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村情事》
第329节

作者: 画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适时,幻影忽然一扬手,那药罐掉了下来,药渣药水什么的泼在小女佣身,痛得她哇哇惨叫起来,书房里的老者听到响声,惊呼道:“朵儿,你怎么了……”
  随着声音,他开门疾步进厨房。一看,大惊失色道,“怎么搞的!”这不是喝斥,而是关心。
  “哎呀……痛死我了!”女佣痛苦地喊叫着。
  “怎么搞的!”老者慌慌张张把女佣扶到隔壁的房间里,让她躺好,并开始敷药,还关心的问道,“怎么样,还痛吗?”
  “不是很痛……”朵儿抽泣道,“是感觉忽凉忽热的……爷爷,会不会留下疤痕啊?”
  “不会。”老者肯定道,“这药是治疗烫伤的特效药,绝对不会留下疤痕。”
  朵儿惊道:“爷爷,什么药那么灵?”

  老者得意道:“这是我研究出来的烫伤秘方,一般人我不告诉他。”
  朵儿撒娇道:“你告诉嘛!”
  “我不告诉你,是怕吓着你。”老者笑了笑,眼明明白白写着:这药膏是用骨灰和焚尸油调和而成的,你一个小姑娘,不被吓晕才怪。当下转移话题道,“到底怎么回事,药罐为什么会掉下来?”
  “我也不知道啊。”朵儿心悸道,“我当时正在低头煎药,不知道怎么回事,药罐掉下来了。”

  幻影乘机闪身到了一个地下室门口,发现铁门被反锁了,迟疑了下,抬手轻轻拍了拍后,纸片般纵身贴在门框。
  “谁!”里面传来喝叱声,紧接着,一个络腮胡在铁窗口探头看了看,不见有人,正要转身,幻影又轻轻敲了下。对方看不见死角,只得开了门,疑惑道,“没人啊?”
  里面又有一个人回答道:“会不会是老鼠,这里的老鼠可多了。”
  “也许吧。”络腮胡确定没人后,准备关铁门,却不料幻影忽然滑落在地,又顺势一滚进了铁门。
  “谁!”俩汉子如临大敌的暴喝一声。

  “嘘,是人家啦!”幻影摆出一个撩人的姿势,吃吃笑道,“怎么,你们两个大男人还怕人家一个小女子啊?”
  俩汉子眼睛一突,脸红气喘道:“雅枝小姐,怎么是你?”
  看样子,这俩人早对幻影垂涎三尺了,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亲近她而已,如今,幻影居然主动送门来,你说他们能不激动么?
  不过,张大雕却发现,这铁门里好像只是个地下建筑的入口,而这两个汉子则只是看门狗而已,那么问题来了,地下建筑里隐藏着什么秘密呢?
  “死人,还不把门关,小心被人看见!”幻影脸明明白白的写着“我要和那么偷*情”的神色,肢体还不停的扭曲,显得慾火焚身的样子,逗得俩汉子眼睛暴突,血液沸腾,犹如牵线木偶般锁死了铁门,接着把她扑在地,七手八脚撕扯她的衣裙。
  怪的是,张大雕一直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的意思,倒不是说他不想进去看过究竟,而是觉得时机还不成熟,或者有种预感,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古怪。他迟疑着靠近窗口,见幻影象征性的挣扎着,嘴里还发出野猫似的叫声。
  这个女人兴趣之强还是张大雕凭生仅见,而且,这女人似乎对群战有偏好,张大雕也不确定他们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想了想,决定从朴正英身寻找突破口,反正这个地下建筑的出口在这里,自己随时都可以回来探查。
  于是,大雕毅然出了茅舍,在千里眼的帮助下,三弯两拐到了朴正英的住所,刚进门,听里面传来朴正英的喝骂声:“死家伙,你不是擦药吗,剪碎我的裤子干嘛!”

  “我也不想剪坏你的裤子啊。”坏水的声音笑嘻嘻道,“可你的烫伤面积这么大,不剪碎裤子,你叫人家怎么涂抹嘛?”
  我擦!
  张大雕又要吐了,一个大男人居然自称“人家”,这特么是要搞基吗?
  朴正英没好气道:“我的烫伤在膝盖以下,你剪到大腿以干嘛,想占老子便宜啊!”
  坏水嗲声嗲气道:“你自己看啊,这膝盖以也有烫伤的,只不过,你下半截伤得厉害一些,转移了你的注意力而已。”
  张大雕循着声音翻过围墙,回廊来到格子窗下,一看,床躺着果露双腿的朴正英,坏水手里则拿着剪刀坐在床边,正在极力辩解,可他一脸媚态,还娘娘腔的模样,怎么看怎么恶心。而朴正英的伤势面积虽大,却远没有江美助严重——江美助的左脚已经沉底脱皮了,朴正英的双腿却只是红肿起泡而已。不过,如果伤势处理得不好,后果也是很严重的。
  “老子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朴正英痛得难受,脾气很是暴躁,怒吼道,“这药谁都会抹,你为什么不让女佣代劳!”
  坏水笑道:“哥哥,你别生气嘛……”
  “不要叫我哥哥!”朴正英大吼道,“你个恶心的人妖,再嗲声嗲气的,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坏水眼闪过一丝怨毒,嘴里却赔笑道:“好了好了,不叫哥哥是,你息怒,先听我说好不好?”见对方呼呼喘气,他才不紧不慢道,“的确,这药谁都会抹,但方法却各有不同,说真的,我还真不是为了占你便宜,因为医生特别指导过我,说要这样涂抹……”他把药膏均匀地涂抹在朴正英的患处,边抹边讲解道,“要全部抹散,让药理深入皮肤,不能堵住毛孔,而且,烫伤附近的皮肤也要涂抹,让药力从四周包围患处,这样才能见效。”

  朴正英见他说的头头是道,倒也信了几分,便没再吱声。只是用恶劣地眼神盯着他。
  张大雕有些怪,朴正英并不是什么善茬,若他真讨厌坏水,完全可以把他赶走啊,为什么要忍气吞声?
  “所以啊……”见朴正英不再反对,坏水正色道,“我必须全部剪掉你的裤子,由往下涂抹,把热毒之气慢慢地碾压下来,最终从患处挤压出去,这些细致而又繁复的手法,是女佣能办到的吗?”
  “废话少说!”朴正英痛得钻心,尖叫道,“要抹抹,再废话老子杀了你!”
  “我知道,你现在痛得很,发点脾气也正常,我不介意。”坏水又拿起剪刀,“可涂抹之前,得把裤子全部剪掉啊?”
  朴正英恶狠狠地瞪了眼坏水,只得把眼睛闭。

  坏水大喜,哆嗦着剪了起来,不多时,朴正英一览无遗了,他死咬着嘴唇,都有点恼羞成怒了。
  “哇……”眼睛发直的坏水抹了下鼻血,结结巴巴道,“我……我开始抹了,你……你忍着点啊……”
  “你特么不是男人,难道没见过这玩意啊!”朴正英气极地骂了句。
  “不……不是没见过,而是没见过这么嫩的……”坏水完全烧晕了脑子,痴迷地表白道,“哥哥……你好英俊哦,真的……你,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男孩子,我……我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哥哥,我……我想……”
  “想尼玛的!”朴正英抬手扇了他一耳光,恶劣道,“你个死流氓,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特么也不照照镜子,居然敢说喜欢老子,你配吗,你特么配嘛,我呸!”
  日期:2017-10-16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