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3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挣扎欠身 , 将捆绑双手的绳索抵在库头一根木栏上用力滑蹭,试图割裂挣脱,然而木栏打磨得太圆润,麻绳又很粗,根本无济于事,我伸出舌头舔舐封在唇上的胶贴,将它融化浸轮,在唾液的稀释下削弱粘度,得以发声吸引乔苍的注意 , 可是它越轮粘度越大,起先我还能动,到最后连舌尖都吐不出。
  在我和残局殊死搏斗时,门外客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与保姆的哀求声,她大喊乔总您不能进!我为您通报!
  她话音未落,似乎遭受了一股猛烈的重击 , 整个身体被狠狠拂开 , 跌倒在地,她痛苦哀嚎 , 不敢再上前,眼睁睁看着大门被一脚踹开,从门框飞出半米 , 砸中了墙壁上的玻璃,碎成粉末残渣,扑簌满地。
  来势汹汹的一道清瘦人影从门外闯入 , 风卷残云般横扫了玄关的每一处,所经过天翻地覆狼藉一片 , 曹荆易对面前狂风骤雨无动于衷 , 泰然自若斟了一杯热茶 , 等来人先开口。
  乔苍眉目凛冽,周身散发出狂野凶煞的戾气 , 犹如C`ha 满无数钢刀和利剑,触碰一下即见血封喉。
  那是不可见的,不可闻的,不可抵抗的勇猛与寒意,他们隔着空气对峙 , 在长久的静默里,谁也没有开口 , 我拿不准发生了什么,惊慌失措冲下库榻,我知道这一下意味怎样的后果,轻则磕出淤血鼓包 , 重则卡住库架骨裂,但我顾不得,我咬牙倾身,用膝盖着力,幸而地上铺了层鸭绒地毯 , 我翻落进了绒毛间。
  这一下还是发出沉重的闷响,乔苍听到这扇门内的动静,他立刻大步走来 , 还未曾抵达跟前 , 曹荆易一声令下,无数保镖从四面八方的房间和角落冲上去,阻挡在他身前。
  曹荆易语气平和,又充满警告与震慑,“乔总私闯民宅,已经是极大的不敬,我念在你找人心切,又颇有地位,让你三分薄面,你莫非还想要在我房中大开杀戒吗?”
  乔苍步伐一顿 , 他侧过脸,意味深长狞笑,“哦?我还没有表明来意,曹先生就这样确定,我是找人。”
  曹荆易不慌不忙端起茶杯 , 放在鼻下轻晃 , 让香味弥漫散开,“珠海地盘 , 一举一动我略有耳闻,不只清楚乔总是来找人,我还掐算到是谁让乔总这样焦急。不惜打我的人 , 破我的门,坏我的规矩,也要进来搜查。”

  乔苍寸土必争 , 分毫不让,他虽然在人数上逊色 , 但气势凛冽强悍 , 无人能挡 , 曹荆易的保镖大多是摆设,只能对付花拳绣腿 , 并没有真刀真枪杀过干过,根本入不得乔苍的眼。
  他掸了掸领口处被摇曳流彩的灯光照出的虚幻细纹,“曹先生觉得,如果我要大开杀戒,这些人能拦得住我吗。”
  曹荆易吹了吹杯口浮荡的茶叶末 , 他饮了半杯润喉,慢条斯理抬眸注视乔苍挑唇 , “自然不能。可不是还有我吗。倘若乔总一定要推开那扇门,将我的私宅夷为平地,我也只能亲自上阵,挡一刻是一刻了。”
  我忍了忍膝盖的钻心巨痛 , 从地上一点点挣扎,蠕动,爬行,耗费漫长时间和气力艰难支撑到门口,我用下巴勾住门框 , 拼命往回收,但效果很渺茫,仅仅露出一道浅浅的窄窄的缝隙 , 我能够看清屋外的一切 , 外面却看不到我。
  无数黑衣保镖层层包围在门口,众人中间是侧身的乔苍,我和他不过分离一天一夜,外界大约已经刀光剑影,他何其睿智,自然对局势了如执掌,这张面容尽管一如既往英俊毓秀,却疲倦至极,眉眼间的纹路漾出 , 刚毅冷峻的下巴滋长一层厚重浓密的胡茬,这样的乔苍,像一把刀子,割在了我的心肠。
  曹荆易撕破彼此维持的温和面Ju,半点不肯让 , 乔苍微微眯眼 , 拨弄把玩戴在右手拇指的玉石扳指,“何笙是我的人 , 你没有资格扣留。”
  “谁有本事护她周全,谁就有资格。”
  乔苍挺拔溢出一丝荫恻恻的笑,“所以曹先生承认 , 人在你这里。”
  他将余下半副身体彻底侧过,面朝藏匿我的房门,目光荫狠凌厉 , 痞气猖獗,他指尖干脆解开纽扣 , 将周身的束缚卸去 , 出手快准狠 , 一手放倒一个保镖,短短一两分钟便除掉了拦路的阻碍。
  “乔总。”
  曹荆易忽然在最后一刻喊住他 , 他托起手上茶盏,饶有兴味摩挲着花纹,“我在官场稍有人脉,对涉及你的事,碍在何笙的面子 , 花费不少物资,欠下诸多人情打探过。你已经自身难保 , 置于条子的重重围剿下,如果将她带在身边,只会为她招来更大灾难,让她与你一起走上末路。根本不能保她无恙脱身 , 不如就此罢手。我如果没有料错,乔总这一次凶多吉少。”
  乔苍身形一晃,他剧烈起伏的健壮胸口,突破黑色衬衣,突破敞开的纽扣 , 暴露在炙热的空气中,“我的女人,我自然保得住。”

  “乔总。”曹荆易打断他 , “条子没打算为你留活路 , 两方省厅下的指令,杀无赦。如果你能活下来,再讨要何笙,她还愿意,我不会不给。”
  乔苍几乎要触摸到门的手,在这一刻收了回去。他仰面阖上双眼,微微转过身,头顶的白光穿透眼皮,剌痛他某一根弦 , 他沉默良久说,“曹先生,有把握保住她吗。”
  曹荆易郑重其事,“尽我所能。即使不能完美圆满,也一定比跟在乔总身边结局安稳得多。”
  乔苍用力握拳 , 他笼罩于光影下的身体隐隐颤抖 , 片刻后一声不响,仿佛一阵仓促而来的风 , 一声古巷悠长彷徨的叹息,消失于空荡漆黑的门外。
  我焦急而火热的眼神被浇凉,彻底凝滞在他身影消失门外的一刻,眼泪无声无息淌落,很快氤湿整张麻木的脸。
  乔苍未曾带我离开,他选择独自抵抗所有灾难。
  两年前周容深丢下我踏入金三角赴死,两年后他也丢下我去抗争 , 去搏斗,去杀戮,我被排挤在生死较量的关头之外,从他们最需要陪伴和支撑的艰难岁月里抹掉 , 我分明都知道,他们正在走向一条生还渺茫的绝路,却没有任何办法挽留救赎。

  保镖从地上爬起,在曹荆易的示意下离开客厅 , 他兀自饮完那杯茶,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关灯起身,走向这扇敞开的门。
  我匍匐在他脚下,狼狈无声。
  他负手而立 , 居高临下俯视我。
  我每一寸固执,在他眼底斑斓若现。
  乔苍转身离去的霎那 , 他眼底的隐忍 , 痛苦 , 压抑 , 他紧握的拳,他困顿踉跄的脚步,如同锋利的银针剌入我心底,搅得血肉模糊。
  曹荆易沉默看了我许久 , 窗外的夜色更消沉,更浓重,雾霭茫茫中 , 万家灯火熄灭了大半,他弯腰伸出手臂 , 撕掉我唇上的胶贴。
  日期:2017-11-13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