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45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好硬着头皮将微信的收款码调出来,递到佟雪面前。
  她没什么异样,一切都很正常,扫码,转账,一气呵成。
  收款的声音传来,我收回手机一看,五百二,一分不少手机上的数字是那么的刺眼,它好像无声在向我控诉,控诉我为什么丢掉了这个女人,又为什么让她在这种小事上也拎的很清楚。
  曾经,她不是这样的。
  张瑶点了几道特色菜品,三瓶啤酒,美其名曰要为佟雪接风洗尘。

  二人吃的很愉快,谈笑间,佟雪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了清楚,她郑重地对张瑶说:“张总,事情我会如实跟领导汇报的,我这边也会帮衬着你们,看看公司那边还能不能宽限些时日。”
  张瑶脸色微红,“那真的太好了,不管这件事能不能成,情谊我都记下了。”
  “这都是应该的,更何况我来这边的任务也是这个。”
  张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转而对我说道:“陈默,刘磊那边找我还有点事情处理,你在这陪着佟小姐吧。”
  我很想拒绝,可我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张瑶很明显是在给我创造跟佟雪独处的机会,哪怕她是好心,也真的很残忍。
  夜,微风。
  古镇被迷离的灯光装点着,放佛一个大家闺秀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我跟佟雪徜徉在河岸边上,对面就是夜夜笙歌的特色酒吧。

  “你还记得这儿吗?”
  我知道不该问她这种问题,但在这种独处的时刻,我又控制不住自己。
  “记得。”
  佟雪走到桥下,指了指上面,说:“那上面应该锁着同心锁。”
  “是啊。”吧嗒点燃了一支烟,任由微风吹散烟雾,“一晃都这么些年了,你说,那块锁头还在么?”

  “不管在不在,都失去了意义,不是吗?”
  我颓然的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一切都没了意义,当她选择离开的时候,我们曾经坚守的东西就丢了意义,我还在记着做什么?自嘲一笑,我深吸了一口烟,提议道:“回吧,你身子弱,早些休息。”
  佟雪轻轻叫了我一声,问:“你恨我吗?”

  如果说刚刚我问那个问题已经失去了理智的话,那么此时的佟雪跟我没什么两样,现在我可以确定,她一定还有别的目的。
  “恨。”
  我很诚恳的给了她答案。
  为什么不恨?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憎恨!?
  我以为她还会问些别的,或者跟我致以歉意,可她没有,她只是轻轻的笑了,在月光和灯光的映衬下,柔声的说:“我一直想要跟一个人在一起,走上那条美丽的小路,有微风、有白云,有他在我身边,听我快乐和感激的心我的要求其实很微小,只要有过那样的一个春日,只要走过那么一次。”
  她转过了身,背向了我,“而朝我迎来的日复以夜,都是一些无法预料到的安排,还有那么多琐碎的错误,将我跟他慢慢地隔开了,让现在的我终于明白,所有的悲欢都已化成了灰烬,世间的哪一条路,我都不能,跟他同行。”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不解的看着她的背影,岸边的树叶明明是散发着生机的嫩绿,我却在它身上看见了无尽的悲凉,它是苍白的、冰冷的,就跟树下的她,一样。
  走到她身旁,我们的影子是两个单独的个体,在灯光下是那么的孤寂,曾经它们能够拥抱、甚至是融合,可现在呢?
  自打分开之后,我就清楚,自己跟佟雪之间,已经成了两条平行线,再无相交的可能。而现在,她的态度,又让我开始怀疑自己那番话,就如同重锤一般砸在我心里,砸在心中最为柔软的那个地方。

  我要弄个明白,不是我多幼稚,也不是我多么感情用事这个时候我可以确信自己比任何时候都理智。
  我们都曾是纯粹的人,我想,在此刻,我们能够短暂的回到最初、最为本真的样子,感情的世界里,最为忌讳的就是若即若离,它会折磨着我们本就脆弱的神经,饭无味、夜不眠,我们都要走出来,没有比现在更加合适的机会了。
  或许,这就是佟雪此行的目的,她是个理智的女人,更是一个从小就知道什么叫现实的姑娘。
  我想笑,可嘴角的肌肉和神经,在此时选择了罢-工我想点一支烟,但她厌恶烟味,我很慌,我也很镇定,长吁一口气,我竭力地控制住正颤抖着、想要给她一个拥抱的手臂,“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我我不是很懂。”

  佟雪侧过头,正好到我鼻尖的位置,伴着微风,我能清晰的闻到好闻的茉莉清香她轻轻一笑,说:“陈默,我们谁都不是傻子,更不是演员,做哑装聋的事儿,还是别做的好。”
  这是一把刀子,一把杀人无形的刀子,它成功地刺痛了我以为已经足够麻木的心脏!
  她没有告诉我答案,但是答案我们都了解:她想过要跟我一起走下去,可现实不允许,有太多她无法预料到的安排,推着她向前,逼迫她离开了我,这个她想过要一起生活一辈子的男人。
  什么样的无奈?

  又是什么样的困境?
  难道两个人一起努力还跨不过那个坎儿么?
  这一定是佟雪的托词,她应该知道,使用这样的托词,会让我看到自己有多么的无能,一个男人连心爱的女人都无法守护,男人最痛的不外如是。
  我抬头,就在刚刚一粒尘埃被吹进眼里,我不想让她见到我眼角的湿润,谁让我是个坚强的男人呢?
  “我的确不是个演员,同样的,我也没有做哑装聋”我的声音保持着足够的平静,“我只是想要弄个清楚,仅此而已,毕竟,法官宣判犯人死刑的时候都会将罪名陈列清楚,不是吗?”

  “这不是一场官司。”佟雪倔强的抬起头,好看的眸子就这样注视着我,她道:“再来追究这一切,都已经毫无意义了。”
  “有意义。”
  “有什么意义?”佟雪笑了,很无奈。
  “它的意义在于,能够让我看清楚自己的无知与懦弱,我是个失败的人,从我们选择去北京那天开始我就发现了这点,可我不在意,因为我身边有你,你能陪着熬过去。”
  事已至此,再将自己的情绪全部隐藏才是真的没有意义,喜欢就是放肆,而爱更应该如此,我扳住佟雪瘦弱的双肩,强迫她直视我灼热而湿润的双眼,沙哑开口:
  “你真的很绝情,那天你说走就走,还他妈是睡了我之后佟雪,你知道吗,你曾经是我的命,哪怕我不愿意承认,现在也是!可我的命竟然由不得我,你说可笑不可笑?你被人夺走了,我没怨恨,毕竟谁都有选择自己人生的权利,你能有更好的生活,我也愿意由衷的祝福你,我再怎么自私,这点事儿总能拎的清楚。”

  佟雪挣扎着,我没有如往常一样由着她,而是加大了力气,没有理会她复杂的神色,我继续说着,“刚刚你说的那些话,很明显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丫头,请允许我这样叫你,有什么是我们挨不过去的呢?非要结束我们之间的感情才可以么?这他妈的就是你的选择?我,不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