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姑娘》
第142节

作者: 时光之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兄弟快坐,咱哥俩好好喝两杯。”
  文彬拿了四瓶酒,跟我相对而坐,他很痛快地开了一瓶,放在我面前,举杯说道:“咱俩跟他乡遇故知没什么区别,来,走一个。”
  “走一个。”
  我很兴奋,想不到在这儿都能见到“熟人”,毕竟,他跟许诺还有张峰是铁瓷,再者,我也真的需要一个人来陪我喝上两杯酒男人的情感多是如此,喝上几杯酒,聊上几句话,就可以兄弟相称。
  “哥们,我看你也不像是过来旅游的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儿?”两瓶啤酒下肚,文彬的关系已经跟我近了许多。

  “嗨,甭提了,我们公司有个拍摄要在这边取景,结果被一帮子无赖给刁难了”当下,我便打开了话夹子,跟文彬将我来乌镇的目的说了一遍。
  “带头的,是不是留着圆寸头,长得挺魁梧的?”
  “好像是但我今天见到俩人,我也不知道是谁牵的头,他们那模样都挺不好相与的。”
  看文彬的样子,应该是认识那伙挑事的人,心下一松,我试探性的问道:“哥们,你跟他们熟吗?”
  文彬砸吧砸吧嘴,“熟倒称不上,不过多少会有些交集,毕竟,他们是在这边过活的,乌镇这片儿开店的大部分人都认识他们。”
  不待我发问,文彬接着说道:“带头的那个,姓陈,叫什么我不知道,大伙都称呼他为陈老三,家是镇里的坐地户,乌镇有大半的客栈,跟他都有关系。”
  “这么牛?”
  之前,我一直以为困住林佳一的那些人是一伙无所事事的社会混子,现在看来,我错了,至少无赖是没有文彬说的这份势力的。
  “呵,景区里的牛鬼蛇神还不是不少的,只是你们这些外来者见不到而已,况且,每个地方都有每个地方的规矩,不是吗?”
  “也对。”我点点头,举起酒杯,示意着文彬,等我们喝干杯子里的酒之后,我问:“那你说,这事儿该怎么解决?说真的,即便我们的人开了那人的脑袋,也怨不得我们啊,毕竟是他们挑起的事端,占着理的还是我们,丫让我们拿三十万,明显是讹诈!”
  “怎么解决”
  文彬摸着下巴沉思了起来,俨然,由于许诺跟张峰的关系,他已经把我当成了朋友,否则他不会这般设身处地的为我着想。

  “这样吧,我在这边待得有点年头了,我明天看看能不能通过朋友找下老三。”
  “彬哥,谢了。”
  “嗨,甭说谢,你是疯子的弟弟,就是我兄弟”文彬摆了摆手,“不过,你也要做好准备,这事儿我也保不准。”
  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能为我做到这个地步我就已经很满足了。命运还真是神奇,如果不是春节回家的时候跟许诺在一起,我就不可能认下张峰那个便宜姐夫,现在这个转机也就不会出现了。

  阴郁了一天的心情,总算在现在好转。
  夜深了,乌镇街道上只有灯光闪烁在这个冰凉似水的夜里,我辞别文彬,抽着烟,走在回客栈的路上。
  如果,文彬提议的事他能办成,那么,这个让张瑶困扰的局,就出现了转机,至少,让我看见了希望刚入夜那会儿,我跟佟雪通过电话,我很自私的祈求那个可怜女人帮我在甲方那边拖延时间,假设说,文彬跟佟雪都能完成的话,这个不大不小的危机,就会彻底解决。
  我不是个乐观的人,但在这种无能为力的事上,我还会忍不住的乐观,因着我的渺小,因着我还残存希望。
  回到客栈,已经凌晨两点。

  很想放空脑子,倒在床上一睡不起,可心中的事儿不是我说放就放的她感冒了,那个不会照顾自己的女人,身边会不会有人给她端水吃药?会不会有人在她吃药之后,喂她一粒糖果?
  分开一年有余,我从未想过自己还会担心她感觉骗不了自己。
  “真他妈贱。”我恼怒的骂了自己一句,猛然想起,年前的那个夜里,杜城喝醉了还不忘数落我没有追回爱情的勇气。
  晃晃头,我跳下床,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站在窗子前,外面的月,真的很明亮,像极了她的笑脸我推开了窗,披上衣服之后,我坐在了窗台上。

  “你还没睡?”
  张瑶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开始我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等我侧头之后才发现,隔壁的她跟我一样,也坐在窗台上看着月色。
  “你不是很早就睡了么?”
  “做了个噩梦,就起来了,你呢?”她问。
  “刚从酒吧出来”我犹豫了片刻,还是说道:“我遇见董舒菡了,这些事儿都是她做的,她承认了。”
  “哦,承不承认又有什么区别?”
  张瑶的声音让我听不出悲喜,她好像一直都这样,从来不会在外人面前流露出来其他的情绪。

  “对了,那家酒吧的老板是我哥的朋友,世界还真是小的可以。”
  张瑶没有说话的兴趣,她继续看着月。
  “我把咱们遇见的事儿跟他说了。”
  “他说会帮我们找朋友问问如果能成的话,我们就可以渡过难关了。”
  张瑶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服,说:“陈默,太过乐观不是件好事儿。”
  “可我不乐观能怎么办?我当律师的时候,我师父告诉过我:无论面对什么样的案子,哪怕板上钉钉的死案,也要想办法折腾一下,没准就成了。”我靠在窗台离她很近的那一侧,笑着说道:“如果你愿意相信我的话,我想折腾折腾,如果成了的话”
  “你只管去做,如果成了的话,那五十万你就不用还了。”张瑶打断了我。
  “拜托,那本就是你生拉硬拽的好吧?”我翻了个白眼。
  “陈默,你知不知道世界上有一个永远都不会更改的定理?”
  “什么啊?”

  张瑶轻轻一笑,说:“那就是永远都别跟女人讲道理。”
  “不跟你闹了,趁着天还没亮,抓紧睡一会儿吧,天亮之后又是一场硬仗。”
  张瑶没了言语,当我扭过头去看的时候,她的窗子已经关上了,幽幽月光洒在上面,仿佛这扇窗从未打开过一般。
  “女人啊”我叹了口气,撇掉烟头之后,我回到了屋子,倒在床上没用多久,就进入了梦想,睡眠质量好的出奇。
  晨,乌镇被一层薄薄的雾气包围着,空气有些湿润,深吸一口,心旷神怡。

  我跟张瑶在客栈的大厅中碰上了面,她正吃着老板娘煮好的小馄饨,“早啊。”
  “早。”张瑶笑了笑,“吃一点,一会儿跟我去杭州一趟。”
  “嗯?”我疑惑的看着她,“这边事情还没解决,去那里做什么?”
  “我一朋友在那边,我想看看他有没有办法。”
  我点了点头,不该问的不问,这是一个秘书的职业操守。
  饭后,我从刘磊那里接过车钥匙,打开导航之后,飞奔向了杭州,我很好奇,好奇她要见的是什么样的人,张瑶是一个强势的女人,能让她在这种时候想要求助的人,一定会很特别吧?
  从清晨到晌午,我跟张瑶终于赶到了杭州,下了高速,她给那人打了个电话之后,我们来到了位于西湖边上的楼外楼酒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