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中枢》
第145节

作者: 波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于说,老郑啊,你可真是人才。事实证明,你是值得党和人民信任的,也是必须赋予更多的任务和职责的。
  可是数数自己的年龄,看看自己的职务,老郑也知道党和人民虽然信任他,可是却并不怎么需要他了。
  信任和需要并非是一对孪生兄弟,也不是对立不统一的矛盾体。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范畴,他们各自有各自的被需要理由。
  当然于向荣的话或许是真的,但是即便如此,他郑大胆也不在于向荣的节拍上。在他节拍上的人是那个参见了陪选的小眼镜。
  依着小眼镜的资历,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被提名当上那个陪选的。可是郑大胆就是大胆,硬是拿他来哄于向荣的欢心。让所有的人都看看,他郑大胆的改变,以及他郑大胆的真心。
  陪选对于那些老资历的正科们来说,伤害值高,荣誉指数低下。为什么呢,这不是明白着告诉人吗,这个人,选不上的。但是对于徐世英这样的小年轻来说,就是摆明了要让他露露脸,出出风头。今后再找个理由提拔一下,也显得顺理成章。
  表完了忠心,安排完了人大的选举之后,老骥伏枥的老郑给正在省城教书的陈九江去了电话,老郑问:“陈书记,听说现在省城混的很好呀,当起了人民教师传播起了知识文明。”
  陈九江苦笑着道:“省城的浑水可不是那么好趟的,尤其是教育事业,可真是深不见底呀。哪像你老郑呀,举举手,喝喝茶,红包就有一大把。”
  陈九江这话可真不假,教书看着容易,实际做起来真不简单。干这一行不但需要你有高学历,厚功底,还要你能讲出来,教的会。陈九江好不容易入了门,居然还被人家学生家长给潜了一把。
  这就算了,那长着一副大眼睛,看着天真清纯的小红帽也对陈九江伸出了禄禄之爪。这不,刚刚还给陈九江打了电话,说自己失恋了,生日那一天没人陪,想要陈九江和她一起吹一吹生日的蜡烛,籍此找点温暖。
  陈九江心说,这她妈哪是找什么温暖呀,分明是孙悟空去了东海,想要金箍棒呀。***,怨不得人家师范生毕业的时候,经常会说,为了教育事业而献身,看来,果然不假呀。
  陈九江本能是想拒绝的,但是人家小红帽殷切的说道,生日过不好,表示一年的运气都不会好。你陈九江那么善良知心,可不能让我过的遗憾,只有生,没有日呀。有生之年,那就什么,幸福呀,快乐呀。可是只生不日,确实也没有多少乐趣了。
  若只是如此还则罢了,就连他辅导的那个学生,初三女生王珂儿也调侃起他这位欧巴来。

  一天晚上,王珂儿对陈九江说:“陈老师,你有没有发现,我妈对你有点意思。”
  陈九江听了她这话,心中暗道不好,是不是这丫头发现了什么呀。我可一直都做的很谨慎呀,是不是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呢?
  陈九江心里敲着小鼓,面上却一本正经的呵斥她说:“胡说什么呢?我怎么没发现呢。”
  王珂儿娇蛮的道:“老师你还真是迟钝。你没发现吗,你每次来我家,我妈妈做的菜都特别的丰盛。”
  原来是这样啊,陈九江这才放下了心,他漫不经心的说道:“这是尊师重教,你都不懂?可怜你老妈一片苦心,为了让你学好,当然是让我吃饱了。”
  若说天底下最好的妈妈,这林妙玉一定是数得着的,就比那古人孟母也不逞多让啊。孟母为了孩子,不过是三迁其居,而林妙玉可是不辞辛劳,早接晚送,经常陪吃,偶尔还要一起逛逛街,压压马路,增进下感情。
  王珂儿做着鬼脸道:“她会尊师重教?省省吧,才不会呢。你见哪个尊师重教的人会一节课换三四套衣服。而且那衣服一件比一件暴露,一件比一件风*。分明是她对你产生了好感,吸引目光摇尾乞怜来了。”
  要说这女孩子可真是奇怪,背书学习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而在这方面却天赋惊人,一下就命中了重点。
  陈九江虚假的笑了笑说:“若不是你提醒,我还真的没有发现。下次可以擦亮眼睛看看你老妈的时装秀。”
  陈九江这话刚说完,下面那小女孩的话就更加的雷人了:“陈老师,其实我妈那身材也没啥好看的。与其去看她的话,还不如看我呢。你看看我,发育的也不孬,除了屁股比她小一点,胸脯可不输她呢。不信你摸摸,虽然没有她饱满,却是弹性却十足,握感舒畅。”
  王珂儿说完,就拉着陈九江的手去感受她的骄傲。这下陈九江可镇不住了,连忙打掉她的手说:“赶紧学习吧,别扯这些没用的,不然被你爸爸知道了不打断你的腿。”

  王珂儿撅着嘴嘟囔道:“他才舍不得呢,不过我也不会告诉他。这是咱们的秘密,只有咱俩知道。你若不信,怎么拉钩吧。”
  她那天可怜见的模样很是诱人,看的陈九江口干舌燥,咽唾沫。那女孩子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最是迷人,更是攒足了表情,卖起萌来。
  这小可怜虽然诱人,却并不是陈九江可以吃的菜。毕竟他们之间可差着辈分呢。陈九江努力的使自己淡定下来。他严肃的说,咱们之间可什么秘密都没有,你赶紧努力把你成绩再提高几分。我也好从你这牢笼里解脱出去。
  听了这话,王珂儿哈哈大笑着说:“欧巴,别这样,早晚你会知道我的好。”
  陈九江心说这都是什么世道啊。老子上学的时候,看见个女孩都能红半天的脸,现在倒好,小丫头片子都能伸手让老子去感受她的坚挺。是世界变化的快,还是城里人太开放呢?或者是两者都有一点。怨不得人人都想努力进城,合着就是为了这城里的春风,送来的那怡人温情。

  可是这些事情又不能跟郑大胆说,若是真的说了,说不定郑大胆明天就能来省城,哭着喊着要当老师。到时自己上哪去找这样的学生给他辅导呢?
  郑大胆在电话那头说道:“是呀,谁说不是呢。毕竟你是跨行作业,难度可大上不少呢。不过我今天给你打电话可不是和你探讨这些的,是有件事情要通知你。”
  陈九江说:“啥事还说的这么郑重?还通知我,是你又娶了新媳妇还是你那儿媳妇给你生了个小孙子?你放心,到时候那喜酒我一定是会去喝的。”
  郑大胆道:“别扯淡了。老于让我组织政府的换届工作,我翻了翻花名册,才发现人大代表里,居然还有你的名字。”
  陈九江听了话,不以为然,刚想说老子书记都丢了,还要这什么劳什子人大代表干什么呢?不过话未出口,心里却起了疑惑,他问郑大胆道:“老哥,这不应该啊。于大乱应该提请人大将我罢免了呀。”

  听到于向荣的名字,郑大胆就冷哼了一声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老弟呀,你可知道人大代表不但具有选举的投票权,还有被选举权。”
  这话不啻晴天霹雳,将陈九江震的险些丢掉了手中的电话。郑大胆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那就是让他参加选举呀。
  日期:2018-03-20 06: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