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46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偏偏事实已经发生了陈默,就当是我对不住你,耽误了你七年青春,耗费在我这样一个物质的女人身上。”
  “你不是那种人。”我很笃定。
  “那你就当我是个骗子,曾经那些非你不嫁的话,就是在骗你这个傻逼的。”
  恼怒而怨恨。
  我不知道自己鼓起了多大的勇气才会说出这些话,可她一如既往的飘飘然规避着,她不想说,我再怎么想要弄清楚都是无用功。
  好像是我想多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她根本就没出现过。
  我颓然的放下双手,给了她自由就像那个醉酒之后,我揣着十万巨款回家的秋夜,我们疯狂过后,安然放手让她离开一样。
  情爱里,无智者。
  “最初到北京的时候,我们也奢侈过,那会儿租的房子是朝阳公园老小区,每天我上班的时候都会路过成排的高档公寓,一堆堆的火柴盒,每个小盒子一千万起跳。从上帝视角出发,觉得非常荒谬:除了那些不费吹灰之力的,都是些啥人要倾其一生买一套房子啊?”
  我微笑着,看向一脸不解的佟雪,轻飘飘地说:“现在,我在你身上看到了答案,而这个代价,就是你的离去你说,你曾想过非我不嫁,我又何尝没有说过非你不娶的话呢?只可惜,在现实面前,一切都他妈的太过苍白了,丫头,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愿你前程似锦,愿你今生无忧。”

  起风了,乌镇的夜很暖,我却感到寒冷。
  “回吧,早些睡觉,我明天送你回北京。”
  佟雪怔在原地,面颊挂着泪珠,灯光打在上面,散发着剔透的光泽,水晶一般璀璨,她说:“我从来没有想过未来,因为我们在一起就是未来,陈默,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她蹲了下来,掩面哭泣。
  呜咽的声音,很刺耳,更折磨着我本就脆弱的神经。
  “没有谁对不起谁,在一起的时候,没有过遗憾就好。”我很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因为我丢了她,就是最大的遗憾。
  深刻的觉着,只要我现在走到她面前,然后蹲下擦干她的泪痕,吻上她的嘴唇,我们一定会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但我们绝对不可能回到过去。

  这一场互相折磨的戏码,没有赢家。
  佟雪的样子很无助,我看的也很心疼。
  我想去将她拥入怀中,可我就是迈不开步子。
  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近,但我们却离的很远,佟雪说的很对,世事无常、现实变换,将我们隔开了,我能够感觉到,有一条深渊横在我们中间。
  分开之后的爱情,蹉跎了我们的岁月,就让时光将那些错过的青春都镌刻在石碑上吧她有她的无奈,有她的选择,我也有,回不去了,我们回不到最初的美好了,这是我一个悲观的理想主义者见到的结局。
  她蹲在地上哭泣,我站在她旁边抽烟,我们很突兀的成为了乌镇夜景中的一部分。

  当一支烟快要燃尽的时候,她站了起来,这个倔强的女人已经止住了哭泣,泪痕被她轻轻拭去,就像她用橡皮擦涂掉了我们曾爱恋过的美好一样。
  佟雪自嘲的笑了笑,说:“让你见笑了。”
  我摇摇头,没有说话,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我们面对面的站着,隔了不到一米的距离,沉默的气氛让人难熬。
  “回去,还是喝两杯?”佟雪见我没有言语,问道。
  我很没有公德心的将烟头扔到了河里,“喝两杯吧,我带你去我昨天去过的酒吧,那儿挺不错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真想跟她喝两杯酒,还是想要去找文彬打探消息,心中乱的很
  旧时光酒吧。
  佟雪在门口止住了脚步,直直地盯着酒吧门前led灯光组成的闪字,我看着她,没有过问,我大概能够猜到她此时的想法,她是我的旧人,我们发生过的故事是旧事,而那些过去的时光,则是旧时光。
  物是人非,又好像什么都没变。
  我们之间谁都没有预料到,分手之后的交集也会很密切,唯一不同的,大抵就是我们没有交点。
  “这里很好。”

  “还没进去,你怎么知道?”
  “至少这几个字我很喜欢。”
  我牵了牵嘴角,“里面的气氛你会更喜欢。”
  谁知佟雪竟摇了摇头,“可我突然不想进去了,你自己去吧,我先回去休息了。”
  她没让我继续说下去,摆了摆手,说道:“放心,我没什么事儿的,就是困了,再者我上飞机之前吃了药,现在还不满二十四小时,没法喝酒的,刚刚才记起来。”
  她已经堵上了所有的退路,我又怎能强留?
  佟雪走了,没有哪怕多一秒的停留,这就是她,决定好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更改。
  她的身影很快就消散在欣赏乌镇夜色的人群中。
  猛地,我想起从下飞机到现在她都没有去过客栈,房间还是我给她订的,她又怎么知道客栈在哪?我想找到她,可她是那么渺小,人群很容易就将她隐藏。
  佟雪是在骗我。
  我看了眼酒吧门前的字迹,好像知道了答案。
  拿出手机,我给她拨了过去,直到冗长的提示音结束,她都没有接听我更加确信她是在逃避,她还不想面对我!
  晃晃头,我看着酒吧,又看了看她离开的方向,最后还是决定将客栈的地址发给她,然后我走进了酒吧。毕竟,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我去解决,至于我跟佟雪之间,已经无法更加糟糕了,还是顺其自然的好些。
  今天的人比昨天多了不少,我扫视了一圈,也没有见到单独的座位,三三两两坐在一起玩闹的,独自一人听歌买醉的,我不想跟人拼桌,因为我需要安静。
  长吁一口气,我走到了吧台,文彬正在那里忙着调酒。
  “你还真是全能,会调酒,也能充当服务员,甚至客满的时候还能上台玩票你这酒吧开的,真够累的了。”
  文彬闻声向我看来,微微一笑道:“还成,酒吧不大,我能忙的过来。”
  他放下了正在调试的酒杯,说:“你是为昨天的事儿来的吧?我还愁怎么联系你呢,昨天都没留联系方式。”
  “嗨,还不是喝高了。”
  我抽出一支烟扔给了他,帮他点燃之后,说道:“我是来喝酒的,你信吗?”
  文彬一愣,旋即点了点头,“信,不过那也只是你的次要目的而已。”

  “男人太精明可不是好事。”
  “在南方待久了,想不精明都难。”文彬将酒杯推到我面前,说道:“喏,这个请你喝了,刚用威士忌调好的,名字叫烈焰。”
  “嚯谢了。”
  我举起杯子,在文彬的笑容下,喝了一口酒。
  甘醇、热烈,瞬间灼烧着我的喉咙,过了半晌,我才缓过劲儿来。
  “真对得起这个名字。”

  “嘿嘿,还不错吧?”
  “格兰菲迪喝过不少,这种,还是第一次。”
  “有空的时候再给你调一杯别的,绝对比这个还有味道。”
  我赶忙摆摆手,告饶道:“你还是免了吧,我不是疯子,喝不了这么烈性的酒。”
  文彬笑笑没有作答。

  我晃了晃酒杯,等色彩消散之后,缓缓放下,我问:“彬哥,那事儿怎么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