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65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裴长官夜晚召唤,是需要在下提供什么服务么?”一接通,他就张嘴调笑道。
  裴子衿倒是很干脆,问:“你现在在哪儿?我有事要跟你谈。”
  “什么事?重要不?”
  “对我而言一般,但对你来说,应该算重要。”

  萧晋挑挑眉,看了下腕表,道:“还是说你在哪儿吧,我去找你。”
  半个小时后,他的车停在了市局附近的一间酒店下面,乘电梯上到十楼,敲响了一间客房的房门。
  片刻后,房门打开,裴子衿一边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说:“进来吧!”
  萧晋看看她浴袍下摆露出的两条紧致小腿,笑着问:“我是不是应该叫人送一瓶香槟上来?”
  “可以啊!”裴子衿转身走向里间,无所谓道,“红酒也行。”

  萧晋跟着走进客厅,对留了一条缝的里间房门说:“你答应的这么干脆,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裴姐姐这是打算把我们的朋友关系再升华一下了?”
  裴子衿没有回答。不一会儿,已经换好一身居家服的她走出来,坐在萧晋对面,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支烟叼在嘴里点燃,双腿交叠靠在沙发背上,目光玩味。
  “虽然我只是单纯的想喝酒,但是,如果你真想做点什么,也不是不可以。当然,事后你也无需担心什么,只是简单的身体需要和液体交换而已,并不足以改变你我之间的状态,我更加不会缠着你,只要你别要求我负责任就行。”
  萧晋闻言一呆,随即便摇头笑道:“小爷儿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有女人要和我上床仅仅只是为了满足身体需求。”
  裴子衿吐了个烟圈,口气依然很无所谓:“我是女人,我也一样有需要,但我的工作性质不适合恋爱和婚姻,所以,上床当然只是为了解决需求。”
  “打住吧!”萧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说,“我现在正在改邪归正,但凡没有必要的床戏,能免就免,家里的女人那么好,我就算是要背叛,也得有个说得过去的理由不是?”
  “你的无耻成功刷新了我的认知。”
  萧晋哈哈一笑,也点燃一根烟,道:“行了,不逗了,说正事,叫我来干嘛?”
  裴子衿从身旁的公文包里掏出一个文件夹打开,将两张照片摆在他的面前,说:“先看看这个。”
  萧晋俯身一瞅,眉毛就高高的挑了起来。
  只见那两张照片,一张上面是一个年轻姑娘的放大版证件照,人长得非常清秀可人,外表属于清纯系,很能激起男人的呵护欲或者摧残欲;而另外一张,则显得要重口味许多。
  那上面分明是一具女尸,呈全果状态躺在一张凌乱且沾了不少血迹的大床中央,她的头脸以及身上布满了淤青和伤痕,肿胀的几乎没了人样。
  她的脖颈上有一条深色的淤痕尤其明显,十有**就是被人给勒死的。
  萧晋不明白裴子衿给自己看这么两张照片有什么用意,刚要询问,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就一点点的眯了起来。
  “看出什么了?”发现萧晋的表情变化,裴子衿开口问道。
  “这两张照片是一个人。”萧晋看着她的眼睛说。
  裴子衿面无表情的点点头:“还有吗?”
  “她是岭南人口贩卖集团的受害者之一。”
  “继续。”
  “她的死亡时间是三年前,死亡地点是龙朔。”

  裴子衿眼中闪过一道亮光,坐直身体,把烟在烟灰缸中捻灭,问:“怎么得出的这些结论?”
  “不难。”萧晋道,“尸体脸部虽然很难辨认,但两张照片里她们的左耳廓都有两个耳洞,右边则没有,再重新结合脸部和发际线的一些细节,基本可以判定是同一个人。
  至于猜她是人口贩卖集团的受害者,这个就简单了。裴姐姐你来办的就是这个案子,我想,除了马戏团之外,别的事情你也肯定没什么兴趣,这两张照片的主人公如果与人口贩卖集团无关的话,也就不会被你拿给我看了。
  最后,你在电话里透露了事情与我有关,而唯一能跟我扯上一点关系的女尸,就是三年前死在邓睿明手里、且让朱广生顶罪的那个姑娘,再加上照片里的人也是遍体鳞伤,得出她的死亡时间和地点,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吧?!”

  “不错!”裴子衿拍了拍手,笑着问,“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情报外勤处?我可以做你的推荐人哦!”
  “裴姐姐,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吧?!”萧晋翻个白眼,“我那只是最初级的推理过程而已,多看几本福尔摩斯的人基本上都能做到,你可别告诉我,现在当国家特工已经这么容易,那我可要好好考虑一下要不要移民了,被这种水平的人保护,心里实在没办法踏实。”
  裴子衿摇摇头:“你说的没错,刚刚的推理过程确实很初级,所以我欣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你的思维方式。
  一般人看到那两张照片,通常反应无非就是震惊、好奇、恶心、害怕或者惋惜几种,而你却下意识的就开始推理它们背后的故事。
  除了天生就对这种事情有浓厚兴趣的天才之外,普通人没有经过特别的学习和训练,是不可能拥有这种本能的。而这种本能,才是一名情报人员最珍贵最不可或缺的天赋。”
  萧晋诧异的挑起眉:“你认真的?”

  裴子衿点头:“当然,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今晚就可以为你写推荐信。”
  萧晋想了想,摇头道:“还是算了吧?!你们虽然权力不小,但限制和忌讳也多,我这人爱自由,最受不了被条条框框束缚,要是真加入了你们,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因为违反纪律被开除。”
  裴子衿似乎早就料到他会这么回答,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就指着那两张照片说道:“它们是我的学生在审查岭南人口贩卖集团案的卷宗时无意间发现的,一个被境外人口贩卖组织拐走的姑娘竟然死在了华夏腹地,这引起了我的好奇,于是就稍微调查了一下。
  然后,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无名女尸案已经结案,法院也早就审理完毕且对嫌犯判了刑,可当我调阅嫌犯的资料时,却发现他的罪名变成了致人伤残。
  两件在不同地点几乎同时发生的案子,嫌犯居然是同一个,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再接着往下查,通过技术手段,我总算才找到了其中的猫腻——那个伤人案压根儿就没有侦破,朱广生的罪名依然还是误杀,但在司法部门内部的电子档案中,有人做了手脚,将伤人案改到了朱广生的身上,杀人案则直接被抹去了。”
  萧晋蹙起眉:“这种事也是说抹就能抹的?”
  裴子衿摊开手:“不管国家的内部网络有多高级,说白了它依然还是数字‘0’和‘1’的二进制组合,黑客或者拥有内部权限的人,更改起来,并不比你在自己电脑上编个程序要难多少。
  当然,在这件事中,做手脚的那个人权限应该不会超过中层级别,因为他只是更改了最终记录,法院、检察院、看守所和警局这边的记录,依然还是原样。”

  日期:2017-10-16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