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53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了这碗汤,我为你解开。”
  我一本正经反驳 , “我喝两碗,你放了我。”
  曹荆易一怔 , 他深邃英朗的眸子闪过一丝无法抑制的笑,“不是你讲条件的时候。”
  曹荆易无视我的抗拒和愤懑,将我身上歪歪扭扭的衣衫穿好,他手掌炙热,尽管极力避免触碰我的肉体,可指尖仍似有似无翻过袂角 , 轻掠而过 , 暧昧又克制,烫得我一抖。
  “安心住下来 , 等事情解决后,我会放你离开。”

  我丝毫不妥协,“我现在就要走。很多事等着我去做。”
  他垂眸凝视那根在我胸口沾了春光的食指 , 眼眸黯了黯,“我闯入常府带走你,会因为你一句话轻易还你自由吗。”
  我咬牙撑住手肘 , 将上半身抬起,倚住库头一面扇形的水晶雕花 , “你目的不是保护我远离是是非非 , 是想趁机将我从乔苍身边掳走 , 你们所有人都巴不得看他万劫不复,看他被条子逼入死路,你根本不想他活!”
  曹荆易将视线从指尖转移我脸孔 , 他容色波澜不惊,面无喜悲,“的确有这样一丝念头。乔苍当初得到你,也并不光明磊落,他几乎陷你于不仁不义 , 成为世人眼中的荡*。事业和风月,如果奸诈手段奏效 , 我也愿意用。”
  曹荆易有多沉得住气,多么镇定自如,通过金三角那几番博弈便昭然若揭,认识他至今从未见他动怒 , 乔苍偶尔还喜怒无常,他却永远清冷寡淡,笑里藏刀,我认了输,落在他的牢笼中 , 我根本逃不掉。
  “他怎样了。”
  曹荆易举起手中的汤碗,“喝了自然告诉你。”
  我抿了抿唇,嘟囔了句拿来。他觉得好笑有趣 , 绕过库尾站在距离我更近的地方 , 饶有兴致凝视我倔强清冷的面庞,“何笙,你是见过的最固执最难降服的女人。”
  他顿了顿,又补充,“不过温柔的女人,也不Ju备令男人着迷的资本。”
  他一手端汤碗,另一手将我抱在怀中,一勺勺喂我,他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时刻 , 我将口中的汤水咽下去许久,他才会蓄满第二勺,恨不得将时间拖延得更长。此时的我温顺,听话,任由他主导 , 不争吵 , 骨子分明抗争着一切,又要被迫屈服 , 这是男人最喜欢的女人的样子。
  一碗汤见底后,我舔了舔干裂的唇,“什么是令男人着迷的资本 , 美色吗。”

  搪瓷小勺在我嘴角挑了挑,将一滴流泻出的汤汁拂掉,“这世上从不缺漂亮女人 , 仅仅有美色,只能做男人一时兴起的玩物 , 你最美好之处 , 不是这张脸。”
  我侧过头看他 , “那是什么。”
  曹荆易未曾回答,他将碗放在库头 , 随手拉开抽屉取出一把桃木梳,他宽大厚重的手掌把我一头长发握在掌心,温柔梳理着,夜色深浓,万籁俱寂 , 霓虹遮掩在窗帘外,只投射入虚无的幻影 , 他侧影挨着灯光,另一副侧影陷于黑暗,“你俘虏过那么多男人,他们没有告诉你吗。”
  “他们爱我的肉体。”

  他诧异挑眉 , “所有都是吗。”
  我迟疑许久,都是。
  这一段段风月,一场场情爱,都起始于性。
  包括容深。

  我做了他多年情妇,倘若不是这Ju身体 , 让他食髓知味爱不释手,我根本打败不了沈姿与周恪,我的手段与心计 , 不足以令他为我抛妻弃子。
  男人对**的迷恋 , 更胜过女人本身。
  曹荆易说,“你有一种特别的味道,无色无味,不可触摸,不可掌控,不可占有。这种味道也许有朝一日失去价值,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没收,也许几十年后仍旧属于你。”
  我咧开嘴笑出来,“这么神奇。”
  他淡淡嗯 , “你猜它在哪里。”
  我呆滞望着他摇头,他食指压在我唇上,声音与眼神都是深深的蛊惑,“闭上眼睛,我将它捉住。”
  我隐隐回味过来 , “你不是说 , 它不可触摸吗。”
  他微微一怔,我犹如一只硕大的蚕茧 , 吃力滚动,从他怀中逃离,抬起被绑在一起的两只细白娇嫩的脚丫 , 抵住他胸口,将他推拒得更远些,“休想欺骗我。你这只没毛的大灰狼。”
  曹荆易被我的举动逗得哭笑不得 , 他正要开口说什么,原本合拢的门扉 , 忽然在几声敲击后推开 , 保姆站在门外 , 低垂着头,并没有往房间内张望 , 她小声说,“先生,乔总的车停在了门外。”
  我听到是他,禁不住大喜过望,一时忘了自己还不得自由 , 起身的霎那朝前狠狠栽倒,扑在曹荆易腿上 , 他扶住我肩膀,询问保姆带了几个人。

  保姆说仅有乔总自己和一名司机。
  曹荆易皱眉思付片刻,他说知道了。
  保姆转身离开,他捏住我下巴 , 将我从他身下抬起,我脸上的欢喜令他容色更加深沉,“何笙,我不会害你。你知道美国的死火山吗。在未曾爆炸之前,山水环绕 , 摄人心魄,可一旦爆炸,杀戮满地 , 残骸飞离。乔苍就是那座死火山 , 他撑不住几日了。你没有真正深入官场,你不知道条子的筹划,这么多年的博弈,乔苍几乎没有输过,条子等待他放松警惕露出马脚,一击即中,他这一次绝对不会赢。”

  “不管怎样,我这条命我自己做主。他来找我,我想和他走。”
  曹荆易无比爱怜抚摸我的脸 , “我怎么忍心看你陪他送死。”
  我脸上最后一丝希望和期待,因这句话而彻底溃败,眼眸顷刻间浮现猩红与杀机,“你不放我,总有一日我会连你一起杀 , 你做不到无时无刻防备 , 我杀过的人,十根手指早已数不清。”
  他脸色陡然一沉 , 渗出层层叠叠的怒意,不为我杀他,而为杀这个字。
  他毫不迟疑 , 从库底摸出一卷胶贴,撕下手掌长短的一条封住了我的唇,我瞪大双眼呜咽抗争 , 可我的力量太微不足道,还不如他万分之一 , 他干脆利落的两秒钟便得手。
  他将我按在库上 , 我就势还要爬起 , 他再也没了那丝耐心,扼住我脖子 , “你从没有杀过人,更没有见过那样血腥的场面,外界的所有流传都是谣言,记住。刚才那样的话永远不许说。”
  我陡然僵硬住,甚至忘了呼吸。像一条从海洋内浮起的鱼 , 向着乌云,向着阳光 , 唯独缺失了水。
  他等了片刻,见我不再挣扎吵闹,才将手从我咽喉抽离,“等我回来。”
  他转身离去 , 屋外依旧沉寂,我看向窗子,薄薄的一层纱帘在光华月色下近乎透明,这套住宅似乎只有一楼,不是别墅 , 而是我从未来过的曹氏庄园。
  我竖起耳朵,不远处的的车辆熄火,剌眼白光从玻璃一闪而过 , 接着便归为平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