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55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晋王昏迷的原因是失血过多,他手腕的伤口也非常明显。好在伤口的血已经止住。在太医的救护之下算是保住了这条命。只是想要醒过来还要再过一段时间。
  这次和突厥征战的最大功臣竟然莫名其妙的差点死掉,开皇杨坚大为震怒。当下命人一定要查明此事,这件事情不查个水落石出的话。大军便一直留在并州,御驾绝不回京。
  不过派去的官员查来查去也查不出来什么,看来杨广一天没醒这件惊天大案便会成悬案。而晋王一连昏迷了四五天,始终没有醒过来的意思。看到大案没有头绪。杨坚已经震怒非常,已经将数名查办案件的官员革职查办。
  晋王昏迷的第五天夜晚,开皇心烦意乱无法入眠。在侍卫的陪同之下,打算在行宫周围散散心。当走到太子行营附近的时候,听到行营里面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除了好像行酒令的声音之外,竟然还听到有女人盈盈翠翠的声音从行营传了出来……
  晋王生死未卜,太子行营竟然有人在饮酒作乐。开皇不由得勃然大怒,当下带着内侍闯进了行营当中。
  听到了皇帝御驾到来的声音,太子行营当中便乱做了一团。这个时候什么都晚了,杨坚闯进行营之后,便看到太子和他身边的近臣已经喝的满脸通红。几个衣着不整的女人正在太子的身边服侍。
  “杨勇,你弟弟生死未卜,你却在行营当中饮酒作乐,是在庆祝什么吗?”看着太子由于惊吓由红变白的脸sè,这个时候已经惊慌失措脑中一片空白,连谎话都说不出来,身子还开始不由自主的哆嗦起来。
  杨坚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不生气的儿子,看着面前的众人已经跪成了一片。正要出言训斥的时候,突然角落里有人醉醺醺的说道:“太子……殿下,现在杨广已经……不行了,在没有人……能和殿下去争夺皇位了。这是天意……当浮一大白……”
  看到说话的是和太子交好的太平公史万岁。开皇的怒火便已经到了极点。当下他一脚踹翻了身边的酒桌,随后走到了太子杨勇的面前,搂头就是七八个嘴巴。打得太子瞬间两颊肿起,顺着嘴角不停的流着鲜血。

  看着皇帝打太子,周围的大臣却一个都不敢阻拦。一直等到嘴巴打完之后,杨坚对着身后陪同而来的官员说道:“即日起,废掉杨勇的太子之位贬为庶人!今日酒宴当中在座之人全部革职查办,太平公史万岁、尚书仆射虞庆则赐死……”
  杨广虽然在鬼门关走了一圈,不过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局势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自己的死对头太子杨勇被废,一些和自己政见向左的官员已经陆续被搁置。当晚和前太子杨勇一起饮宴的一同有十一名官员。除了太平公史万岁、尚书仆射虞庆二人被赐死之外,其余的官员也都没有什么好下场。六人被定成了死罪,还有三人直接死在了大牢里。朝中其余的官员看出形势之后,没人再敢替废太子说话。自己成为太子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不过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广是没有办法说的。最后他便了一个刺客谋杀的假话。又将矛头引导了废太子的身上。
  杨广出事,最得利的就是废太子杨勇了。开皇也信了这个说法,如果不是废太子的岳父始平公元孝钜舍命相求,杨坚差一点便将废太子杨勇一并赐死了。
  不管怎么样,屎盆子扣在了废太子的头上,这件惊天大案也算是破了。当下。杨坚的圣驾终于回到了国都长安城中,回来之后的第二天,册封晋王杨广为太子的圣旨便发了出来。
  就在杨广被册封太子的当天,远在千里之外的一座山洞当中。昏迷了数日的麻叔谋也醒了过来,它的伤势太重,饶是归不归动手救治,也半个身子进了鬼门关。

  睁开眼睛便看到了归不归那桔子皮一样的老脸:“醒过来了?先别高兴,一会你就会后悔为什么刚才没死了……”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麻叔谋已经看到他身后的石板上,放满了大大小小拷问用的器具。眼睛带着白纱的百疆正在冲着自己的方向冷笑,归不归说完之后,它跟着说了一句:“妖王的旨意已经下来了,麻叔谋,你不用回山了……”
  麻叔谋认得后面哪些刑具,这些都是妖山上专门对妖物使用的刑具,麻叔谋是做过禁卫大统领的,曾亲眼看过这些刑具在其他妖物身上使用之后的下场,有不少妖物熬刑不过,最后活活疼死。
  百疆身上的毒虽然已经解了,不过之前中毒太深,性命无忧不过眼睛还需要一段时日才能恢复,山洞里面除了它和归不归之外,还有几个和百疆同样身穿黑衣的妖物正在摆弄那些刑具,看它们练熟的样子,麻叔谋心里便一个劲的冒寒气。
  麻叔谋想要爬起来的时侯,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被固定在了一块巨大的石板上,四根巨大的铜钉刺穿了麻叔谋的双手、双脚,不过它除了一丝麻麻的感觉之后,再感觉不到一点疼痛。
  和之前动不动就自杀的妖物相比,麻叔谋明显还没有做好从容赴死的准备,看清了形势之后,这只妖物大声喊道:“不要动手,你们想知道什么只管问好了,我一定不会隐瞒。”

  “样那太没有意思了,麻叔谋你当年也是妖山名将,现在怎么变成这么一副德行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这么多年一直先礼后兵,着实有些腻了,这样,你也让我老人家过过动刑的瘾,老人家我先在你身上试上十样八样的,你咬咬牙挺上一阵子,最后我老人家要挖心取肝的时侯,你再装作受刑不过把实底说出来,这样的话老人家我动刑的瘾过了,你传出去是熬刑不过才招的,说出去也算留了点脸面。”

  “我不要什么破脸面,不要动刑,我说,”看到归不归说话的时侯,百疆身边的黑衣妖物正一件一件的往麻叔谋身边运送刑具,这只妖物当下也真是不要脸面了,疯狂的扭动身体,嘴里不停的继续大喊:“三十年前,我在漠北冯家窑。”
  “堵住它的嘴巴,”百疆狞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麻叔谋,现在我并不想你听的话,别急,时间有的是,不过你可能会觉得越来越难熬归不归,稍后这里会多少有些不堪,你要回避的话请自便。”
  “都是一家人那么气客干什么,”归不归哈哈一笑之后,转身向着山洞外面走去,老家伙边走便说道:“看在百无求那傻小子的份上,老人家我再多句嘴,不管麻叔谋说了什么,都不要太在意,有的事情死人说的话都未必是真的。”
  说到最后的时侯,身后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已经飘散了出来,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之后,还想要说些什么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脚下加快了速度走出了山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