后有家不能归,扮作一个离世的人 , 煎熬挣扎着,想要扳倒乔苍。”
  我视线移开天窗,落在他风平浪静的脸上,“乔苍也不会联手常秉尧暗杀他 , 更不会打他妻子的主意,他们都完好无损,哪怕再不合,也能平安无事生活下去。”
  我说到这里喉咙哽住了一口血,我强迫自己咽回 , 那股猩甜令我作呕,整个胃都好像要冲破而出 , 曹荆易手指掠过我濡湿的眼睛 , 轻轻合住 , 他温柔拍打我的肩膀 , 诱哄我沉睡,黑暗之中,我如同陷入四面楚歌,哀戚的嘶吼 , 惊骇的枪声,沉重的搏斗,将我撕扯得痛不欲生 , 感同身受。
  我不敢继续想下去,我咬紧牙关 , 让自己在无边无际的惊惧中沉睡,遗忘,平静 , 许久后我终于听到曹荆易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即使没有你,黑与白的对峙依然要爆发。乔苍早晚面临这一天。或许他的对手不会是黑狼 , 仅仅是千千万万的条子。失去黑狼的部署 , 他可能有侥幸赢取的希望。可是何笙,没有这个假设,你是真实存在的。谁也不能把你从这段时光里抹去。你注定做亲手拉开序幕的人。”

  他的声音飘飘忽忽,时明时暗,被我隔绝在一场大梦之外。
  我在曹氏庄园生活了两天三夜,我从未踏出这个房间,也不允许拉开窗帘,灯光调到最昏暗,在那张库上我熬了七十二个小时。
  第三天午后 , 我被窗外一阵孩子的笑声惊醒,浑浑噩噩睁开双眼,库头摆放着一碗热粥,还有几盘小菜,我没有胃口,翻身下库拉开屋门。
  走廊连接着尽头的天窗 , 玻璃是敞开的,明媚的阳光洒满,尘埃在光柱中翻滚,剌痛了我久未见光的眼皮。
  我抬起一只手遮挡 , 眯眼张望这近近远远的每一处,光滑剔透的蜜柚色瓷砖倒映出我的脸,那张苍白削瘦,了无生气 , 黯淡无神的脸。
  我颤抖抚了抚,保姆这时恰好从对面的回廊内走出,手上端着两杯茶水,她看到我有些愕然惊讶,“何小姐 , 您终于肯出来了。我伺候客人陪您私下走走,先生的庄园景致很美 , 您一定喜欢。”
  她提到客人 , 我立刻偏头 , 看了一眼紧闭的书房 , “谁来了。”
  她说一位从北京来出差的公丨安丨部高官。
  我心头一动,那是容深的同事,这个节骨眼来一定和乔苍的案子有关,我主动伸手接过茶盏 , “你去休息吧,我送进去。”
  “这…”
  她似乎不太情愿,我故作天真问她不行吗 , 是怕我下毒,还是怕我办不稳妥。
  她支支吾吾回答不了 , 只好讪笑允许我代替她送茶。

  我走到书房外敲门,不等里面人开口,便直接进入 , 坐在书桌后的曹荆易看到进来奉茶的人是我,眉眼一皱,他突然的沉默令对面客人察觉 , 也随着转过头 , 目光停在我身上。
  我之所以敢这样明目张胆出现,是因为北京的高官并不认识我,也没见过我,容深是牺牲后追封,和这些人打交道的次数也寥寥无几,男人视线打量我片刻询问曹荆易我是谁。
  曹荆易语气轻描淡写,“一个关系不一般的朋友。”
  男人浅笑,“我自然知道不一般,你这套私宅何时出现过女人呢。”

  他越过长桌 , 在曹荆易肩头拍了拍,“也该成家了,我像你这个年纪,老二都出生了。”
  “王部长像我这个年纪,婚都结了三次,你怎么不说。”
  男人故作生气 , 哎了一声,“不要背后议论那么高的官员,当心祸从口出,你也是半个官场的人 , 怎么这道理还让我来教。”
  我微笑将两杯茶水分别摆在他们两人面前,和男人颔首打过招呼,避到一侧角落,拿起书架上的书阅览 , 男人凝视我背影,见我不走了,不由蹙眉,曹荆易说自己人,没什么避讳 , 也不会出去乱说。
  男人这才重新开口,“你很关心这案子。”
  曹荆易不动声色瞥了我一眼 , 指尖在茶盏边缘摩挲 , “略感兴趣。乔苍也是广东的大人物 , 官商黑通吃 , 我和他似敌似友,了解点进展没坏处,你方便说,就说一些 , 不方便不强求。”
  “你我的关系,没什么不方便。不过你如果是以朋友角度,劝你远离这个人 , 公丨安丨部下指令了,铲除南省名头最响的涉黑头目 , 给老百姓摆摆样子,不然你以为广东省厅哪来的胆子和本事?面瓜一样让他捏了多少年,轻易崛起得了吗?云南省管辖金三角 , 乔苍是走私涉毒的重要分子,两方一拍即合,现在公丨安丨三股势力在搞他 , 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过。”
  我手上动作一滞 , 脸色跟着煞白。
  身后的曹荆易长久静默,男人问他怎么了,他说有几成把握让他逃脱。
  男人摇头,“三成都没有。这么大张旗鼓还让他逃了,也太栽跟头了,官场上的人,哪个不是打官腔,要官面,摆官威 , 既然惊动到这一步,除非有更大的头子代替他,否则就是拿他了。”

  男人顿了顿,问还有比他更大的吗。
  曹荆易摇头。
  男人大笑,“那不就结了。不过也是好事,似朋友 , 也似敌人嘛,把他铲除了,你在广东的生意更好做,到时候我帮你参谋参谋 , 看看他的船厂搞来有没有赚头。那都是要充公的。”
  他们之后还说了什么我没有听进去,我胸口翻江倒海,早已按捺不住恶气,男人前脚离开书房 , 我便将书本狠狠砸在地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