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48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知道佟雪来乌镇一定有着其他的目的,河岸边她跟我说的那些话,就是最好的证明我以为她会给我个答案,当初离我而去的答案,到头来还是模棱两可,那么,就只剩下了张瑶说的这种可能性了,佟雪想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帮我渡过难关,自己跟自己的公司周旋。
  这个女人,又何必要这么做?
  佟雪的心事我永远都不会了解,因着我没了那个身份无话不说、无话可说,一字之差,却千差万别。至于张瑶,她今天让我见识到全新的自己,我忍不住会在心里思索,到底哪个才是真的她,而我有特殊感觉的那个,又是哪个
  我的心很乱,当这些事情都在那个瞬间堆积到一起的时候,更是如此。
  偏偏我要直面这些问题,无法逃避,来乌镇之前,我从未想过等着我面对的会是这些东西,世事太过无常一些,命运编造的剧本,真的很离奇。
  我倒在床上,脑子里嗡嗡作响,就像曾经佟雪送我的,已经被我丢在角落里的木吉他一样,轻轻一拨,琴箱就会发出这种声音。

  长叹一声,我点燃了烟盒中的最后一支香烟,任由袅袅烟雾在房间中消散,尼古丁不会给我带来解决问题的办法,但它足够让我安静下来,我最需要的,也是这个。
  无论佟雪还是张瑶,她们的决定不是我所能更改的,虽说我很希望佟雪不是如同张瑶说的那般,来乌镇是为了帮我可事实就在面前摆着,她不说,但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我不想看透,张瑶却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让我看清。
  这也让我看到了她们的共同点:现实,理智,倔强的不像个女人。

  屋子里空荡荡的,除了窗户缝隙中透过的微风,再无一丝声音,在此刻,我感受到了孤独,原来它不曾走远,一直都在我身边,等着将我吞没。
  我不能让它得逞,我又该怎么逃避?
  幸好,文彬要来了陈金发的联系方式,我现在需要一个人来跟我说说话,证明自己并不孤独哪怕那个人是站在我的对立面,哪怕我们并不熟悉。
  拿起被我随意丢在床头的手机,按照名片上的号码,我给陈金发打了过去。
  听筒里的彩铃没响几声,就被陈金发接听,“哪位?”

  语气不善,有点蛮横,而且他那边有些嘈杂,淅淅沥沥地,偶尔掺杂着几声三万、白板的叫嚷,不难听出他正在棋牌室或者家中打牌。
  我呵呵一笑,说道:“陈总你好,您让我联系的您,您说我是哪位?”
  “你是那伙人管事的?”
  “嚯,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什么叫算啊?”

  “我们领导让我负责而已,您说我算什么?”
  陈金发没有理会我,而是很大声的吵着别动老子牌,老子马上糊了之类的话
  “陈总。”
  我很厌烦他这种态度,但我又有求于他,只有默默忍受着。
  “哦,你是管事的也行,我这边正好要去吃宵夜了,你也一起吧。”
  张瑶明天还要接待张啸林跟他带来的朋友们,极有可能没空跟我去找陈金发,左右都会是我自己去见,今夜跟明天又有什么差别?
  我也很有必要去人群中间走一走,恰好陈金发给了我这个机会虽说他有些不好相与。
  “呦呵。”
  陈金发笑了一声,问:“你就不怕我再把你也扣了?”
  “我是去解决事儿的,而且让我联系你的人是您,扣下我,您的名声还有了么?”
  “有点儿意思,半小时之后去河鲜馆找我,你知道地方吧。”

  “知道的,今天刚在那边吃过饭。”
  “成,那就这么说定了。”
  跟着在一阵嘈杂声中,陈金发挂断了电话。
  “这人还真有意思。”我摇摇头,感慨了一声之后,收起电话,开始收拾起来。
  甭管场合是否足够正式,我都是去找他谈判的,出于人与人之间的尊重,我应该拾到下自己

  河鲜馆。
  一天来这边两次,两次都有不同的心境,长吁一口气,我摆上一张足够自信的笑脸之后,推门走了进去。
  很快我就发现了陈金发,没有一点夸张的成分,他周边三桌之内没有坐人,由此也从侧面证明了客栈老板的话,陈老三在乌镇的势力很大,一般人得罪不起。
  “陈总你好,我是给你打电话的那个人,陈默。”
  我走了过去,对着正中位置的那个男人打招呼道。男人四十岁左右,圆寸头,长得很周正,没有南方人的清秀,显得有些粗犷。

  坐在主座上的陈金发摆了摆手,示意旁边的三个人不要说话,上下打量着我,说道:“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啊。”
  “呵呵,是啊。”
  “坐吧。”跟着陈金发对旁边额头被包扎起的男人说道:“老六,你去让老板加副碗筷来。”
  “陈总,不必的我已经吃过饭了。”我在陈金发对面坐了下来,说道。
  “别陈总陈总的叫,听起来别扭。”陈金发把头一歪,嘴角一扬,说:“朋友都叫我声老三,给点面子的都会叫我三哥。”
  “三哥。”
  我哪还能不知道他的意思啊,赶忙迎合起了他。
  “哎,这就对了么,舒坦多了。”陈金发吧嗒点燃一支烟,问道:“说说吧,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他很直接,没有给我更多的准备时间。
  刚刚还一副祥和的景象,陡然让我感受到了紧张,暗自咬咬牙,装作镇定自若的样子,说道:“三哥,既然您这么问了,也证明您是想解决这件事的之前我们模特开了你兄弟的脑袋,这是她的不是,我替她道歉,医药费我们会出,给您兄弟带来了不愉快,精神损失费,我们也会拿,您看着要个价吧。”

  面对他这种无赖的时候,不适合讲究什么方法,直白一些就好,更何况陈金发的背后还有一个董舒菡,如果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解决了,反倒会让人不安定。
  日期:2018-09-25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